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感觉老婆最近怪怪的,怀疑她已出轨,跟踪她之后我吓崩溃!20

时间:2013-10-22 16:31:48 点击:

  核心提示:第二十八章 ‘秘密’ (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我白了大亮一眼,我感觉我和他2个人都特搞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互相都觉得对方是傻逼,不过我和他在傻逼这点上又有点区别,区别在于他可能从始至终都觉得我一直是傻逼,但是我觉得他有时不那么的傻逼,有时却是是傻逼中的战斗机...
第二十八章 ‘秘密’ (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我白了大亮一眼,我感觉我和他2个人都特搞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互相都觉得对方是傻逼,不过我和他在傻逼这点上又有点区别,区别在于他可能从始至终都觉得我一直是傻逼,但是我觉得他有时不那么的傻逼,有时却是是傻逼中的战斗机,我这话怎么这绕呢?

  大亮没搭理我的眼神,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我们现在来总结下,首先你老婆前段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整个人神神秘秘的,其实从你的话语中,我分析出你老婆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事情,或者更确切点说应该是发现了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又因为未知的什么原因不方便或者是压根就不能对你说,接下来你以为老婆不跟你说的‘秘密’是出轨了,所以你便跟踪她,然后一直没捉到她出轨的证据,但是中间发生了很多怪事,比如你一个叫潇洒的兄弟突然想杀你,以及他之后的失踪,我们假设潇洒也是发现了什么秘密,这个秘密可能和你老婆的秘密是同一个秘密,也有可能是不相干的秘密,目前我们未知,但是潇洒发现的这个秘密和你老婆又不同,我们把这个秘密比作一个组织,你老婆发现这个秘密时,这个‘秘密’并不想杀了你老婆,但是当潇洒发现时,这个‘秘密’想消灭潇洒,所以潇洒着急逃跑,以此可以推断一件事,就是你所说潇洒要杀你,可能和他发现了这个‘秘密’有关系,当你老婆和潇洒全部消失后,你周围的怪事并没有断,那么说明这个秘密可能就在你周围,再或者详细点说,这个秘密可能就和你有关,可是看你这个二愣子样子你肯定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你现在好好回忆下最近有什么事情,是平时司空见惯却又觉得不正常的?”


说实话,听完大亮的话后,我被大亮的推理能力所折服,就简单的几件事经他这么一串联,真的有那么点头绪了,也难怪他可以暗中破那么多的大案还能全身而退,现在大亮让我想有什么司空见惯却不正常的事,我拼命的想了个遍几乎都是平常人不常见的诡异事,没什么司空见惯的事啊?我不清楚大亮为什么要我这样回忆?于是我问道:“为什么要我回忆司空见惯的事?”
  大亮这时目光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不过被我话吸引了后,他转过头说道:“你背后的那帮人不简单,我怕他们利用你什么朋友,我不直接说让你回忆你周围朋友的事,是怕影响你的思路,可是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这样的人连‘思路’都没有,几乎是没救的人啊,唉~~~~还是得我明说。”

  我又白了他一眼,这大亮人热心,也是个好警察,但是我敢肯定这人肯定不适合当老师,尼玛如果谁是他的学生,那估计将被会批得体无完肤,一辈子在自卑中度过。


我周围朋友本就不多,也没什么不正常的事啊,但是我突然想到了我的父母,记得那天晚上我父母突然来的电话,问我身体怎么样?这个电话看作很平常,其实平时很多时候我父母也会问这些情况,可是那天晚上太突然了,而且他们平时问我身体时都是先有别的事然后顺便问下,可是那天好像我父母是刻意打电话来问的,但是他们当时估计又想装作是不刻意的,这样反而显得更假,这是让人怀疑,可是我想着大亮说的是让我回忆分析周围有没有被利用的人,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我父母总不可能被利用来害我吧?虽说是养父母,但是我也不信啊,不过我还是决定说说我的想法,我看到大亮这时好像在看着我老婆留下的红酒,他的两眼放着光,我心想他别是个酒徒吧,我说道:“你看毛线红酒啊,跟你说个事,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是还是说说吧,最近唯一有一个司空见惯但是又不正常的事,就是某天我父母……(次数省略无数字),不过我也只是说说,我觉得我父母不可能害我吧,虽然他们是我的养父母,但是也不会害我啊,你说对吗?”

  我本以为大亮会跟我一样的想法,可是我错了,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看向我说道:“你父母是养父母?哈哈~~~问题就出在这,你父母肯定有问题。”


 我日~~我怀疑他刚才听见我最后的话没,我有点怒了,毕竟我养父母养育了我那多年,被人怀疑养父母就像是有人骂我父母一样,我说道:“不可能!你不要怀疑我养父母,OK?你如果怀疑他们,那你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我不需要你帮助。”
  大亮可能看我表情觉得我是认真的,于是他正了正表情说道:“不是怀疑他们啊,是怕他们被人利用啊,你也知道现在老人年纪大了,被些人一忽悠就会出这样以及那样的事,你说万一你养父母被人忽悠了怎么办?你难道不想他们安度晚年吗?”
  虽然我觉得大亮的话很对,我也点了点投,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你们觉得呢?
  大亮指着老婆买的那瓶红酒接着说道:“这瓶红酒我怀疑有问题,我想拿回去请人化验一次没问题吧?”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大亮刚才注意力是被这红酒里的‘问题’吸引去了!之前我跟他说过老婆最后消失前我们一起喝过红酒,难道大亮怀疑当初那红酒有问题?
  我还在思考着问题,想难道我老婆会在酒里放东西害我?不可能吧!!!这时大亮已经过去拿起了红酒说道:“还有什么事没?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啊。”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记起来了我的‘大事,’我老婆失踪到现在我都没报警!!我说道:“我要报失踪啊,我老婆失踪了。”


大亮不耐烦的说道:“报失踪你去找警察啊。”
  我说道:“你不就是警察吗?”
  大亮说道:“我可是‘超级警察’,这点小事你去找小警察吧。”说完就转身要走。
  突然我还记起了件事,我对着他的背影问道:“既然红毛不是部队那帮人一起的,那么你开始的分析就错了,红毛那帮人不铲除你,难道你不怕部队那帮人铲除你吗?还有我最近应该干什么?”
  大亮身影已经快消失不见,但是他的声音传来:“怕毛线,大象不在乎小蚂蚁,那么有资格做大象敌人的人会怕小蚂蚁吗?你呀~~~~~多动动脑子,至于你自己,你最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回头见!”
  他走了,虽说他是帮我,可是为什么我每次都感觉有股子闷气没处发呢?我正准备去把客厅的大门关好,可是这时我还真记起了另外件‘大事’忘记跟大亮说了,楼上那个变态罗子伦啊,我准备‘举报’他的,结果忘记了,主要是每次和大亮见面时我的大脑都再告诉运转,就像解数学题目需要不停的运算,怎么把这事忘记了?昨天晚上楼上的声音吵闹着我一晚都没睡好,今天晚上如果他还闹,那可怎么办啊?
  我想了想进屋拿出了大亮送我的匕首,这把匕首和我自己在新疆人手上买的匕首完全不一样,我自己买的和这把一对比,感觉一个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一个就是真正意义上可以杀人的工具。

  我把匕首放在荷包里就上去敲那个罗子伦的门,我决定今天‘教训’下他,让他不敢在这么‘放肆’,我已经想好了,等他一开门我也不进去,就在门口警告他小声点,如果他敢说话大声点,或者对我不尊敬,我就给他脸部一拳然后退回到单元过道,他只要敢出门我就不怕了。


 大亮不耐烦的说道:“报失踪你去找警察啊。”
  我说道:“你不就是警察吗?”
  大亮说道:“我可是‘超级警察’,这点小事你去找小警察吧。”说完就转身要走。
  突然我还记起了件事,我对着他的背影问道:“既然红毛不是部队那帮人一起的,那么你开始的分析就错了,红毛那帮人不铲除你,难道你不怕部队那帮人铲除你吗?还有我最近应该干什么?”
  大亮身影已经快消失不见,但是他的声音传来:“怕毛线,大象不在乎小蚂蚁,那么有资格做大象敌人的人会怕小蚂蚁吗?你呀~~~~~多动动脑子,至于你自己,你最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回头见!”
  他走了,虽说他是帮我,可是为什么我每次都感觉有股子闷气没处发呢?我正准备去把客厅的大门关好,可是这时我还真记起了另外件‘大事’忘记跟大亮说了,楼上那个变态罗子伦啊,我准备‘举报’他的,结果忘记了,主要是每次和大亮见面时我的大脑都再告诉运转,就像解数学题目需要不停的运算,怎么把这事忘记了?昨天晚上楼上的声音吵闹着我一晚都没睡好,今天晚上如果他还闹,那可怎么办啊?
  我想了想进屋拿出了大亮送我的匕首,这把匕首和我自己在新疆人手上买的匕首完全不一样,我自己买的和这把一对比,感觉一个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一个就是真正意义上可以杀人的工具。

  我把匕首放在荷包里就上去敲那个罗子伦的门,我决定今天‘教训’下他,让他不敢在这么‘放肆’,我已经想好了,等他一开门我也不进去,就在门口警告他小声点,如果他敢说话大声点,或者对我不尊敬,我就给他脸部一拳然后退回到单元过道,他只要敢出门我就不怕了。


 第二十九章 上楼(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这个是为了1900票加更)
  走到罗子伦门口时,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虽说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不过还是有点小心慌。
  ‘咚咚’随着敲门声响起,我的心也紧张了起来,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我知道他一定在家,不可能昨天闹了一晚上,白天还有精神出门,这个罗子伦每次都是这样,我轻轻的敲门都不理我,我想着就来气,这是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正准备大力敲着门时,忽然我感觉到背后有一阵凉气,这样的感觉很突然,就像背后有一把匕首正对着我一样,随时可能都会插入到我的体内。

  虽然是大白天的,但是我还是有点害怕,难道是罗子伦那变态刚才出门了,在我刚才全神贯注敲门的时候他又回来了,然后他现在看到我‘嚣张’的背影决定教训下我?我静下心来努力听着背后的动静,想捕捉到点什么,我的脑袋也在以非常微小的速度回着头,可是这时背后传了一声凄凉的声音‘你~~是~~谁~~啊?’


 鬼啊~~~~’听到这个声音,我已经是慌了心火,我二一添作五,尼玛瞬间往楼上跑去,头都不敢回,这还得了?大白天的碰鬼。
  ‘小伙子你跑什么啊?’楼下传来一女人的声音。
  咦~~这次的声音怎么听得还很正常?我退回到了楼梯拐角,小心的看着刚才我后面那个‘人’,是个老太婆,年纪看着很大,不过头发到是挺黑,人看得相当精神,她看见我在偷偷看她,她说道:“你到底是谁啊?刚才我看你对着我家小心翼翼的敲门,我以为你是什么坏人,把我老太婆吓着了。”
  听她的语气,我已经敢肯定她一定不是鬼了,我心稍微安稳了点,可是她说话好奇怪,我小心翼翼敲门,她怕什么?还把她吓着?而且看她样子不像我们单元里的住户啊,虽然我搬来不久和周围邻居不熟,但是最起码还是知道我们这单元大概住了哪些人的,现在我倒是是好奇起来她到底是谁了,我慢慢的走了下来,看了看她问道:“老奶奶,你是谁啊?”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瞪着我说道:“你又是谁啊?这话应该我先问吧,毕竟是你在敲我家的门,还有,不要叫我老奶奶,我又不老。”


  我惊诧道:“什么?你家的门?我敲的是罗子伦家的门啊!”说完我还用手指着罗子伦家的门,我怕以为她年纪大老糊涂了,我的目光还在扫视她的全身,我怀疑她是不是老年痴呆症患者,我想看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老年人走丢失后使用的‘身份牌’。
  她估计发现了我在她身上到处乱看,她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那样子就好像害怕色魔一般,她说道:“你不光是神经病还是个色魔,要看就回去看你妈去,什么罗子伦?我听都没有听过,这是我的家,我姓杨名海燕,你是脑袋有病?还是怎么了?”说完,那老太婆往后退了一步,离得我更远了,她那神情就感觉我随时会吃了她一样。

  我感觉这个老太婆一定是脑子有问题,而且我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现在一定也这样认为我,我也不想和个老太婆为这个事继续纠结下去,万一她随后突然晕倒在地上,再吐个涂抹啥的,我还说不清了,我当她的面掏出手机拨打了110,很快电话接通,我把关于我老婆失踪以及楼上邻居变态的行为全部说了出来,等110来的期间那老太婆并没有管我,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说我是神经病,也懒得管我了,然后当我面大摇大摆的掏出钥匙开了门,我看到门内侧那张符纸还是贴在那个位置,我心想难道这个老太婆是罗子伦的奶奶?我想了想罗子伦还是很苦逼的,自己是神经病,老婆脑子坏的,奶奶脑子也是坏的,哎~~我突然觉得我这样报警,是不是良心有点太黑了?


 我现在觉得一个人站在罗子伦家门口也没什么意义,我干脆回到家里去等,110警察过了’很多会儿’才到达我家,一共来了3个警察,先是问我老婆的事,我并没有把老婆失踪前诡异的部分说出来,也没说怀疑她出轨,因为我了解他们警察,如果我说了诡异的部分,警察会以为我脑子有病,回去压根不把我的事放心上,如果我说怀疑老婆出轨,那他们会认为我老婆是跟人跑了,就更不会把我的事放心上了,我只有半真半假的撒谎,我说:”我老婆前段时间总是接到不知道是谁的电话,我问她,她也不说,每次接完我的电话就会偷偷出去,我有次跟踪发现她是在看二手房.我一直没捅破她看二手房的事,想继续观察,,结果她最后跟我说想搬家,至于为什么要搬家,她只是一脸惊恐的表情,而并没有告诉我,最后那天我们吃完晚饭后,她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她出去前还叮嘱我让我小心周围的人,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到底是怎么了,警察同志你们觉得呢?”同样的事经过我的‘稍微’修改,味道就变了,我故意把一些事说得很模糊,我更希望的是警察自行去思考,这样对我是有利的,嘿嘿~!
  其中一个警察想了想,说道:“你的老婆初步判断可能是遭人威胁,严重点说是被人绑架了。”
  我使劲的点点头,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这些话可是从警察嘴里说出来的,可不是我,而且我只需要能找回老婆就行,至于怎么找回的我可不管。
  另外2个警察在我房子查看着一些关于我老婆的物品,刚才那个警察继续说道:“你老婆的事只是初步这样判断,一切还是等之后我们回去后再定论,对了,你不是还报警说你家楼上有变态吗?”

  我心知警察已经把我老婆的事放在心上了,接下来便是对付变态罗子伦的事了,为了表现出楼上变态的可怕,我一副尼玛被人迷奸后还爆了菊的神情说道:“楼上这人说他是变态那是夸奖他啊,请听我慢慢道来。”我顺手拿出了根烟给自己点上,其实我是在动脑子怎么编造谎言,因为我发觉警察很吃我这一套。


 那警察并没有接我递过去的烟,我也没在客气,自己点了根缓缓的说道:“楼上的人我去过他家一次,发现家里好多摄像头,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而且那人家里都不开灯的,他家有个女人,那女人总是惨叫啊(故意不说是他老婆,让警察脑补),而且他家夜晚总有响声,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撞击木头的声音(我故意说得很模糊,让警察自己脑补),警察大哥你不知道啊,我老婆失踪后,本来就心力憔悴,再加上楼上那人,他如果每天干自己变态的事我不管,可是每天都发出那声音我可受不了啊(其实就昨天有声音,我的目的就是让警察找他麻烦,就算我有的是撒谎的,可是他毕竟有问题,我量他也不敢造次),这样下去我会得神经病的。”

  警察想了想,还问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他还警告我说,如果我撒谎了可是要被捉进去的,尼玛警察这个明显是吓唬我的,我天赐哥是什么人物?以前上学考试试卷都偷过的人,会怕这点小事?我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说绝对是真的,警察被我说脸上一白一黑的,我知道效果达到了,这时另外2个警察也检查完我老婆的物品出来了,他们三个一商量就准备和我一起去楼上,我连忙拉住他们说道:“你们还没听我说完啊,今天本着邻居之间应该和睦相处的宗旨,我想先单独去找楼上的邻居沟通一下,可是我发觉那男的不愿意出来,后来她的奶奶出来了,但是她奶奶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脑子有病,硬说楼上没有罗子伦这个人,我看这奶奶年纪较大也不方便和她争论,这才报得警,现在是这样的啊,你们上去调查下就行了,我就不去了,以免那老奶奶见到我后,和我吵架什么的,万一她出了什么好歹,那最后肯定得我背黑锅啊。”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