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感觉老婆最近怪怪的,怀疑她已出轨,跟踪她之后我吓崩溃!21

时间:2013-10-22 16:32:42 点击:

  核心提示:第三十章 闹鬼的房子(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那几个警察听到我说的话后,一副为难的样子,我心想:你们为难个毛线啊。不过我嘴里还是温和的说道:“怎么了啊?有什么不妥吗?你们快上去调查啊。”  其中一个警察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报警是你报的,你作为当事人必须和我们一起...
第三十章 闹鬼的房子(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那几个警察听到我说的话后,一副为难的样子,我心想:你们为难个毛线啊。不过我嘴里还是温和的说道:“怎么了啊?有什么不妥吗?你们快上去调查啊。”

  其中一个警察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报警是你报的,你作为当事人必须和我们一起上去啊,你如果不去,万一??????”说完他和其他几个警察互相看了看。

  我心想这几个虎逼警察真烦人,算了,为了整治楼上那人我估计只有一起上去了,我立刻站起了身,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走走走,我和你们一起去,但是等下那老太婆如果怎么着了,你们不能赖我啊,到时要当我的证人啊。”

  那几个警察点点头,我们便一起上了楼去,刚到楼上门口,那门却自己开了,我立刻戒备起来,心想别不是罗子伦出来吧?不过再以看,是那老太婆好像正准备出门,看到我和3个警察,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会吃一惊,而是一副非常淡定的表情,问我们有什么事,她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其中带头那警察立了立身子,然后把我报警的情况都说了出来,说是怀疑里面有危险人物,这次那老太婆不光没有我想象中的和我吵架,反而很配合,她听完警察的‘开场白’后,藐视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几位警察同志,我和你们说,你们旁边那小子是神经病,你们信不?他报案说我房子里有变态,我本以为你们警察不会相信,可没想到你们真的来了,我这屋子已经空了几年了!从来就没人住过!怎么可能还有个叫什么罗子伦的男人?”

  听到她这样说,我尼玛立刻仰天长‘笑’啊!!我拉着旁边一个警察的衣服指着那老太婆说道:“我都告诉你们了,她就是个神经病,你们不信,大白天的还说糊话,明明她家住了人却说没有人住,我亲自去过她家的,里面家具齐全!哈哈~~~这完全是一家子神经病。”

  被我拉着的警察好像并不为我所动,他现在一副不知道应该相信我还是相信那老太婆的感觉,那老太婆并没有因为我嘲笑而有异样,相反她看我的眼神更加的藐视了,我隐约感觉有点不对,守住了我的笑容,这时那老太婆对着那几个警察说道:“要不然这样,警察同志你们来我屋子看下吧,你们看了这屋子就知道里面是不是有人住了。”

  那几个警察同意了老太婆的说法,于是她让开了一条道,那几个警察依次进了门,留我一个人在门外,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我嘴巴张着老大看着那老太婆,她这时一副非常淡定且还微微一笑的神情看着我说:“怎么啊?你不敢进来?”

  我心里琢磨着这老太婆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还说让我们进去就知道有没有人住了?她哪里来的这大的自信?未必是她想把我和这几个警察都骗进去,然后一起‘灭口’?绝对是这样的,她估计仰仗着她一家子都是神经病变态,神经病变态杀人不犯法的,所以不怕我们,我牛逼的天赐哥才不会上这个当呢,想明白了后,我立刻大声的朝着她屋子里喊道:“几位警察同志你们还是出来吧,这屋子里面黑漆漆的,要是有人埋伏你们就不好了,我这也是为了……”

  我话还没说完,那3个警察已经出来,他们3个的脸都铁青,我就算再傻逼也看得出情况不对,不过我还是心存侥幸,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几位警察大哥,你们在里面有看到什么情况吗?”

  那几个警察都没说话,而是给我让开条道,意思好像是让我自己进去看看,这时好奇心已经占据了我心中的恐惧,我心想里面到底有什么可以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没有人住?

  我这时也顾不了警察铁青的脸以及老太婆藐视的眼神,我快速的冲进了屋子,里面还是没有任何灯光,可是却不暗,因为这时房子里2间卧室的门全部被打开,窗帘也被拉开,借着外面的阳光让我能非常清楚的看清房子里面,随之我也陷入了恐惧当中。

  我的恐惧来源于对自己的不肯定,这间房子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布满了灰尘,整间屋子没有任何的家具、电器,连电灯都没有,2间卧室里也几乎什么都没有,我抬头看之前的摄像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整间屋子就好像真的好久没有人住过一样!!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见鬼了?还是真的我得了神经病?我这时记起了门内侧那张符纸,我看了眼门,那符纸还在,我像发现新大陆般兴奋,因为这张符纸的纯在证明了我确实来过此房间,要不然我会以为我经历的那一切全部是幻觉,我指着那符纸对着警察说道:“这张符纸我之前来这屋子找罗子伦时见过,这间屋子肯定有叫罗子伦的人!”

  那老太婆看着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要再发神经病了,刚才你报警之前不是在门外看见过我门内的符纸吗?你为什么就非要说进来过我屋子?”她说完我感觉她的眼角好像嘲讽般漂了我一眼。

  啊~~~什么?刚才她是故意让我看到门内侧那符纸的?这老太婆不会心机这么重吧?这时我旁边的一个警察开口说道:“老奶奶啊,先不说你房子里到底住过一个叫罗子伦的人没有,可是这房子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布满了灰尘,也不像是能住人的啊,那你现在是……”

  那老太婆有点轻视的语气说道:“谁说我住这了?我名下的房子多了去,我今天是闲来无事来看看,更重的是一种怀念,这个是我走了多年老伴的家,他生前我们两个就一起住在这里,挺开心的,他走了后,我不想触景伤情所以就搬离了这里,我就回忆下过去而已,等下我就走的。”

  那个警察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门内这张符纸是~~?”

  那老太婆这时一副阴森森的表情越过警察看着我说道:“这房子可是闹鬼哟!我请过专门的人来看过,据说这鬼很厉害,那高人就朝房子里面贴了张符纸,不过能不能化解还是看机缘。”她说完嘴角微微的一笑。

  这老太婆我总感觉哪里有问题,可是我又说不出来,当老太婆说完后,也是怪,瞬间就感觉到一阵阴风吹来,不过看到我旁边那几个警察好像跟没事人一样,我的心就没那么害怕了,那几个警察估计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应该相信我还是相信那老太婆,可是我想应该他们多半相信那老太婆了吧,因为他们随后就例行公事一般问了些无油烟的话,比如问我罗子伦见过几次,每次是什么时间,然后让我大概形容了罗子伦的体格,年龄,带个眼镜,总是一副和善的笑容,然后警察还问了我有没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我心里边对警察说去年买了表的,边竖立起三根小手指诅咒发誓我没有神经病,接着警察让我和那老太婆签了字之后他们就走了,走之前告诉我老婆的事会立刻调查,至于罗子伦的事他们就并没有再提,我心里也‘明白’,所以没有多问,随后我也不想跟那老太婆多呆,便先回自己的房子里了。

  回到家里没一会儿,我还没休息多久,我的门又被敲响了,我开门一看是一个看得非常魁梧的大汉,一脸的凶样,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道:“你给我出来,下面我老板要找你有事。”

  如果换平常有人敢对我这样的口气,我立马大骂,再不行开打,我堂堂体育生会怕这样的人?可是现在不是‘平常’,门口这人估计2个体育生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何必自讨苦吃,我堆着笑脸答应了他,然后在他的监视下我拿了钥匙就跟他出门了。

  我心想能有谁找我啊?还找得这么的急,我怀着忐忑的心里跟着那个凶汉。

  我在他的‘押送’下很快便到了小区门口,一辆奔驰商务车停在小区门口,我被那人安排上车后,就看到一个‘老熟人’----那个叫杨海燕的老太婆!


第三十一章 认人(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我一看到是她,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尼玛一个老太婆能坐得起这牛逼的车,还有手下帮她做事,之前听她说她房产多,我印象里最多是个收租婆的样子,可是现在看来她远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不过眼下我更好奇的是她找我有什么事?我努力回忆着刚才的细节,心想她不会是想现在打击报复我吧?如果是那样我就完了!

  我看着她绷着一张脸,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担忧,有句话不是叫伸手不打笑脸吗?现在老子心里担忧得要命,看到车外那凶汉,我的心脏突突突的直跳,真心笑不起来啊,可是一想到如果现在不笑,那等下车外那凶汉估计会把我打到哭,于是我用尽全部力气终于把脸上的肌肉挤出了笑容说道:“杨阿姨,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我先开口说话,那老太婆脸上倒是一惊,随后她笑了笑看着我,这次她的笑容反而很和蔼可亲了,可是她还是不说话。

  我心里琢磨着她现在这是演的哪出戏啊?喊我上来又不打我又不骂我的,现在还不说话,难道她有什么更毒的招数?我灵机一动,尼玛我干脆逃跑算了,我想时迟那时快,我瞬间就把车门打开了,车门一开我一个箭步就跑了出去,可是还没跑多远就被那凶汉被捉了回来,又再次把我丢进了车里,我现在已经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我只有挤出点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阿姨,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啊,求您原谅我啊,我再也不惹您了,我错啦。”边哭还边用手擦着眼泪,这样显得真实。

  我用手擦眼泪的时候偷偷从手指缝里看了她一眼,想看她会不会被我的眼泪给动容,可是尼玛她压根没什么表情,当我的心底真的准备放弃时,她这时递过来了一张纸巾,说道:“先把眼泪擦干净吧,你怎么这窝囊啊?刚才在单元里时,看你那样子到还和以前的他有几分相像,可是现在???”

  我听他这话好像是话中有话,虽说我目前不能明白,可是至少我能感觉出她对我没恶意,我急忙把眼泪擦干净,然后毕恭毕敬的坐在她的对面等待她发话,她看到我这个样子又笑了笑说道:“你别这拘束,小伙子,其实我并不讨厌你,刚才在楼上时我倒有点欣赏你,我找你来是想你帮我认个人而已。”

  听到他说帮他认人,我就更觉得奇怪了,我连她都是才认识,怎么能帮她认人?不过奇怪归奇怪,我现在更多的是好奇,我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从她的小皮包里掏出了一张照片,这老太婆这大把年纪了,竟然还用这么时尚的皮包,她把那张照片递到了我面前,说道:“这个人你认识吗?”

  我看她的表情很凝重,然后仔细看了眼照片,我日~~~照片上的人是罗子伦!我惊讶得差点从车上的沙发上摔倒地上,因为刚刚我还在否定自己,以为自己是神经病或者见鬼了,可是现在却又出来了罗子伦的照片,我的世界观彻底颠覆了,我颤抖的说道:“阿姨,您不是说不认识罗子伦这个人吗?您的那间屋子不是很久没人住了,还闹鬼吗?您现在这出戏是什么意思啊?阿姨~~我胆子小啊,说实话我蛮怕啊!”

  杨海燕过来拍了拍我的膝盖,算是安慰我,不过紧接着她又说道:“这个人就是你说的罗子伦?你仔细看下,穿着打扮也是一样?”

  我对她的话觉得奇怪,照片里的这个人绝对是罗子伦没错,我又不是智障,不可能连个人都认不清,不过刚才因为只看到照片里罗子伦样子把我着实惊住了,现在仔细看来好像照片里的人确实有点不同,照片里的罗子伦是在某栋很老式的楼房前面照的,身上的服装是一套国民党的军装,脸上带副眼镜,不过那眼镜是那种现在看来很老式的‘古董’眼镜,而且整张照片看起来好旧,就好像是几十年前的照片,照片里的罗子伦也有点怪异,一般照相的人都会面对镜头,面带着微笑,可是照片上罗子伦的眼睛却看着镜头外他的左方,从表情上看得出他好像很焦急,这照片怪就怪在,既然都很焦急了,那为什么还要照相?我把照片翻过来看了眼,上面写着一行小字,1949年--田海作。

  我看完照片后一头的雾水啊,本来确定这个人就是罗子伦,可是仔细看了照片后,很明显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罗子伦,因为照片上的人应该是上世纪中期一个国民党的军官,就算现在还活着年纪也应该相当大了,至少和我面前这个杨海燕比应该差不多岁数,我这里心里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难道我最先开始的猜想是对的?罗子伦就是杨海燕的孙子?照片上的人是罗子伦的爷爷?对~~绝对没错,开始我瞎猜的‘神经病一家’是对的!

  于是我把照片还给了杨海燕,我说道:“这个人相貌和罗子伦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打扮什么的却不一样,我相信这个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罗子伦的爷爷吧?但是阿姨,我现在就有个疑问了,既然你认识罗子伦,那为什么刚才却说不认识?除非罗子伦改过名?”最后一句话又再一次显示了我牛逼的智慧。

  我说完后,本以为她会顺着我的话继续说,可是杨海燕却是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说道:“我真的佩服你小子,你为什么不去当作家?你的想象力真丰富,我杨家的人会欺骗你?罗子伦我说不认识便是不认识,照片上的人就是我死去的老伴,不过这是他年轻的时候,我们2个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后代,刚才听你对警察表述那个所谓的罗子伦的样貌时,让我想起了我的老板年轻的时候,所以我抱着试试看的心里请你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他,可是我那房子确实许久没人住过了,难道……”还没说完她的双眼已经有点发红,声音有点点哽咽。我知道她没有撒谎,说的是实话,要不然不会那么动情。

  可是现在问题是她尼玛到是动情了,可是我尼玛却惨了,他们没有后代,那么唯一能解释罗子伦和田海作长一样的原因就是我碰鬼了!这太坑爹了,真的是人衰起来干什么都衰,老婆不见了,兄弟要杀我,还碰鬼,这可怎么办啊?

  我颤抖的问道:“你说你家闹鬼是真的吗?”

  杨海燕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是后来住过这房子的我一个亲戚说的,我想问问那个叫罗子伦的跟你说过什么吗?”

  我现在已经确认我是碰鬼了,我本无心在理这老太婆,可是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还是把我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其实罗子伦和我的话并不多,我能说的都说了,我连把在房子里看到的女人,还有墙角的摄像头全部都说了,杨海燕听完我的话后眉头拧到了一起,半响没有说话,我心想我的任务就是认人,既然已经完成了,就没必要在呆下去了,至于我碰鬼的事还是我自己想办法吧,我正准备默默告辞时,杨海燕喊住了我,给了张名片给我,她说道:“我杨家的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但是今天我确实请你帮忙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可以找我。”我低头一看名片是特殊材质的名片,似乎都撕不烂,上面内容却很简单,不像现在社会上有的人名片写着这样或那样花哨的头衔,她的名片上面是她的名字—杨海燕,没有写任何头衔,下面是公司---长城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再便没有其它任何字样了。

  这家公司我听过,上过国家电视台的,可是幕后的老板从来没人见过,一般都是他们公司的CED出面面对各种媒体,想不到今天我可以亲眼见到‘长城风投’的老板。


 第三十二章 父亲再次的电话(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我收好名片后,也没在多想,和她道别便下了车,但是我下车前看她好像在递给我名片后就陷入了沉思,从我刚才说完房子里的事后,她就一直这样,我也懒得在搭理她,管她再思考什么呢,至于她说的欠我人情,我也并不当真,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车,快点忘记罗子伦的事。

  下车后说良心话我现在也不想回家,因为心里真的是极度郁闷,我点了根烟随意的在街上逛着,白天在街上到处逛逛,偷偷的看下街上的丝袜美腿,别提多开心了,一切的烦恼暂时都可以放下,下午的时候还跟大亮打了个电话,跟他说了今天我报警老婆失踪后我对说警察说的那些话,想问下他我说的靠谱不,警察会把我的事放在心上不,大亮骂了我两句,说我对人民的警察太没信心了,随后他说在找人帮忙化验那红酒,很忙,没时间和我多说,便挂了电话,大亮这样的人就是这样的,明明是在帮我,我本应该感谢他,但是我却还是憋着鼓气。

  我的手机这时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我父亲的电话,我心说父亲又有什么事啊,接通电话后,父亲说道:“儿子在干什么啊?忙不?”

  我现在其实也不想跟父亲多说什么,主要是没心情,我说道:“不忙不忙,有什么说吧,别和你儿子拐弯抹角了。”

  我父亲在电话里笑了下,说道:“还是儿子了解我,你不是让我拜访潇洒的父母吗?他们好得狠,现在就在我的旁边,你等等啊。”我听到电话里我父亲让潇洒的父亲来接电话,潇洒的父亲接了电话后,还没等我开口就先说道:“天赐吧,听说你很关心我啊,谢谢关心啊,叔叔和阿姨很好啊,呵呵~~”我还没开口说什么,他就把电话又转交给了我的父亲,我父亲说道:“他父母都还好,对了,天赐我有件事和你说下啊,下个月我可能要去下池塘去,就这啊,我还有事先挂了。”

  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我父亲就挂了电话,但是我并没有打过去,我父亲这个电话太怪了,怪到除非我是一个傻逼,要不然轻易都知道有问题,可是我现在没时间思考问题,因为刚刚在我打电话时,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又出现了,可是我明明用眼角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人监视我,可是我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的,我虽然现在不想回家,因为一想到我家楼上就是闹鬼的房子会觉得害怕,可是比起这个害怕,我更怕的是那种莫名的被监视的感觉。

  我现在也不管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了,急忙往家赶去,我又不想跑,我怕真的有人监视我,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我几乎是‘竞走’了,很快便到了家。

  到了家里急忙点了根烟,我需要烟现在才能冷静,才能思考刚才父亲的话,刚才那通电话有2处怪异的地方,第一处:我明明记得让我父亲找潇洒的家人是要问下潇洒的事,可是我父亲好像故意忽略了这点,只是让潇洒的父亲和我通话,而且此次通话说得好听些是通话,说得不好听就是单方面听潇洒父亲的声音而已,并没有机会进行沟通。第二处:我父亲说下个月下池塘去,而且不等我说下句就急忙挂电话,那肯定是想堵我的嘴巴。

  我小时候和父母住的房子旁有一个小池塘,每次我和父母出门要回家的时候,都会说成是‘下池塘’也就是回家的意思,这个是我们家里平时一家三口之间才懂的话,以前那处房子早就已经拆掉了,现在我和父母就2处房子,一处是他们住的房子,一处是我的房子,我不懂他说的回家是回他们自己的家还是回我的家?如果说是回他们自己的家,他们天天再家谈何再‘下池塘’呢?难道是说下个月要来我的家?可是父亲没具体说是哪天啊?他为什么要用暗语呢?要不是父亲急着挂电话,我真的想在电话里问问,不过辛亏因为父亲急忙挂电话,反而提醒了我,让我不会说错话,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有个想法,难道我的父亲知道点什么事?我思来想去也想不出父亲能知道什么,再跟父亲打电话问他估计也不妥,父亲不想在电话里说明自然有他的用意,现在看来只有等下月父亲过来之后再问了。

  接下来随便又看几眼丝袜美腿便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浑浑噩噩中度过,大亮那边问他情况,他总是说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那种一分钟上千万进出的老板,派出所那边关于我的报案,首先说关于罗子伦的吧,警察说全国叫这个名字的不到300人,然后从他们的系统资料里筛选了符合我描述要求的的人不到30人,这30人我照片全部都看过,可没有一个是罗子伦,最后警察跟我说是不是别人用的是化名?另外的警察又委婉的问起我有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我差点想上去扇他几耳光,那些警察估计也看出我不是开玩笑,便没在说 的事,至于罗子伦的后话我在这也得说下,我回家后专门问过我们这单元的邻居,问他们认识罗子伦不,他们都是一一摇头,而且都说几乎没看到那间房子有人住过,那个叫罗子伦的不知是我幻觉,还是什么的人,就这样消失在了我的生活中。

  派出所那边关于我老婆的事,他们到是很用心在寻找,因为大亮可能在中‘作梗’了的,中国这个社会现在是干什么都要‘关系’,哎~~~不过警察们在怎么认真关于我老婆的事还是没有消息,这期间也没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如果非要说奇怪的事,那就是我老婆失踪后,我的岳父岳母竟然一个电话都没再来过,就连我主动打电话过去,也是不接。

  关于潇洒那边,警察也在尽力寻找,可是结果和我老婆这边一样,毫无音讯,其实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已经早就原谅潇洒了,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胜似亲兄弟,而且现在我的压力很重,我真的很需要一个可以让我倾诉的人。

  浑浑噩噩的过着,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偶尔有发生,不过我现在已经渐渐习惯,觉得只要不伤害到我到也没什么,其实不习惯也没得办法啊,我和警察说过,那些进出又是一副‘你别是神经病吧’的表情看着我,我说实话我对警察的印象真的是越来越差了。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大亮给我个电话约我出去坐坐,其实我真的不想出去,这半个月我连计程车都没有去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出门,只想窝在自己的家里,觉得家是我的避风港湾,我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出门的,我本想跟大亮商量下来我家算了,可是大亮坚决让我出去还是约的上次的那个咖啡厅,我没办法只有出去。

  很快我便出了小区门口,正准备往咖啡厅走去,这时一个人突然从后面拉了我胳膊一下,我出于本能回头一看,是大亮,我刚准备问他怎么在这,可是大亮给我了个眼色,我立刻明白他是让 我不要说话跟他走,我眨了2下眼表示明白,就默默的跟在他后面,我发觉大亮并不是朝咖啡厅走去,而是另外的方向,我还没跟大亮走多久,那个被监视的感觉就又出现了,而且很明显,这次被监视的感觉是半个月来最严重的,我四周到处看了看,周围都是普通的行人普通的商贩,真的是无法区分谁是监视我的人,我想是不是提醒下大亮有人监视我,可是大亮却一个劲的低头往前面快速的走着,并没有给我问他的机会。

  突然大亮回头拉着我的手腕快速的往前跑,我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要跑,可是我相信现在跟着大亮跑一定没有错。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