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清明节记错了日期,回家上坟吓得我腿软....10

时间:2013-6-20 9:56:21 点击:

  核心提示:常师父一听,就叹了口气,似乎又带点无奈的口吻对刘瞎子说:“你当初叫我来,我还不愿意来呢,现在看来,能碰上这种事,还真是值得啊!”  刘瞎子一拍他的胳膊,说:“走吧,回去吧,反正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临到头的时候能碰上这些事,也值了!”  我没有吭气,就是跟在他两后头,听他两话的意思,这次的事明显不好对付...
常师父一听,就叹了口气,似乎又带点无奈的口吻对刘瞎子说:“你当初叫我来,我还不愿意来呢,现在看来,能碰上这种事,还真是值得啊!”
  刘瞎子一拍他的胳膊,说:“走吧,回去吧,反正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临到头的时候能碰上这些事,也值了!”
  我没有吭气,就是跟在他两后头,听他两话的意思,这次的事明显不好对付啊,看来我真的是危险了。
  到了院子里,大家也没心思继续讲故事了,男主人就把他家的东房收拾收拾,让我们暂时在那休息吧,我也是太困了,他家墙角有几袋子麦子,我干脆就躺到上面,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杨宁已经不在了,常师父说估计夜里就走了吧,随后常师父就问我,有没有发现啥异常啊昨晚。

  我就将我在铁厂碰到的事,告诉了他,常师父一听脸色都变了,问我:“那个鬼熄火的游戏,你玩完了?”


见常师父反应这么强烈,我就觉得那游戏不是啥好玩意了,那门卫老头子八成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好东西。
  “没有,还剩下最后一根,后来杨宁来了,我就出去了,那老头子还说以后有机会了再玩!”
  “幸好啊,以后陌生的人,你还是少搭理些吧,那种游戏可不是随便能玩的,闹不好要招来鬼的,走吧,咱们回你家那边去吧,桃园的事还没有眉目呢!”

  就这样,在男主人家吃了顿早饭,我们就往回赶了,走到一半的时候,常师父就让我和刘瞎子在这等等,自己个去了一片林子里,没一会,就牵着一匹骡子出来了,骡子的后面是个木车,我问刘瞎子他两昨晚就是坐这个来的啊,刘瞎子说是的,后来路过这里的时候,听见远处有动静,就将马车给藏在里面朝着发声的地方寻了去,不料被豺群盯上了。


路过铁厂的时候,常师父就吁了一声,让骡子停下了,他说要去会会这个门卫老头子,只是让我们失望的是,铁厂的大门已经紧锁了,敲了半天也没回音,应该是没有人。
  在回去的路上,街道两边已经有很多人了,不少人都朝着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毕竟这个年头,还有骡子拉着木车上街的实在是不多了,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有人就往我怀里塞了一张传单,那是一张招聘信息的单子,正好最近我也闲着,就塞兜里了,回家再看吧。
  马车上面有很多麦秸秆,铺的也厚实,我干脆就躺在上面睡觉了,等常师父叫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河西村了,我问不是回家么,怎么到这个村子来了。
  刘瞎子说:“海生女儿的死因,他一直不肯说,今天再去试试,看看能得到些啥眉目吗?”

  海生女儿?不就是坟场水渠外的那座孤坟里葬的人吗?


我问常师父和刘瞎子,是不是怀疑杨宁就是海生那死去的女儿,因为我上次在坟头借了她冥币,老报恩的,所以就接近我了?
  刘瞎子说他不知道,反正海生女儿的照片,他是看不见,海生也不愿多说什么,但愿今天能摸索点啥。
  海生家在河西村的老东头,门外直直的就正对河岸。去了他家的是很,海生正在门口修理渔网呢,见我们走来,可能是认得刘瞎子,收起渔网,就打算回屋。
  常师父赶紧吆喝住他,说道:“伙计停下,坐这聊几句吧!”

  那海生停住脚,弯着腰扭过脸,脸色阴沉得很,没好气的说:“我女儿死都死了,你们还来干啥,存心往我心口插刀子呢?


常师父笑了笑,估计也是怕他急忙回了屋,上前拉住了他胳膊,说:“是叫海生吧,之前我朋友也来找过你,想必你两也打过照面了,要是前头有啥得罪你的地方,我先替他跟你道个歉!”
  海生听完,鼻子里哼出一股子气来,甩开常师父的胳膊,说:“你们要还是打听我女儿的事,就走吧,我这人虽然脾气好,但也保不准一会动粗啊!”
  常师父有点无奈,还想再说说,可那海生就是不领情,拿着渔网进了屋子,咣当就关上了门。

  倒是坐在一边石碾子上的一个老大爷,冲我们招招手,说:“过来过来!”


常师父看了他一眼,笑着跟我们说:“也是,他本人不愿意多说,不代表邻居们不说啊,咱们问问其他人也好啊!”
  走到老头跟前的时候,老头就瞅了一眼海生家的大门,神神秘秘的伸长了脖子,问:“你们是来问他女儿的事的?”
  常师父点点头,说是,然后问他咋样,是不是知道些啥,能给我们说说嘛。
  老头没有回话,就是打量了一番常师父,又打量了一番刘瞎子,说:“看你们这行头,像个道士啊,做法事的吧?”
  常师父说算是吧。
  “那这样吧,我家里出了点怪事,你们帮我去瞅瞅,我给你们说些海生家女儿的事,咋样?”

  常师父一听,就说那好啊,问老头的家是这个村子吗,现在就可以过去,老头把头一扭,指着远处的一颗大杨树,说:“瞅见那棵树了吗?我家就搁那附近呢!”


常师父说那还等啥,快去你家里瞅瞅去。
  老头站起身,说不急呢,这怪事晚上才出现,白天也没用,说着,就领着我们朝那边走去。
  在路上,我问这老头海生女儿是什么时候去世的,长什么样,又是因为什么去世的。
  老头回头顿了顿,说:“今年年初吧,因为啥去世的,这不好说,回头再说吧,至于这长相嘛,挺大方的,个头很高,也瘦,之前活着的时候,村里的大小伙子,成天往海生家里跑,那好多次气的海生拿着擀面杖就追了出来了!”
  “那他家姑娘是不是前面是个齐刘海?披肩发啊?”我问,心里隐约觉得,是不是杨宁。

  老头说是,还说村里有人家里有他女儿的照片,是高中毕业时候的毕业照,我们一会可以去找找看。


我一听就着急了,赶紧问他谁家,现在能带我们去吗,老头说着啥急,先去他家看看吧,常师父这时候也转过来,对我挤挤眼睛,示意我不要着急,也是,人家老头肯告诉我们,已经很不错了,还是先去他家看看吧。
  在那棵杨树下,围了一个羊圈,里面有十几头成年羊呢,还有三四只羊崽子,老头说这是他家的羊,这晚上的怪事,就与这羊也有点关系。

  在羊圈的对面,是一家院子,土墙围起来的,门楼比较破落,上面还长满了杂草,老头推开家门,说先进屋子里喝口水,至于什么怪事,坐下来慢慢说。


推开门后,我们刚跟着进去,常师父就停了下来,朝着他家的院子四下看了看,眉头微微一皱,说:“你家里怎么感觉阴气好重啊?”
  老头一听,就停下来,转过身,说:“师父从哪看出来的啊?”
  常师父没有吭气,自己朝着一边的一个木棚走去,走到支柱旁边的时候,就看着支柱仔细看了起来,我也干脆走过去,看了看,不就是几根木头吗,有啥好看的。
  “咋了,这木头有古怪啊?”我问。
  常师父说有,然后就转脸问那个老头:“你家这木棚子,搭建了多久了?”
  老头不知道常师父为什么对这个木棚子感兴趣,满脸疑惑的说:“好几年了吧,咋了,这木能不该有啥古怪吧?”

  常师父摇摇头,严肃的说:“不,它还真的不对头!”


听常师父这么一说,我就围着木桩转了好几个圈,可那分明就是个木头啊,只不过在顶端背面不起眼的地方,有几个疤痕,那看起来就像是一张人的哭脸。
  我又看了看另外的一根,却没有这种怪相,心里就寻思,莫不是这带哭脸的木头有猫腻?可也不一定啊,有好多树,比如杨树,上面就布满了好多眼,长得像人脸兴许是凑了巧呢。
  “你们看看,这两根木头,有啥区别没有?”常师父指了指东边的一根,又指了指西边的那根,我问他是不是一个上面有哭脸,另一个上面没有哭脸?
  常师父说:“这多么明显的事,要是这个,我还问你们干啥,再仔细看看?”

  我和老头仔细看了看,可还是没发现其他的异常,倒是一旁的刘瞎子,虽然看不着,却也突然笑了,说:“木头的方向,是不是搞反了?带哭脸的那个,底部朝上了?”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