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真实灵异故事之医生和女网友的神奇一夜

时间:2013-4-13 11:59:02 点击:

  核心提示:呵呵,听这个标题,可能大伙会以为是情色故事,前面已经有人说了,这个标题很香艳。其实呢,它是一个恐怖故事,而且,恐怖的程度,是所有故事里排在前列的。  这个医生,是我中学同学的同事,30多岁,是G市某医院的业务骨干。此人比较花心。不知什么原因,也可能就是因为在外面乱搞吧,结果跟老婆离婚了。离婚以后没了...
呵呵,听这个标题,可能大伙会以为是情色故事,前面已经有人说了,这个标题很香艳。其实呢,它是一个恐怖故事,而且,恐怖的程度,是所有故事里排在前列的。

  这个医生,是我中学同学的同事,30多岁,是G市某医院的业务骨干。此人比较花心。不知什么原因,也可能就是因为在外面乱搞吧,结果跟老婆离婚了。离婚以后没了约束,当然就更方便了。因此,他经常在网上勾引MM,与一个已婚但想出轨的女网友小D聊得火热。08年的一天,他约小D周末出来玩。小D欣然同意,并提议去S县的大水库。S县是G市的一个下属县,离G市70多公里。大水库是个新开发的景点,在大山里面,青山绿水,保留着原生态的风貌。小D的提议,正中医生的下怀。两人的动机都不太纯,去远一点、人少一点的地方,岂不是更方便。毕竟,G市近郊的景点,周末人太多,人挤人,没情调。而且,两人都是本市的人,这些地方都去过N次了,早腻了。G市又不大,万一碰着熟人多不好。因此,医生满口答应。两人在城市广场见了面,简单聊了几句,互报了实名、工作之类的。医生见小D二十五六岁,虽不是绝色佳人,也还算漂亮,心下十分满意,便开车载着她直奔S县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车就到了大水库。两人倘佯在青山绿水中,很是快活。两人聊的话题当然也有些暧昧。小D虽然说婚姻不太幸福,有出轨的意思,但还是比较拘谨,不太放得开。每当医生想聊一些露骨的性话题的时候,小D都巧妙地避开。有几次,医生借口路不好走,要去牵小D的手,也被她婉谢了。但医生凭直觉,觉得能把她搞上手,只是要费点功夫。时间过得很快,快乐的一天眼看暮色将要降临了,他们俩随着其他游客,往山外走去。毕竟是没有完全开发的原始森林景区,出山的路并不好走,很多地方只有一条小路。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偶尔说说话,毕竟游玩一整天了,现在又上坡下岗地,挺累,因此话不多。在爬一个陡坡时,有点喘气,也就较长时间没有说话。爬上陡坡之后,医生漫不经心地跟小D说了一句什么,没有听到小D的回应,扭头一看,小D不见了。路上游人络绎不绝,医生以为女生体力弱,走得慢,落后面去了,就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边抽烟,边等她。等了有七八分钟,还没见小D过来。他心里就有些发毛了,赶紧打她的手机。山里信号不好,拨了好几次,终于通了,小D回答说,她在XX坳,叫他赶紧过来。他并不知道XX坳在什么地方,一打听,有知道的给他指了路。他心想糟了,小D走错路了,于是赶紧原路返回,很快就来到一个岔路口,沿着一条小岔路直奔而去,因为别人告诉他,这条小岔路就是去XX坳的。这条小岔路比出山的小路更窄更荒凉,路上杂草丛生、山深林密,刚开始还能遇上三两个游人,但随着越走越远,路上便一个人也没有了。


这时,天渐渐暗了,他大为紧张,连忙给小D打电话,信号总是不好,他便不停地打,终于又通了。他忙问小D在什么地方,小D一接电话就哭了,说你快过来啊,快过来啊,我迷路了,很害怕。他连忙安慰,叫她不要慌,他正在过来。女人一哭起来,事就说不清楚,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的情绪稳住了,然后描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环境,问她,他现在走的路对不对。小D听了后说,是对的,就是这个方向,她就在前面等他,然后又要他不要挂电话,她会害怕的。其实,他自己也害怕,也希望有人说话,于是这样边聊边走。由于路不好走,又不熟,因此走得很慢,中途遇到好几个岔道口,每次他都要仔细询问小D怎样选择。而小D说她也只走过一次,很多地方已记不清了,他只好反复描述周围的环境,隔一会就问她一次路对不对。他感到已经不是一般的害怕,而是变得恐怖了,因为离天完全黑不到一个小时了,而她又说不清每个岔道该怎么走。通话效果又不好,时断时续,她又不断哭泣,话又说不清楚。这些岔道,他走错了好几回。有的走进去很远了,再一描述,她又说不对,只好又返回岔道口,走另一条路。这样折腾个没完,而离天黑越来越近了。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早晨手机并没有充满电,现在打了这么长时间,就快要没电了。手机是唯一与外界及小D保持联系的工具,一旦手机没电,那就真的恐怖了。


天马上就要完全黑下来了,在深山里,天黑得比外面早。手机也快没电了,必须节约着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电话,只能发短信。他慌不择路,奋力地在窄窄地山路上疾奔,小树枝、荆棘等划得手上、脚上和脸上到处是一道道血印子,伤痕累累,已经全然不顾了。这时是夏末,既要防止脚下踩着蛇,又要防止周围出现大的猛兽。他手里拿着一截枯树,一边打草惊蛇,一边壮胆。给小D发了条短信,描述了一下他现在的地方,问她是否知道,离她还有多远。差不多十分钟后,终于收到了她的回复,说离她已经不远了,她那里的特征是有一棵大樟树,她就在大樟树下等他。收到这打短信,他大受鼓舞,一路往前急奔,心想这回该不会错了吧。走着走着,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只有淡淡的月光。这时,他赫然看见路边有一个坟包,心不免一下收紧了,再放眼一看,前面有大大小小的十几个坟包,无规律地分布在山坡上,原来是一片乱葬岗。他的心砰砰乱跳,赶紧给小D打电话,说我目前在一片乱葬岗,离你那还有多远。谁知小D说,我没有经过乱葬岗啊,你可能走错了。他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心想这可如何是好,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还不知前面会遇到什么。后来自己安慰自己说,既然有坟岗,说明不远应该有人烟,一般坟墓不会葬到杳无人烟的地方吧。考虑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往前走。今晚回家是不可能的了,能不能与小D会合也很难说,他决定无论如何,找个山里人家住一晚再说。


又往前走了大概两三里路,他看见了一棵大樟树,可是树底下却没有人。于是连忙电话小D,说我看见大樟树了,可是没看见你。小D让他描述一下周围环境,他详细说了,小D说,你说的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我待的地方,可是我也没看见你啊,我就在树底下坐着呢。他问:离你这棵树不远的地方,是不是有个乱葬岗?小D有些着急地说,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没有什么乱葬岗啊,我不远的地方是个小村庄,还有灯火呢。听到这话,看看不远处的乱葬岗,他脊背上蓦然升起一股寒气。心想,难道她真的在这里,我看不见她,她看不见我?我看见的是乱葬岗,她看见的却是村子,这八成是出现灵异了!他心里那个慌啊,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但还是稳了稳神,心想樟树很常见,相似的树也很多,自己别想多了,应该是地方不对。这时,小D带着哭腔跟他说,看来我们是走岔了,今晚恐怕很难会合了,与其这样无休止地找下去,不如各自找个山里人家住下,明天再会合吧,我这里很方便,旁边就有人家。他想也只能如此了,这大山里深更半夜找人实在太恐怖,就说好吧。然后小D跟他说,让他先在树下别走,等她住下后,问房东离他有多远再作打算,如果近的话,就接他一块过来住。他心想这倒是个主意。过了不久,小D又打来电话,说她已经住下了,问了房东,两地相距甚远,看来是完全跑错方向了,不过房东说,他这附近也有人家,再往前走两里地左右,有两三户山民,进村的第一户人家地方比较宽敞些,可以住人,不时有游客去住。他听了感到很欣慰,心想,住的地方总算有眉目了,不管怎样,先安顿下来再说。晚上了,他实在不敢在这大山里转悠了。


他按照小D的房东说的方向,向前走去,这时,发现路两边有好多的坟,看来这里真是一大片坟地。他感到很害怕,但一想到马上就可以住下来了,心里又稍微安定了一些。走了大约两里地,真就看到前面有灯火了。走近一看,确实是几户人家,算一个极小的村子吧,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自从迷路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烟,真是谢天谢地啊。村口第一户人家,外观上看房子确实比较大一点。他走上前去敲门,出来一老太太,他说明来意,又掏出50块钱塞给老太太,老太太就把他让进了屋。他发现屋里点着油灯,似乎只有老太太一人。老太太指着其中的一个房间说,你就睡那吧。他进去一看,倒也还算干净,这样的大山沟里,肯定不能太讲究,就凑合一夜吧。老太太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他想起别人的告诫,在陌生的山里人家,尤其是只有女人的人家,尽量不要吃她们的东西,因为她们可能在食物里下盅,于是就婉言谢绝了。还好背包里还有一点没吃完的面包熟食之类,随便对付着吃了点。由于爬山和害怕,早已是全身大汗,他也不想麻烦人家来烘干,再说也没有换洗衣服。简单收拾和洗刷停当,就把湿衣服脱掉,裸着身子睡下了。睡下后,一夜的高度紧张,总算松驰下来。心情一好转,就想跟小D煲会电话。一看电话,电不多了,不过,现在大局已定,就是把电全部打光问题也不大了。拨通电话,闲聊一会,问她是怎么走丢的。她说,爬坡挺累,就想站着喘口气,谁知一转眼功夫,医生就找不着了。她就拼命往前追赶,前面出现一个岔路口,两边走的人都不少。她不知该走哪条路,就问别人出山的路是哪条,这时,来了一大帮十几个人,这帮人就跟她说,要出山,你跟我们走就是了。她于是便跟这帮人一起走,走啊走的,人越来越少,天越来越暗,却没有一点走出大山的迹象,反而觉得山越来越深了。她便问这帮人,这是什么地方,他们说这是XX坳。说着,前面到了一个村庄,这帮人就说到家了,一下就散了,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她再也不敢往前走了,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是医生打来的,问她在哪,她说在XX坳,然后哭着让医生快来接她。


她这么一说,医生也感到纳闷。他想,山里人有这么坏吗,把一弱女子故意带到大山深处扔下。猛然间,他有种恐怖的感觉,她遇见十几个人,而那里正好是十几个坟包,两棵大樟树也如此相似,小D也说应该是同一棵。难道,她一开始是鬼碰墙迷路了,后来被鬼带到XX坳,她看到的那个“村子”,就是那个乱葬岗?想到这里,他又跟小D提起那棵大樟树的某些细节特征,包括树下那块石头。经过细节的核对,他确认就是同一棵树。小D说一直坐在树下的石头上等他,可是他却看到石头上没有人。这回他完全确定,确实是遇上灵异事件了。小D住的那个“村子”,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乱葬岗,她很可能睡在某个墓里。要是这样,那她的“房东”介绍的这个老太太的房子,难道真的是活人住的房子吗?想到这里,他不禁毛骨悚然。他在想,要不要跟小D说破此事,如果说破了,小D会有什么反映,一个女生遇到如此恐怖的事,会不会吓出神经病来,如果不说破,那个鬼“房东”会不会害死她?他心里那个纠结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后来一想,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外面是黑茫茫的大山沟,难道还能逃出去不成?如果就这样住着,鬼又会把我们怎么样呢?他把心一横,心想豁出去了,管他是人是鬼,毕竟现在还有地方住。万一是自己想多了,岂不是放着美好生活不享受,把自己扔大山里去喂狼吗。这时,他发现手机的电很快就要耗完了,决定不跟小D说破了,只是一再叮嘱她要注意安全,谁来也不能开门,就是房东来也不能开,当然,他说的理由是怕房东非礼。然后又说了几句晚安之类的就把电话挂了。


摞下电话,虽然十分疲惫,却一点也睡不着,也不敢睡。看了下表,已经过了半夜12点了。他房间一盏微暗的小油灯,鬼火一样一明一暗地跳着。有灯总比没灯好,他是不敢吹灭这盏灯的,好在老太太也没有干涉。这时,他感觉外屋一直有动静和灯光,应该是老太太还没有睡。他心想,她这么晚还不睡,在干什么呢,难道真的是鬼吗,万一她要害自己怎么办。想到这,他想起床看看老太太在干什么,万一她在准备刀啊什么的,或者在做对自己不利的事,也好有个准备。他便起床,只穿着袜子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那种山民的土房子,密封性并不好,木门的门缝很大,可以看见外屋的大部分。他往门缝里一看,看见老太太在煮“米果”。“米果”是当地的特产,有点象汤圆。他有点奇怪,老太太为什么这么晚煮米果,不过,他觉得煮就煮吧,这个应该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反正死活不吃她的东西就是了。再仔细一看,吓了一跳,老太太煮米果不是用水,而是用血,旁边的大桶里还放着大半桶血,不断地用瓢在往锅里添加。他知道,老太太绝对不是人,看来今天这一晚很难熬了。他打定主意,无论谁敲门,不管什么理由,都不开,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不直接伤害自己,一律装着睡着了,闭着眼睛不理睬。一定要熬到天亮。


接下来,他遇到了这一生中最恐怖的事件,恐怖程度,甚至超过了他读过的任何小说。而且,他说当时处于绝对清醒的状态,绝不是做梦。他说,下半夜两点左右,他感到有四五个人进了他的房间,怎么进来的不知道,门是栓着的,难道是穿过木板墙进来的?这几个人披麻戴孝一身白,围在他的床边,开始边唱边跳。他知道,这是唱给死人的歌,我们那的风俗,有丧歌一说,就是在丧葬仪式上唱歌。他紧闭着眼睛,脸吓得象纸一样白,手紧紧抓住被子。心里重温了原先的主意,只要他们不直接伤害自己,随他们怎么样,都不理睬,一律装着睡着了。过了很长时间,这些披麻戴孝的人还在那唱啊跳的,他实在受不了,就睁眼偷偷看了一眼。令他大大震惊的是,竟然看见了那个女网友小D!她化着殡仪馆死人的妆,像僵尸一样站在他床前。那些人围着他的床唱一阵跳一阵之后,又围着那个女网友在唱和跳。他的心蹦到了嗓子眼,想发作,但还是忍住了,装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怕自己的任何动作,都会带来严重后果。那帮唱的跳的,不知折腾了多久,终于消失了,这个大山里的漫漫长夜还在继续。他拿起手机,电话是打不了了,利用最后的一点电,给G市的几个铁哥们发了一条短信:我今晚遇到最恐怖的灵异事件,如果我死了,请速告警察,我在S县大水库。又给女网友发了一条:明早怎么碰头?不一会,有短信来,一看,是女网友的。回复说:你一个人走吧,我不想回去了,这里挺好。他心里一紧,回想刚才的一幕,心想:难道她真的已经死了?便打定主意:既然如此,那就不管她了,如果能熬到明天早晨,就赶紧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他在脑子里一遍遍回想来时的路,大概有多远,有几个岔路口,每个路口怎样走等等,虽记不大真切,但大概的方向还是有的。他知道,他是从那个方向来的,那里通往景区,只要大方向不错,到了景区就好办了,有很多游人的。因此主意已定,明天一早就沿着那个方向跑,他估计跑出十多里就会有游人。好在晚上再没有发生其他事,眼看天蒙蒙亮了,稍微心宽了一点,但一直不敢轻举妄动,苦撑苦等,直到天大亮。起床后,悄悄把东西收拾好,然后猛地拉开门,冲了出来。外屋好象没人,老太太不知哪里去了。他出门后,按照既定的方向,一路狂奔。跑出十几里之后,果然到了景区,稀稀落落地有了游客,向游客打听到出山的路,为怕走错,一路上又问了很多人,终于走出了大山,来到他停车的地方。开车便向G市奔去。路上想给女网友发个短信,问下情况,一看手机没电了,只好作罢。


回到家里,这个医生倒头就睡,心想泥马这下是真的安全了,经过昨晚一宿的恐怖和折腾,他早已精疲力尽。一觉醒来,他开始发烧,随后就病了一场。这期间,他也曾给女网友打过电话,但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QQ和邮件也一直没有任何回应。他本来还想报案,后来也没听说大水库景区有发现女尸之类的报道,甚至也没听说有游客失踪。他心想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后来向人提起女网友的实名,有一个人说,几年前大水库曾淹死过一个女子,似乎与这名字挺像,但他也不能肯定。
  这事很多人把它当灵异事件,其实我倒认为未必。我同学跟我说起的时候,我跟他说,有一定的可信度,顶多是这个医生在讲的过程中有所夸张。他瞪大眼睛说“扯蛋吧,哪有这么玄乎的事。”我说这一切很可能是这个女网友小D一手导演的。你想啊,去大水库是她提议的,XX坳是她把医生引去的,房子是她推荐的(假借房东之口),晚上发生的那些古怪事,她都可以操纵,无非是花钱雇那些山里人而已。她装僵尸,她回短信说这里很好不想回去了,实际上是回避再与医生见面。至于她这样做的目的,就不好揣测了。也许是医患矛盾,是医生没治好的某个病人的亲友;也许她是医生前妻的什么人,对医生抛弃发妻怀恨在心;也许她以前被男人伤害过,对感情轻浮的男人怀有恶感,心理变态,想通过恶作剧来整人。总而言之,从整个过程来看,排除灵异事件,她难脱干系。而且她完全可以编一个与水库淹死女人相同或相似的名字。我同学也认为这样分析有一定道理,至于真相如何,谁知道呢。
  这个故事就到此为止,下面讲另一个。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