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软文焦点 >> 内容

“李志彬四肢被砍”连续报道(2)

时间:2013-8-19 14:57:12 点击:

  核心提示:“李志彬四肢被砍”连续报道(2)8月17日,记者率先在网易博客报道了“李志彬四肢被砍”案,很佩服当今通讯的“突飞猛进”,不知记者的办公座机和移动电话是何时何地何人给“泄了密”,反正,记者短短两天时间内接到不同省份打来的数以百计的各类电话……。截止目前(2013年8月19日凌晨4点55分),此消息在网...

  “李志彬四肢被砍”连续报道(2)

   8月17日,记者率先在网易博客报道了“李志彬四肢被砍”案,很佩服当今通讯的“突飞猛进”,不知记者的办公座机和移动电话是何时何地何人给“泄了密”,反正,记者短短两天时间内接到不同省份打来的数以百计的各类电话……。

截止目前(2013年8月19日凌晨4点55分),此消息在网易凌云飞天博客上有流量 25万3千,评论1851条,转载475条,推荐546条;新浪凌云飞天微博上有阅读 189万6千,转发12513条,评论2320条,等等,几乎全国所有的大小网站都先后转载了此消息。记者先后联系到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辩部易主任,盈科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李所长,盈科律师事务所成都分所卢所长,他们异口同声地当即表示“愿意无偿提供一切法律援助”,目前正在办理相关手续……。《华西都市报》的胡记者、《深圳晚报》的李记者、《民主与法制》的刘总编,等等,先后与记者深入沟通、交流,相信新闻媒体的积极介入并跟踪报道,将加速事件真相还以本来面目的速度,凶手必将受到法律的严厉惩罚。

  

 

  受害人家属与记者对话:“我现在头好痛,很乱很乱……”

  李志彬家属唐女士及亲属这两天先后用不同号码的8个手机,分别给记者打了30多个电话,“镇政府直到现在,不仅没有来医院看看仍然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垂危病人,还在狡辩先通知后打人……”,“镇政府来人了,给我一千元我拒绝了”,“我换手机是他们在监听我们的通话”,“我现在头脑好痛,很乱很乱”,“我们想转院,但医院……”

  记者,“我们已联络到律师单位了,他们愿意无偿提供一切需要的法律支持”,“监听有什么可怕?我们所讲的每一句话都能够见阳光”,“极个别的人只是极个别,相信社会的力量是强大的,无比强大……”,“我们明天飞来成都……”。

 

  网友留言:99.99 % 表达了愤怒、支持、同情,急切盼望有结果

  由于留言太多,这里就刚才看到的小有代表性几则留言做一简单归纳。

  网友“lihao1124” 评论道“将真相告白于天下,不遮不掩,取信于民”。

  网友“魅夫” 评论道“顶网易置顶,你也可以叫他有房没人住”。

  网友“不裸的性感” 评论道“我能做的,推荐一次,转载一次,相信你也能”。

  网友“广州痞子” 评论道“先把协调办跟村委的抓起来,不怕幕后的揪不出来,村民应团结起来强拆的就不会不顾忌了。他再狠也是别人花钱顾的,不会为那点小钱不要命的”。

  网友“夏天”评论道“大谈依法治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谁主正义”?

  网友“清风飘扬”评论道“心痛无比,我希望我们看过后,去反思。去反抗,从心里去重视。而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应该为自己的权益而争取,真的很痛心,很难受,做为国人,做为同胞,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只是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能从心里觉醒吗?而不只是纸上谈兵说说而已”。

  网友“程海律师” 评论道“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人们,有些地方假借发展的所谓强拆,是违法公权作为默许或直接冲在前台的对公民合法财产的抢劫和人身杀戳。公民维权的最好手段是向各上级有权部门的持续控告、曝光、团结互救”……

 

附此前主要报道内容:

记者告诉唐女士,现在需要请律师写报案材料,这是严重的伤害罪,去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唐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自己深感孤身无援,也是,对于一个身体、身心上同时自身就受到严重伤害的地道的农民,一边要照顾垂危的爱人,一边还要与法律“打交道”,实在是勉为其难。受害者连续在当地请了5名律师,因考虑与当地政府打官司“没有把握”,竟然没有一位律师敢于出面伸张正义。这里,记者呼吁全国从事律师工作的正义之士,请您们伸出援助之手,帮帮这位弱女子吧……现在是2013年8月18日早上7点55分,也就在刚刚2分钟前,记者接到另一起同一地点,遭受同样一伙黑社会打手毒打的报案,原文如下(因文字稍长,小有压缩):

 

高速公路承包商以重金聘请政府官员、公安警察以暴力开道欺压弱女子,致使弱女子受重伤

我名李丽,女,系四川省蓬溪县勇利养殖有限公司业主。

2011年8月5日,我与蓬南镇钟山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征得蓬溪县国土资源局、蓬溪县畜牧局的同意后,于2011年9月开始启动一期项目,在租用生产场地上修建780㎡房屋,打100米以上深井3口,租用大型机械平整场地20余亩,修建便道车行路40米,接通动力电源、修边沟等,并支付租地、赔偿青苗、果树、树木费等,一期项目总投资近200万元。项目进行中途蓬南镇人民政府告知遂广高速公路要通过并占用养猪场土地,要求立刻停工。公司停工后一直静候有关部门处理善后,但事隔一年没有任何单位与我恰谈善后处理事宜。然而高速公路承包商仗着财大气粗,有钱请得动人,对占用我新办的养猪场土地拒不赔偿(主要是看到我是一个单身弱女子,没有什么能耐,对赔偿事宜抱着可赔偿和可不赔偿的态度)。

2013年6月21日下午蓬溪县交通局党组成员遂广高速路协调办主任唐小辉把我叫到蓬溪县蓬南镇党委书记申成勇的办公室里,他直接威胁我说:“高速路承包商财大气粗,有的是钱,不同意就要来打人,打了也没有人能奈何,后台也硬得很。”说此话时有蓬南镇党委书记申成勇和公安局法制科长蒋志才以及协调办干部周永福在场。

唐小辉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2013年8月15日上午在县交通局长廖高的指派下,由唐小辉亲自带队,组织蓬溪县公安局法制科长蒋志才和16名治安队员,并在社会上请了6名黑社会人员,分别乘坐一辆警车和六辆小车奔赴我养殖场。并组织蓬南镇派出所干警张用德、王开胜等4人,蓬南镇人民政府夏中华、罗琦2名副镇长和4名工作人员参加了强制将养殖场的土地推土施工作业,被我发现后,我同胞妹李瑶2人前去要求在目前未作任何赔偿的情况下停止作业协商解决。唐小辉当时说:“今天不跟哪个协商,给我打”。治安队员和黑社会人员在唐小辉的命令下一哄而上,抓住我的头发和两只手,对无任何还手能力的我头部和腹部以身体其他部位就是一阵猛打,李瑶看到我被围殴时她不敢拢来,于是跑开用手机对施暴现场进行拍照,被三名治安队员看到后跑上去把李瑶的手机抢了,取了储存卡后把手机甩在地上甩烂,然后抓住其头发用拳头狠狠击打她的头部。副镇长夏中华见此情景上去拉我走了,我当时已疼痛得无法行走,只有瘫坐在石头上喊救命,治安队员和黑社会人员听到其呼喊声就说:“你狗日的还喊得,我们再转去打安逸”。于是又转来了6人再次对我进行一通乱打。李瑶见打凶了,就给打人的说:“你们不要打了嘛,再打就打死了” 。打人的人员见我瘫在地上已动弹不得了才住手并扬长而去,唐小辉等人这时才收兵上车离开现场。

唐小辉指挥凶手打人时蓬南镇派出所四位干警和蓬南镇人民政府两位副镇长及4名工作人员一直在场,但未制止此事。围观群众二三十人都敢怒而不敢言。九点半钟发生此事后我在烈日下暴晒到十二点在他们一伙人走了后才被群众拨打120送到蓬南镇中心医院急救。送到医院时我当时处于昏迷状态,右眼被打得青肿了缝,无法睁开,面部、头部严重浮肿,经抢救苏醒后,我感觉头部和腹部剧烈疼痛,到下午4点左右我心里十分难受并出现强烈呕吐。医生根据当时严重的状况,建议立即转院救治,于是我的亲人才将我转到遂宁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此事发生后我的亲人向市县党政府发出求救信息,均无任何回音……

申述人:四川省蓬溪县蓬南镇钟山村六社养殖业主李丽                         2013年8月15日

(以下图片为受害人李丽家属本人提供并请求公之于众)

 

  

 

 镇镇政府竟然雇佣黑社会砍断农民双腿(图)  

  李志彬,四川省蓬溪县蓬南镇昆仑村1社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昨天(2013年8月16日)早上,仅仅是为了拆迁补偿一事,四川蓬溪县蓬南镇镇政府竟然雇佣黑社会将其双腿活活砍断!

   我在看到这一幅幅触目惊心的图片时,心在流泪,在颤抖,在滴血,在怒吼……

 

   以下是当事人刚刚向记者发来的第一手资料:

   遂光高速公路蓬溪县协商办蒋志材打电话通知李志彬、唐晴(当事人)回蓬南镇协助拆迁房屋一事,于是我(唐晴)与丈夫李志彬还有2岁的小女儿驾车回蓬南镇昆仑村1社,到达蓬南镇时,我把生病的小女儿放在了外婆家,于是我们夫妻俩驾车赶到昆仑村1社,当我们赶到现场时,房屋已经被拆了一部分,我家71岁的老母亲杜治秀和大嫂曹海英叫施工队不要拆,因为我们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正在这时,县协调办蒋志材,唐小辉,罗奇等人还有村干部李志能,邓兵,孙奇明等人在场,于是蒋志材叫我们夫妻俩到镇办公室解决问题,我们同意去镇上。

  就在我们夫妻俩刚上车准备驾车时,从我们车旁边大约50米的三辆白色驾车中突然跳出20几个人拿着砍刀,大约3尺长,还有1米左右的棍棒,还有些其它人插在背上有凶器的人,冲到我们车门前,把我们夫妻俩拖出来,抢走了我们的车钥匙并扭断,把我的手机当场抢走,我(唐晴)当时被一名穿黑色T恤的青年男子拿着棍棒把我按倒在地上并开始打我,我拼命求他不要打,我只需要合理的解决,于是他放了我,其它的20几名青年男子拿着砍刀和棍棒公民追打我丈夫,我找到我丈夫的电话准备报警时,他们把我丈夫的手机也抢去了,于是我拼命跑向丈夫想向前阻止,就在这时,另一名青年男子把我按倒在地,当时在拼命逃命的丈夫爬上了领居李玉碧家的平房顶上,可是追杀他的二十多名男子并没有善罢干休,其中的另外几个青年也上了房顶,就在这时,老公为了又一次逃命,于是爬上了李玉碧家隔壁家蒲永全家的瓦屋顶上,那二十几名青年男子还是不放过我丈夫,他们开始拿起了砖头,瓦块之类的东西砸向我丈夫,不到一会儿,老公的头被砖头砸了一个大洞,鲜血直流,就在这时,房顶上的青年男子并没了就此罢休,拿着砍刀,棍棒便冲了过去,把我丈夫的手脚全砍断了,并从房顶上推到了地上,骨头当场全裸露在外面,他们已经都打成这样子了,这时,还有几名男子拿着棍棒继续打我丈夫,于是我拼命扑在我丈夫身上,求他们不要打,放过我丈夫一命,他们这才拿着砍刀,棍棒驾车离去。

  在打的过程当中,政府官员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阻拦,这时我拼命求助,叫旁人打朋友(姚林)的电话,说李志彬被砍伤了,这时邻居安波紧急拔打了110电话,其它村民,村干部邓兵,李志能,孙奇明也同时拔打了120电话进行求助,大约过了几十分钟后,蓬南镇急救中心赶到现场,简单处理了伤口,抬上了救护车去医院抢救,(在抢救的路上,派出所才正往现场方向赶)蓬南镇急救中心看到伤势极其严重,(在抢救的路上,派出所才正往现场方向赶)于是马上转向遂宁中医院进行抢救,在并在遂宁中医院抢救了5-6个小时,同时在抢救的过程当中,头部主治医生张东下了1次病危通知书,此事发生的同时,我的亲人向镇政府以及镇派出所发出多次求救信息,而我丈夫在抢救过程中,我们多次拔打了县协调办蒋志材的电话,他都不接听电话,地方政府也无任何人过问此事,直到晚上七点半左右,蓬南镇镇长杜治林,县协调办蒋志材,唐小辉,罗奇等人才到医院过问病情,天理何在,法律何在,希望有关政府能还我们一个公道。

   纵然农民有一千条不对,难道所谓的“不对”就是你砍人的理由吗?即便你谋财可以暂且有饶恕你的“理由”,可你为什么还要谋人命?

  天理何在?法律何在?公道何在?

  这一幅幅触目惊心的图片让我的心在流泪,在颤抖,在滴血,在怒吼……

 

 

  以上图片为受害人亲属分多次向记者提供的、受害人图片,现在受害人还在四川省遂宁市中医院躺着……

 

 本图为受害人亲属两分钟前向记者提供的、受害人今中午拍摄的头颅CD照。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