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我发誓我这次真的看见了,当时不怕现在想起来毛毛的.....2

时间:2013-7-3 10:23:29 点击:

  核心提示:这是第一个也是最近一次发生的灵异事件,撸主的灵异体质还感受过很多。比刚扒完的故事还要更恐怖精彩。如果大家喜欢看撸主就继续讲有朋友问过撸主说念佛时总是想哭怎么回事,撸主的师傅说那是因为你感受到它们了。还有人感受到的是鼻子痒,师傅说那是好兄弟跟你开玩笑,捉弄你。其实还是它们想要我们能超度它们。  说到超...

这是第一个也是最近一次发生的灵异事件,撸主的灵异体质还感受过很多。比刚扒完的故事还要更恐怖精彩。如果大家喜欢看撸主就继续讲

有朋友问过撸主说念佛时总是想哭怎么回事,撸主的师傅说那是因为你感受到它们了。还有人感受到的是鼻子痒,师傅说那是好兄弟跟你开玩笑,捉弄你。其实还是它们想要我们能超度它们。

  说到超度,每次撸主经过卖鱼和卖活鸡的地方都会念佛,动物也需要超度,撸主也只是做能做的事。还有,一定要做善事,不求回报的那种,不为自己增福报,只求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也算是传播正能量吧!


 没人看也继续自言自语哈,接下来要说的是大概在三四年前发生的事。我家在北五环,但是单位在东三环,那时候每天上下班要不停的倒地铁,基本上每天在地铁上的时间一个半小时,下车后还要走半个小时才能到家。麻麻说撸主一定是在地铁上遇见帅哥聊到不肯回家。。。于是在百般求情后撸主麻麻终于同意撸主在单位附近租一间小一居,省去每天要扔在路上的四个钟头,每周末再回家住两天,日子过的倒也太平。

  发现问题是在住进去差不多一个月的时候。。。


先来介绍一下撸主租住的房子,那是位于金台路附近的一个老旧的社区,大概有2、30年的那种老楼(外地的童鞋参考一下「我爱我家」的外景)。房子本是两居,但是房东把其中的一间锁起来当一居租,撸主一个人住倒也无所谓。一进房门撸主的感觉就是暗,当时是夏天下午去看房的,可是在阳光和灯光的照射下房间里依然是暗到不行,房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有,房东说自己一直在那里住,现在要搬至新居了,厨房里的油盐酱醋都在,撸主可以随便用。当下撸主就觉得不对劲,这些好像是来不及搬的啊。。。对啊!这分明就是发生什么事后忽然要走的啊!但是考虑到家里什么都有而且房价也比较便宜,利益的诱惑蛊惑了撸主的心,当即交了定金,第二天就搬了进来。没想到,撸主不是一个人在住,一起住的,还有。。。

  撸主是一个爱生活的女青年,也算是一小白领,平日里下班回家喜欢把家里点上香薰练练瑜伽或是冥想,各种香薰精油是撸主的大爱,喜欢那种香香的赶脚。自己独居一室更是不亦乐乎,忙不迭的各种打扫卫生,太平的日子过了半个月,撸主发现了异常。


异常一,臭,非常臭。那时每天回家一开门迎接我的就是混合香薰的臭味,每次撸主都是皱摺眉头进门的。那种臭就像是下水道味道,又像是饭菜腐败的味道,又像是男生不洗澡的味道。。。总之很怪,用什么办法都清除不了。
  渐渐的,撸主对锁着的房间产生了浓浓的兴趣和恐惧。撸主开始各种想象,什么藏尸的行李箱,上吊的女尸,柜子里的小孩。。。于是撸主做了一件现在看来很搞笑的事:像狗一样趴在门缝前闻起来,结果是完全没有味道。

  就当撸主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门缝忽然有光透出来,也就是说,刚刚,有人,也在门缝边,只不过,它在里面,我在外面。。。


瞬间从头凉到尾,后脊梁骨都是凉的。不要跟我说什么意外错觉之类的,那种移动的速度和位置,分明就是一种主观意识!撸主越想越觉得恐怖,跟电影没什么两样,它在里面,我在外面,我们俩隔着门缝互相看!我擦!

  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卧室的,什么也不敢动,把所有的灯都打开,能出声的电器都打开,但是各位,这些动作根本没有办法解除恐惧,相反更觉得诡异,撸主开始浮想联翩,各种恐怖片的桥段纷纷浮现在眼前,比如灯闪了闪就黑了;电视影像卡壳,刚好卡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我坐在沙发而背后伸出一双手。。。正当我正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崩溃时忽然听见厨房的柜子"pang"的一声合住,随即而来的是玻璃摔在地上的声音,当时撸主的恐惧已经到了极限,嘶吼着跑到厨房,心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看见地面上全部都是大料糖和盐,三个玻璃罐子分别碎在不同的地方。那绝非是罐子自己从柜子里滚出来的,是外力才能达到的效果。


第二天决定把这事调查清楚,于是撸主请假跑到一位大师家里,大师一看见撸主就说你赶紧去上柱香,撸主认真的在菩萨面前磕了几个结结实实的大响头。大师微笑的说什么事啊,撸主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吱唔道:房子,臭,有。。。还没等撸主说完,大师说凶宅,有人命。当即撸主目瞪口呆,虽然也做好了准备,但亲耳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像在寒冬腊月再从头顶向下浇了一瓢冰水。我问怎么办?大师说你回家先看看情况,如果相安无事倒也无妨。这个,好吧。谁让撸主是女汉纸,你妹的!

  从邻居开始打听吧,这种事问房东的话她一定不会实话实说的,于是撸主在下班后敲响了楼下阿姨家的门。阿姨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之前总是打招呼但从来没有聊过。我问阿姨:"您在这儿住了多久了?"阿姨显然知道撸主来访的目的,她没有接着撸主的话题而是自顾自的开始娓娓道来。


阿姨说你家这房东啊,是个再婚家庭,她老公在国外上班,这个房子是她公公的,原来她和她儿子和她公公一起住。我赶紧问,那怎么搬走了?阿姨说你别急啊,我正要说呢。老爷子人特别好,就是上个月犯病,死了!我心里一惊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由。阿姨继续说,死在哪里也不清楚,但是估计是在家里咽气的,因为直接进的殡仪馆,根本没去医院,但是她们家人说是在车上咽气的。唉,你自己住的,还好吧?

  听完阿姨的话我决定再住下去,说来也是年轻气盛,就是想要把事情弄清楚。晚上回家,一切都还好。


回家后我开始自己叨叨,其实是叨叨给老爷子的。我说伯伯,不知道这样称呼您是否合适,我没有想要故意打扰您的意思,我也只是暂时租住您房子而已,没有一点恶意。我也洁身自好,从来不会带别人来。如果我打扰到您那么我很抱歉,您若是不想让我住那请您给我一个大的启示,我马上搬走。但如果您同情我那就不要总是吓唬我,我都快被您弄神经了。
  说罢这些话,电视一下子变成灰绿色的了。顺便说一句,撸主租房的电视是很早以前显像管的那种大家伙,显像管有三原色,现在成为灰绿色显然是红色部分坏掉了。接下来的日子倒也平安无事,但是这个伯伯依然很调皮,偶尔的开开橱子,把水龙头打开,关关窗户。。。慢慢的,我居然习惯了。撸主感觉到这个伯伯似乎并无恶意,只是想让我感受到他的存在而已。

  第一次跟伯伯有互动,是在北京奥运会期间。


前文说到电视的显像管坏掉了,面临着一天天逼近的奥运会,撸主心里那叫一个急啊!谁不知道北京奥运会是咱们中国人的骄傲,这可好,放着一枚硕大的电视却不能看,咋办呢?忽然脑海里闪出俩字:伯伯。是的!它当时调皮的戏弄我,经过一段时期的磨合好像没什么大问题出现,倒不如撸主试着跟伯伯沟通一下,也许可以缓解一下紧张情绪。
  于是撸主开始跟伯伯说话:伯伯,求求您哈,让我看两眼电视呗。您说我一个人在家多没劲啊,您总吓唬我也不合适哈,咱俩和平共处,您看妥否?话音刚落,电视闪了闪突然恢复了正常,当即头皮一麻,原来真的跟它有了沟通,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恐惧呢?正当我呆若木鸡的时候,电视又恢复了灰绿色。唉,虚惊一场,也许根本没有什么伯伯,一切都是我的臆想吧。但也有点太蹊跷了吧!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来到8月8日早上,这一天,终于发生了奇妙的事。


那天早上起床就开始碎碎念,从全球经济环境到我国GDP持续增长,从老辈人的苦日子到如今各种城市建设便民措施,从北京亚运会到北京奥运会。最终说道:伯伯,您说咱们北京奥运会多难得的机会啊,您要是健在其实您也想看不是么?求求您让我看看开幕式好不好?光宗耀祖的事啊!说完就上班去了,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下班后,撸主的一群狐朋狗友知道撸主暂时自己住就叫嚷着去撸主家聚餐顺便看看开幕式。撸主说反正家里的电视是坏掉的,如果你们想看鬼脸的话那就去吧。朋友们不以为意,下班后大包小包的来到撸主家,撸主信誓旦旦的把电视打开,你妹!电视是好的。当下心中默念谢谢谢谢,晚点祭拜一下。
  顺顺利利的看完开幕式,家里一片狼藉,收拾妥当后朋友们就走了。说过的话不能食言啊!撸主把三个苹果摆放在门厅前,点上三根香准备祭拜,以谢伯伯成全。就当撸主把香插好磕头的时候,三个苹果像是被保龄球击中一般,三个都滚向锁着的那间卧室门口。撸主的寒毛全部站立起来,显灵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场景是何等的诡异吓人,一个女生半夜三更独自在租住屋内祭拜一个与其共处的亡灵。好吧,撸主就是女汉纸一枚。你认为故事结束了么,当然没有,精彩还在继续。


来了啊!奥运会期间诸如此类的对话又发生过几次,撸主深深的感觉到伯伯的态度友善了不止一点点哦?慢慢的,吃饭时撸主也会多摆一副碗筷,现在想起来撸主觉得自己怎是一个极品了得!

  转眼房子就到期了,撸主的房东大姐人品真心不太好,提前半个月就开始打电话催撸主搬家,无奈啊,慢慢收拾东西吧。撸主是个听话的乖孩纸,麻麻说要把人家的屋子收拾干净,撸主在房子到期的前两天就搬走了,临走时把冰箱清理干净,锅碗瓢盆洗干净,地面打扫的一尘不染,最后还用84消毒液把房间的各处喷洒了一遍。最后感谢伯伯的照顾,于是搬走鸟?可是,撸主此时却联系不上房东大姐了,各种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撸主觉得事情太过于蹊跷,该不会不想退还押金玩失踪吧!于是钥匙就一直在撸主手中,但总也觉得不妥,于是撸主在一天傍晚再次敲响了楼下阿姨的门


还没等撸主开口说话,阿姨就开始说好奇怪啊!你走了以后就没人来过,但是我总感觉楼上有人,为了这个我还特别留意过,每天在大院里跟遥遥奶奶聊天,就是想看看到底他们家来人了么。(插一句,大家千万不要觉得阿姨事多,实际上阿姨是为了撸主,怕撸主遭遇什么不测才这么关心这件事的。阿姨是老住户,跟房东也算得上关系不错)撸主说那不然钥匙给他们放回屋子里算了,也好了却了我的心事,至于押金问题就请阿姨多费心,看见他们家人了赶紧电话通知撸主一声。
  于是阿姨便和撸主一起来到租住房门口,敲了敲门,安静的出奇,声控灯忽然就灭了。撸主忽然感觉到恐惧,彻头彻尾的恐惧,伸入钥匙孔的手居然不敢扭动!

  门终于开了,一阵阴风呼啸出来,撸主感觉阿姨已经开始发抖。撸主摸了几次没有摸到开关,伴随着开关清脆的声音灯管发出刺眼的光。屋子里一切照旧,只是地面上不很干净,撸主心里想不太可能啊,其实从搬走到现在总共也就不超过5天,脏能脏到哪里去。撸主大近视眼什么也看不清,就猫下腰看,这一看不要紧,撸主完全没有能力形容当下的感觉,撸主看到地面上,密密匝匝的,都是蛆。


第二个故事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将要扒的故事同样是一件发生在自己家里的怪事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