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夜晚我都会被梦中的男鬼抚摸,甚至是。。5

时间:2013-7-11 13:21:29 点击:

  核心提示:我心中很是失望,之前我爸还说会帮我的,现在那阿姨一出现,我就被我爸推出去了。这我能不多想吗?  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我就出门了。在走之前,我看也没看那阿姨一眼啊。  岑家村很少有人进出的,因为那在传说中是个鬼村啊。曲天拦下的士,说要去岑家村的时候人家直接说不去。第二次拦下的士,他聪明了,说去那xx镇...
我心中很是失望,之前我爸还说会帮我的,现在那阿姨一出现,我就被我爸推出去了。这我能不多想吗?
  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我就出门了。在走之前,我看也没看那阿姨一眼啊。
  岑家村很少有人进出的,因为那在传说中是个鬼村啊。曲天拦下的士,说要去岑家村的时候人家直接说不去。第二次拦下的士,他聪明了,说去那xx镇。人家才开始谈包车价格。
  车子飞驰上高速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再狂跳着。不安的感觉蔓延我全身。我不知道我会遇到什么。那是有名的鬼村啊。暗暗叹气的时候,手上一个力道握住我的手。我转头看去,曲天正看着我,微微一笑,道:“放心,在岑家村我还不至于栽的。”

  前面的司机一听我们要去岑家村就说道:“你们要去岑家村啊!我只送你们到镇子啊。”


我看着曲天皱皱眉也没有说什么。
  之后,我们果然被丢在了那xx镇子上,据说从这里到岑家村还有十多里路呢。十多里不会是要用走的吧。就算我今天真的穿着运动服和板鞋,但是也不至于就真的要走个十多里路吧。
  我是很不乐意地站在路边嘟着嘴。曲天却一点也没有受影响的开始找车子去岑家村。一开始,他说的是去岑家村的旧址,问了在那停着的好几辆的士,答复都是不去。
  然后他就开始改变了话。跟一些三轮车(我们这里特别的一种跑农村的交通工具。)司机说,包车去岑家村的。
  问了好几个司机,才有一个愿意去的。还说好了,只送到村口啊。上了那三轮车,我就皱眉了。竖着的凳子上全的黄土灰啊。用湿纸巾擦了好几次,才坐下的。
  曲天看着我这个动作,撇撇嘴道:“那么在意的话,下面就穿黑色的运动服来吧。”
  “你不用洗衣服你当然不管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他这个岑祖航,当了那么多年的鬼,永远都是那套衣服。而他当曲天那么多天,换下来的衣服,就这么直接丢在洗衣盆了,不洗的。好在曲天平时就是一个比较注重形象的人,所以他的衣服很多套,应该也足够这个岑祖航轮着穿一个星期的了。
  车子摇摇晃晃地开向了那岑家村。虽然跑的是水泥路,但是我还是觉得这车子很不舒服。
  坐在我对面的曲天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突然问道:“曲天家有没有钱啊?”
  “我怎么知道?我和他又不熟。你就应该去问下丽丽的。好像他们都已经见过双方家长了的。”
  “嗯,那我过几天去曲天家看看,要是有钱的话,我就买辆车子好了。”

  摇晃的三轮车,在水泥路的尽头停了下来。我从车子上跳下来,在眼前的是一棵高大的榕树,树下有着社庙。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社庙下还有着两个老头准备回家的。看到我们下车,他们又好奇地看了几眼。
  曲天一下车就喊道:“大伯,我们是城里来玩的,去你家吃粥吧。”
  那老头呵呵笑道:“行啊。你们也是去鬼村玩的?哎哟,那可是不好玩啊。走,去大伯家,大伯给你们说说那鬼村的事情。”
  曲天刚要跟过去,我就拉住了他的衣袖,低声说道:“就这么去人家家?万一。。。”
  “这里的人没你们那么复杂的。”
  跟着那大伯转了几个弯,就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我看着那门口十米的地方,有着一排青翠的竹子,禁不住说道:“这竹子真好看啊。就在家门口,这样风吹竹声,很诗意啊。”
  曲天一个冷笑道:“那是用来挡住那边房子尖角的煞气的。这是一种,但求平安不求财的做法。”
  “哟,看不出来啊。你还懂这个啊。”那大伯说着。
  “懂点吧。”曲天说着跟着那大伯进了屋子。
  大伯一边说道:“那岑家村是,本来就是一个风水世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估计就是被同行整了吧,整个村子的人一夜间都死了。听说里面全是鬼啊。就我们这里看过去,有时候晚上,还能看到那边村子里有亮光呢。”
  在那家里吃粥,我是只顾着吃的。毕竟饿了一早上了,加上坐那个三轮车真的很不舒服啊。
  曲天却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的。就是那岑家村的旧址进去了,天黑前要出来。到了晚上,基本上都是死在里面了。不死也疯在里面了。
  曲天只是微微一笑,没有符合着什么。
  老头貌似是和老太婆两个人住的,所以一切都很简单的。现在老太婆不在家,就他一个人,还是个话唠,就一直说啊说的。
  听他说完了,都下午三点了。曲天说要过去了,那大伯就说道:“要不明天吧,这么晚过去,出来的时候,可能就天黑了。”

  曲天去不以为然的笑笑,将二十块钱放在了桌面上。


从那个村子走到前面的旧址好远啊。而且那还不是水泥路,是泥路啊。可是那泥路却没有 一点泥泞,和刚才那个村子很不相同。
  “这里都不下雨的啊?”我好奇地问道。
  “外面下大暴雨,才会有雨水落进来的。”
  “这里真是鬼村吗?”
  我的问题让曲天皱着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不是。”
  “这是你家?”
  “对。”
  “那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他没有再回答我,而是蹲下来查看着一块蒙着红布的石头。是社!
  “不是了,这里,不是鬼村了。那个风水师改变了这里。”
  我不大懂,跟着他走在那青砖房子中,绕啊绕,在四点半才绕到了一棵大榕树旁。
  那大榕树下,有着几块圆柱形的木头,上面还有花纹 ,花纹上塞着一些还想纸一样的东西。
  我从地上捡了一小张那种纸,还没来得及问这个是什么呢。曲天就说道:“那是人皮。”
  人皮?我石化了。整个人僵住了。

  曲天正在那查看着那边的社庙,回头看你我一眼,道:“不肯丢啊?还要拿回去做纪念?”


我是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之后,将那人皮抖开的。然后把接触过人皮的手指在衣服上蹭蹭。又想着用水洗。就自己一个人在那忙碌着了。
  等我终于从那人皮的恐怖中出来的时候,看到那边的社庙前,一个秤砣已经被撬开了,石板已经被挪开了,他拿着手电准备下去了。
  我喊道:“那个不能动的吧。”
  “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下去。”
  在一个闹鬼的地方,一个人待着还是跟别人一起去冒险。至少有个伴呢?我选择了后一个。所以我是快步跑过去就跟上了他的脚步。
  手电很明亮,将下面那个墓穴照得通明。
  围着这个墓穴可以看到四周的八面道藩。我家里那么多这类的书,我当然认识道藩啊。
  我还在看着那些道藩的时候,曲天就低声说了一句:“那两姐弟还是太心慈手软了。”

  (亲们,因为下面的几段文字,设计《我当师太的那些年的》大结局的内容,在这里暂作保留)


 (暂时隐藏《师太》大结局的部分文字)
  我看着面前冲天的火光,问道:“那边村子会不会有人看到这边燃火了,燃火报警啊?”
  “不会,没有警察会管岑家村旧址的事情的。”
  曲天的话刚说完,那边的大榕树就沙沙作响了。好像有风在吹着它一般。可是我就站在那,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风动啊。
  曲天走了过去,用桃木剑,将地上的干树叶挑开,划出了一个隔离带。我看着那火势,就怕他来不及了,赶紧也用一根树枝帮忙着。
  隔离带划出来了,曲天拍着那大榕树说道:“小时候我就喜欢爬你身上,我们很多小朋友都爬你身上。这几十年,你也寂寞了吧。”
  “它听得懂吗?”我看着那树。它已经渐渐停止了摇晃树枝,那声音也停了下来。就好像是有灵性的一般。这么大榕树,感觉应该是可以成精了的吧。
  曲天点点头道:“它听得懂,一直都听得懂的。”
  等那火光渐渐熄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看着四周,在月光下朦胧的影子,怎么看怎么像鬼影啊。
  我怯怯地问道:“曲天,我们可以回去了吧。天黑了,会不会。。。”

  “走吧,不过不是回去,而是去把阵解了。”


“什么啊?”
  “跟着走!不想被鬼掐的你就跟上!”曲天的语气都不是很好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我跟着他借着月光往前走着。看着身旁的曲天,感觉其实他也挺帅是啊。如果现在是跟他在学校那小树林后面散步的话,感觉应该不错。但是怎么偏偏就是在鬼村里呢?
  算了,在学校里的话,说不定还会被人发现,然后大家会认定她就是让曲天和丽丽分手的元凶的。
  走了十几分钟吧,他停了下来,扒开了草丛,在一块小小的蒙着红布的石头上,用剑指凌空画着什么。
  动作很快,我都没有看清楚呢,就已经结束了。然后他扯下了那石头上的红布,长长吐了口气,看向那边的大榕树,在我没有然后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就一声大吼:“啊!我岑祖航回来了!我要让设计我岑家惨死的人下地狱!”
  被他这么一喊,我慌得退后了一步,我感觉着那面前的男人,真是不是我同学曲天,而是那个叫岑祖航的男人。
  就退了那么两步,脚下不稳地,就摔了一下。

  狗血也好,无聊也罢。现实中摔一跤真的挺痛的。等我从地上撑着站起来的时候,那脚已经很痛了。


曲天皱着眉,看着我,道:“我现在开始后悔了,怎么就碰上你啊?如果是个男的签了那冥婚,就没那么多麻烦。”
  我白了他一眼,却也不敢说话,脚还疼着呢。
  曲天蹲下身子,道:“上来,我背你。”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在学校里,参加活动的时候,也有过给男生背的时候,但是我和曲天的关系。。。这个挺尴尬的啊。
  “快点,这地方就算没有鬼,也是阴地。很容易出事的。”
  我这次没有多想就趴他背上了。给他背一下不会死,但是给鬼掐一下,我能吓死的。
  他的手托着我的大腿,我的脸上一阵红了。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就跟给同学背一下是一样的。可是还是会很紧张,还是会心跳加速啊。

  他背着我,跳过一个坎的时候,我因为惯性扑在他背上。然后我惊住了,脱口而出:“你没心跳?”


曲天笑了一声,道:“死人是不会有心跳的。”
  我的心-沉了一下。月光下,他背着我,可是我一点也感觉不到浪漫,只有深深的恐惧。背着我的是一个死人啊。
  。。。。。。。。。。。。。。。。。
  我们学校后面的小区是一个很旧的小区。同时也很小。也就四栋楼吧。这里三分之一住着的,是在这里租房的大学生。所以鬼故事是不断发生的。有大学生的地方都会有鬼故事的。不管是什么专业。
  覃茜在画室里告诉我一个八卦,开头是问我是不是住在哪里的。上次我明明跟她说了啊,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这么问。
  在得到我确切地回答之后,她跟我说道:“就那个油画班唯一的女生说,她租的那房子,每天晚上一点半,都会听到有人敲门。她一开始还去开了几次门,可是门外却没有人。一连好几天呢。她现在也不敢去开门了。可人,你说那是闹鬼吗?
  是不是闹鬼我还真不确定啊。我认识的鬼,就是曲天,不,岑祖航。他可没有大半夜去敲门啊。19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