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感觉老婆最近怪怪的,怀疑她已出轨,跟踪她之后我吓崩溃!22

时间:2013-10-22 16:34:09 点击:

  核心提示:第三十三章 红酒(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大亮走的速度很快,我茫然的跟着他,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大亮这时在前面突然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你老婆要害你,那红酒里有毒,看完就吃掉此纸。”  我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大亮突然停了下来,我差点...
 第三十三章 红酒(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认准作者ID:非常英勇的狮子)


  大亮走的速度很快,我茫然的跟着他,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大亮这时在前面突然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你老婆要害你,那红酒里有毒,看完就吃掉此纸。”

  我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大亮突然停了下来,我差点撞到他,他对着我笑了笑说道:“我刚才是锻炼下身体,走,我们去喝咖啡去。”他说话归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是盯着我手中的纸条,我明白他的意思,赶忙把纸条吃了下去。

  在我吃纸条时,我有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周围的监视感那瞬间多了几倍,甚至有的路上给我感觉连路都不走了就停在那盯着我,当我吃完纸条后,再放眼望去,刚才被监视的感觉瞬间就没有了,而且几乎消失殆尽。

  大亮看我吃完纸条后,让我跟他一起去了咖啡厅,我们找了个座位随便各自点了杯喝的,大亮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他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扫视着四周,他的样子非常得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尼玛今天中了彩票,他也不看我,他非常大声的说道:“天赐啊,刚才那纸条的事你可得注意啊,要放在心上。”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觉得他太不可思议了,刚才那些举动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纸条上的字,可是现在却故意这么大声的说,我还没思考完,大亮这时对着笑笑说道:“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要这么大的声音?因为我是想试探一件事,那就是监视你的那帮人到底敢不敢伤害你或者是强迫你干你不喜欢的事,现在事实证明他们只是监视你,包括上次你突然在咖啡厅消失,他们也只是因为你消失会让他们‘监视你’这个任务失败,所以才会现身来找你,可是现在当你在他们视线范围内时,不管发生什么他们也不会在现身了,不过我现在也不敢肯定我的推断一定正确,除非我们继续试探,比如我突然带着你跑不见了!”

  我觉得大亮说的话每次都是那么的在理,可是我现在又不由得为大亮担忧起来,大亮知道我背后那些人的存在,还用一些方式激怒他们,难道不怕他们找大亮麻烦吗?虽然大亮说的‘大象理论’很对,但是我还是很担忧,我把我的担忧说了出来,还劝大亮做事还是低调点,不要那么的高调,其实我们的谈话完全可以在我家里进行,何必非要为了‘试探’而在外面呢,唉~~~大亮这人做事就是这样的。

  大亮听完我的话后大声笑了笑,说道:“你就别为我担心了,走,爷我喝完咖啡了,现在去你家去商量正事。”说完他就大口把桌子上的咖啡一口喝掉,嘴里还骂咖啡这么难喝,怎么有些人这么喜欢喝。

  我们一起到了我们家后,我才觉得彻底的‘安全’了,因为不管怎么着,家里是不可能有人监视我的,大亮往我的沙发上一靠,一点客气都没讲,自顾自的点了根烟,我现在可没他那闲心,我问大亮到底那纸条的事是什么意思?因为刚才纸条的事,我的大脑一片混乱。

  大亮正了正身子表情严肃的说道:“那红酒经过化验是有毒在里面的,只要是人喝了就会立刻死亡,而且这个毒药比较高级,在死亡后7小时内会自动挥发,法医检查也只会认为你是喝酒喝死的,你仔细想想当时你和老婆一起准备喝这红酒时的对话吧,想想有哪不对的地方。”

  我记得当初老婆买红酒时,我就觉得很突然,而且在我和老婆聊天几次我想端起酒杯把红酒一饮而尽时,老婆好像都没让我喝,而且我记得最重要的一点是当初我在桌子上说的最后一句说的是“老婆。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当时我说完就准备把酒全部喝下去,可是老婆却拉住了我的手,他还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说完她的眼睛很明显当时是看向酒杯的,当时我以为她是因为出轨的事,觉得愧对我,她不好意思才把脸对向酒杯的,而且也不想因为我一口喝那么多酒而醉掉,难道我当时想错了?我的大脑现在越来越慌张。

  我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每个微小的细节,现在细细想来,我发了个问题!是不是我当初说的‘知道一切’我认为是说知道她出轨的事,但是她会不会以为‘我知道的一切’是大亮所分析的那个‘秘密’??因为沟通的问题,让我和老婆都误会了,难道那个‘秘密’甚至可以让我的老婆用毒酒来害我???

  我的眼泪止不住刷刷的下来了,比起眼泪我的心现在是疼得厉害,老婆会要害我?怎么说我都不信,可是细细回想当时的细节,好像真的是那样,再联想到老婆失踪后,后来进我房子里的那男人,他进来时是满脸的笑容,而且他还有我房子的钥匙,这尼玛就算是傻逼也会想到老婆想杀我后和那男的通奸,要不然怎么会有个外人有我家的钥匙?妈的比,那个贱女人果然还是背叛我了,之前的什么搬家,什么让我一定相信她都是骗人的,她就是个戏子,目的就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然后杀了我,因为伤心和气愤我现在整个身体都抖动,我发誓我要报仇,我要花我一辈子的时间找到这个贱人然后杀了她,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她晓得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了,我就一个念头‘杀她。’

  大亮这时站了起来过来拍了拍我肩膀说道:“兄弟别伤心了,女人嘛,看开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还有件事要和你说说。”

  虽然我现在还是满腔的怒火,可是我并没有失去理智,相反因为愤怒我整个人都进入了亢奋的状态,我笑了,我真的笑了,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太亢奋还是怎么回事,我的整张脸都在笑,我脸上的肌肉已经不受我控制的在抽动,抽动的‘效果’就是我在笑!我看着大亮说道:“嘿嘿~~还有什么事你说,嘿嘿!”

  大亮被我现在的样子估计给吓着了,不过他还是定了定神,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张照片,上面是拍的一张素描画像,我仔细一看,这个就是那个‘红毛’的素描,大亮说道:“这个是我们警察内部的专业人士通过我的描述画的红毛的素描,你看下像不?那个红毛的事我特地拜托人帮我查了下,可是这个人没有任何资料!!”

  我说道:“嘿嘿~~红毛怎么会没资料?”我之所以这样问,也是因为我因为查罗子伦的事而知道警察他们的系统有多么的强大,输入个姓名都可以查到很多资料。

  大亮说道:“你要相信我,我通过各种手段查过这个人,真的是查不出任何的资料,我分析红毛不是大陆的人,要不然不可能没有资料,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偷渡过来的,这个红毛到底是什么人我现在真的查不出,我和你说这事,就是为了给你提个醒,这个人也许很危险。”

  可能不是我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外面监视你的那帮人可能不会伤害你强迫你什么,可是那红毛也许会伤害你,你不是说过最先开始红毛在那破房子外面就把你弄晕,所以我觉得如果再碰到红毛,一定别惹怒他,我没开玩笑!”

  我明白大亮的好意,可是我现在脑袋里还是报复那贱人的事,压根听不进去这些话,大亮叹口气,又安慰了我几句,他便和我道别,道别前他跟我说如果以后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立刻给他电话,说完便走了。


 第三十四章 熟悉的人 

  我知道苏妲肯定是跟某个情人跑了,永远的离开我了,可是她走得那么的匆忙,我相信一定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所以我觉得我还有机会报仇,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这个仇。


  接下来的日子,我渐渐表面上恢复了平静,因为我必须要振作起来,我现在的状态别说是报仇了,几乎连正常生活都无法度过,我的存款也越来越少,白天我必须出去开着出租车赚钱养活自己,中间休息时我会去派出所问关于老婆的事,看找到她的希望大不,晚上休息的时候我每天都会给丈母娘家打电话,问她老婆找到没,她几乎每次都是敷衍我,可是我不怕她敷衍,现在只要有哪怕一点点机会找到我老婆我也不会放弃,我甚至比之前更加‘关心’我老婆的去处,因为仇恨的种子已经扎根于我的心中,直到丈母娘家的电话某天显示为空号,这让我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苏妲她们一家人都是贱人,我心里默默的发誓等我找到苏妲报仇后,我一定要把她的父母也一起接受我的教训。

  说来也是怪,当我的生活表面上来看恢复正轨以后,那种被监视的感觉竟然没有了,大亮那边我现在也很少联系了,据说他在追查红毛的事,至于进展怎么样,我现在也无心过问。

  我呢?都说了是表面上恢复平静了,实际当每天晚上的时候我都会去苏妲可能会去的一切地方‘踩点’,希望能有机会碰到苏妲,因为我知道苏妲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有破绽,让一个人突然离开生活多年的城市,这个在某些程度来说是相当困难的,我抱着微小的希望,想着她也许并没有离开这个城市,武汉这么大,也许她只是躲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而已。

  我的生活就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某天傍晚快交班时,我把车停到了一家面馆旁边,这家面馆的面在武汉市相当有名,它的老板在我很小的时候是推的一辆三轮车出来卖面,现在已经开了多家连锁,因为现在我一个大男人在家让我自己做饭,实在是有些困难,于是乎我便是这家的常客,差不多半个小时我在这家面馆吃饱喝足之后便回到了车上,上车时我陡然闻到车内有一股怪味,仔细闻闻似乎是股酸臭味,平时对我自己的车都是很爱干净的,像有什么乘客在车上呕吐啥的,我都会立刻清理干净,还会放瓶香水在我的车里,我闻到这臭味好像是从后座传来,我正准备回头去看,这时候一把匕首从后座横在了我的脖子上,冰凉的匕首让我动也不敢动,心想现在抢劫的真狠,以前都是三更半夜出来抢劫的士,现在直接傍晚就出来‘上班’了,我准备说说好话,希望破点财,别伤了我的性命,我刚出声第一个字,‘我’才发出一半的声音,背后那人就压着嗓子说道:“不要出声,现在开车,听见没有?一直往前开,照我说的做你就没事,如果不照我说的做我立刻杀了你。”

  我非常听话的启动了汽车,一直往前开去,这人的声音好像他是故意压着喉咙,让我听不清他是谁,我心想这人估计是职业的,要不然一般业余选手谁会连声音都防范着啊,不过让我碰到了‘职业选手’也是好事,一般这样的人讲究职业道德,只要我听他的话,是不会伤我性命的,他也没说去哪,没办法,只有不停的往前开,车一直从丹水池都快开到长江二桥上桥处了,在继续往前开要就选择走桥下去江汉路,要就选择上长江二桥,后面那声音这时说道:“上桥。”

  我越来越搞不懂后面那人了,他打个劫需要这么复杂吗?他到底要干什么?我正在犹豫要不要问问情况,所以车速稍微慢了点,这时横在我脖子上的匕首立刻往我脖子上压了下,一阵透心凉的疼痛立刻传遍了全身,后面那人说道:“别分神,车开快点。”

  我急忙加快了速度,很快我们便到了二桥上面,我专注的开着车,现在已经不敢有任何分神,这时在我身后的那人说道:“把手机交出来。”

  我心想他搞这么复杂就为了抢手机?我心里默默的骂了他千万便,不过手上还是乖乖的交了手机,那人把手机拿到后,我听到了手机关机的音乐声,接着他又在捣鼓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可是接下来的事让我觉得诧异了,那人把手机还给了我,然后他说道:“你可以开慢点了。”还把横在我脖子上的匕首也拿掉了,他说这话时,这次并没有压着嗓子,是用的本来的声音,这个声音好熟悉啊!!

  我其实现在很想回头看看这个人,可是我一想到一些警匪片里,只要是被绑架的人质看了匪徒的真面目,那么就算之前匪徒不准备杀人质,可是因为真面目暴露,那不杀也得杀了,这样的‘职业选手’我估计更讲究这些,我觉得 我还是学得很‘熟’的,可是尼玛后面那人这时说道:“你可以回头看看我是谁。”

  他真贱,老子不想看他 的相貌,还非要我看,虽然他的声音熟悉,可是我还是不敢回头啊,我立刻求饶的语气说道:“大哥,你们这行我懂,我也很理解,都是为财不为命,我的手机您要喜欢就拿去,今天白天我的业务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我也知道大哥您肯定也是江湖救急迫不得已,要不然哪个英雄好汉会走到这个地步呢?今天跑业务的钱就当小弟帮大哥忙的,至于您的相貌,我是一点都不想知道,我就不回头了吧。”说完,我就把我小腰包里的钱全部拿了出来,往后面递去。

  这时背后的人大声笑了出来,他说道:“哥~是我啊,付潇洒~!”

  这个声音是潇洒的!绝对没错,潇洒在我背后?我急忙回头看去,我日~~QNMLGB,这人还潇洒个球啊,完全就是个乞丐,一头脏乱蓬松的头发,脸上脏得像黑炭一样,身上的衣服裤子又破又脏,脚上还是光着脚丫,这人除了声音和说话语气像潇洒,从外在看真心一点不像潇洒啊,我真的不敢相认,因为我现在是在开车,也不好长期回头,于是我立刻又转回了头,我没有说话只是闷声开着车。

  那人好像也看出了我的异样,因为他语气这时有点低落的说道:“哥~我知道你认不出我来了,可是如果不是这样,我早就死了,我只有现在这样的打扮才不会被追杀我的人认出来,当我发现你喜欢来这面馆后,我已经暗地在那面馆踩点几天了,就是为了能有机会跟哥说话,我其实是来救你的。”

  他的语气跟潇洒一样,让我还是不得不相信他可能真的就是潇洒,我把后视镜调整了下角度,让我坐在前面就可以看到他的脸,其实仔细看好像真的是潇洒,可是以我对潇洒的了解,他是那种宁愿死掉也不会这样打扮的人,不过我还是被他的话引起了兴趣,我疑惑的说道:“你救我?我怎么了?我不是一点事都没有在这开着车吗?潇洒我告诉你,你今天如果不解释清楚那天晚上在树林里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你没完。”

  潇洒带着惊讶的语气说道:“什么那天小树林?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怎么会想杀你呢?你是不是误会了啊?哥~!”

  我日~!这货给我装失忆,其实我早就原谅他那天晚上的事了,只是因为他刚才以‘匕首横我脖子上’这样危险的方式和我见面,让我觉得极度的不爽,所以我才故意想提这件事灭灭他的威风,可是他却不承认!我这人就是这样,如果一个人犯错了,他给我认错,我到还觉得没什么,如果他给我死不认错还狡辩,那么我就气上加气,我声音立刻大了几倍把那天晚上他给我打完电话之后,我因为和老婆吵架而出门,结果在马路上碰到了他,他把我喊去小树林说是帮我调查老婆的事,其实当我去到小树林后是想杀我的事又说了一遍,最后还强调让他别给我装傻。

  背后的潇洒半天没有说话,我看他的表情愣愣的,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被我说愣了,我的车都已经快下二桥了,这时潇洒说到:“哥~你说的事情我发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我从来没有害你的心,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大哥,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认为,请你相信我,哥,前面的路段掉头,再上二桥。”他最后的话几乎是恳求,让我几乎无法不照做,我冒着违章被捉的危险掉头又重新上了二桥。

  再次上了二桥后,潇洒还是让我开慢点,于是我把车速还是控制得很慢,我心想潇洒为什么要不停的在长江二桥上?而且他刚才说话的语气相当诚恳,几乎不像是在撒谎,那尼玛那天晚上潇洒杀我的事只有2种可能,第一种:是我的幻觉,可是如果是幻觉的话,那这个幻觉太真实了。第二种:潇洒有人格分裂。(想到这,我还偷偷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潇洒,心想这货别真的有人格分裂吧?)


  第三十五章 再遇潇洒(上) 

  当车再次上到二桥之后,我从后视镜看到潇洒的表情从刚才的紧张转而又变成了放松,这让我觉得好像二桥之下就是洪水猛兽一般可怕,我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你要以刀架我脖子上这样的方式见我?还有你为什么总是让我把车开到二桥上?”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潇洒好像在看着窗外,听到我的问话后以非常快的语气说道:“我怀疑有人在监视你,虽然我不知道是哪些人,可是从追杀我的那些人可以看出这帮人的力量相当大,大到了你不敢想象的地方,我怕追杀我的那帮人会以监视你的方式来寻找我,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不过这是其一,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你是苏妲的老公!至于为什么以刀架你脖子上的方式和你见面,你想下啊,以我现在的相貌你觉得我直接跟你说我是潇洒你会相信吗?你能保证你会一定相信我而不会骂我神经病??我怕那些人监听你的生活,所以我不敢和你直接相认,我怕我敢一说话他们就知道我是谁,而上来捉拿我,我不想冒一点点危险,至于为什么要上二桥,也只是我的推测,我推测二桥上面无线电的讯号不强,我感觉这里应该是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其实我也拿捏不准,刚才关你的手机也是怕有人监听你的手机。”

  潇洒的话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确实我也知道有人监视我,可是我并没有跟潇洒说过,但是潇洒现在却说得这么的准,而且我一直找不出原因那帮人为什么要监视我,之前虽然大亮分析过那帮人为什么会监视我,不过我都觉得大亮分析得不靠谱啊,现在潇洒这样一说,说是因为要追杀他才来监视我,我到觉得有几分在理,毕竟潇洒在这个城市和我最相熟的,不过为什么潇洒还说和苏妲有关系呢?这个我就觉得奇怪了,这时我不由自主的把车又开慢了些,因为我心中的疑问实在太多,我说道:“那你知道是什么人要追杀你吗?”

  潇洒说道:“我知道,这个也是我要来提醒你的事。”

  潇洒顿了顿说道:“你要小心你老婆,追杀我的人是她一起的!!”

  听到这后我惊得差点踩了刹车,我惊呼道:“什么??我老婆一起的人追杀你?她有什么能力追杀你?你怎么确认是她的?”

  潇洒说道:“哥~我不会瞎说的,我跟嫂子素来无怨,我干吗要冤枉她?哎~~一切还要从那天晚上你挂了我电话后说起。”

  这时我的车已经快停了下来,并不是因为我开得慢,而是因为二桥上好像堵车了,武汉长江二桥一般是不会堵车的,今天才是出鬼了,本来武汉的夏天热得都让人心里发毛,现在一堵车我真的是想骂人,不过为了听潇洒说‘那晚之后的事’,我还努力平静了下自己的内心,我说道:“现在倒好,干脆堵车了,那你慢慢说吧。”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潇洒一脸慌乱的表情,目光往车外扫视着,他这次语气更快了,他说道:“哥~我现在有种不安的感觉,那帮人不会已经找到二桥上来了吧?我还是快点说吧,那天在你挂断我电话之后,我也知道你可能一时无法接受你老婆被人砸死这件事,所以我便没有在给你回过去电话,我知道安慰你也没什么用,可是还没有过十几分钟,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竟然看到手机来电显示是你老婆的号码,,当时把我吓得够呛啊,你也知道我可是亲眼看到她在林子里被人砸死的啊,不过我想了想,怕是你用她的手机打的电话,还是接了起来,接电话一听确实是你老婆的声音,我当时害怕得几乎要把手机丢出去,电话里你老婆问我现在在哪?我当时因为害怕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于是随口说出了‘我在家’,说完你老婆就把电话挂断,在她挂断电话后,我第一反应就是给你打电话,可是真奇怪,明明前一分钟我手机信号还是满格,可是在你老婆挂断我电话后,我手机竟然没有信号了,我当时非常慌,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我并不清楚你老婆问‘我在哪’是什么用意?我多么希望是幻觉,可是我明白那不是幻觉,当时已经比较晚了,我本来想第二天白天在去找你的,可是没过多久我的门被人打开了!”

  说到这里,潇洒停了下来,把车窗打开伸长了脖子在窗户外看着什么,我问他看什么,他喘着粗气说道:“哥~我怀疑他们已经盯上我们了,我好怕,我继续说,必须在5分钟内说完,说完我就走的,当门被打开后,我看到进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这个人手里拿着专门开门的那种小工具,我问他是干什么的,他说是来救我的命的,我当时觉得他是疯子,心想能有谁要我的命?而且有人会以撬开别人门的方式进来吗?为什么不直接敲门?可是那人一脸严肃的表情和我说了是嫂子会要我的命,因为他也不知道嫂子那帮人到了我家没,他怕敲门反而会被对方埋伏,听他这样说我到还真有点相信了,不过还不是全信,可是当那人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了一段视频后,我彻底相信 了,那人手机上的视频是一个偷拍的镜头,像素不是很高,不过还是可以看清楚大概的内容,画面里是一个女人的背影,拿手机偷拍的人是站在人群里从人群的缝隙中偷拍到的,从背影看,那女人拿着一把枪指着一个跪在地上的人脑袋,嘴里在说着什么,因为是手机偷拍的,所以声音并听不见,说完之后接着那女人就朝那人开了一枪,那人应声倒地,最后的画面里那女人朝着人群走来,终于可以看清那女人的正面,从正面看那女人就是嫂子啊!而且那神情一点都不像平时生活中的嫂子,画面里的嫂子一脸冷漠的神情。

  “那年轻人给我看完视频,在确定我相信他后,他跟我说,如果我现在不赶紧走,那个被枪打死的人的下场就是我的下场,他让我不要和任何人联系,不要带银行卡什么的,就带点现金就行,不要住宾馆,坐火车飞机等,还说嫂子那帮人相当厉害,在中国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要我赶紧走,说如果再不走就完了,可是我当时还是有点点犹豫,要知道按他刚才说的‘方式’,那几乎就是让我当乞丐啊!!让我放弃现在的生活去当乞丐我真的做不到,那人估计也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告诉我最多坚持2年,如果坚持了2年我还没死,就可以恢复正常生活,我问过他为什么要帮我,以及为什么要坚持2年,他告诉我帮我是因为他跟嫂子他们是对头,至于为什么要坚持2年,那是因为2年内计划成功与否都会有个头,等计划完了后,他说到时我这样的小人物是没人关心的,我问过他计划是什么,他笑笑说,和我说了我也不懂,我也没再多问,我知道他是不想多说,所以当时我给你发了短信就跑了出去,那年轻人见说服我后便先我一步离开了我,他说他现在还有件重要的事要做,也没告诉我是什么,我出门后在附近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因为毕竟突然一个陌生人进来和我说有人要追杀我,不管证据在怎么充足,我还是有点点不信啊,我找的地方很隐蔽,不过又能改好看到我家那单元门洞,我刚躲好不到10分钟就一辆黑车的SUV停到我单元楼下,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其中带头的就是嫂子!其它的人都是男的,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做着一些我不懂的手势,然后便一起上了楼,接着我看到我家的灯全部被打开,看到那帮人在我房子里走来走去,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在找我,我趁他们还没下来便离开了我们那,赶紧逃跑了,之后的生活我几次都遇见非常奇怪的事,比如我在街上吃东西,旁边的人会盯着我,甚至周围的人会向我靠拢,还有我在烧烤摊买东西,甚至烧烤摊的老板都会盯着我,然后和周围的人眼神交流,最后他们甚至会明目张胆的追我,幸亏老子跑得快啊,到了最后我没办法只有现在这身打扮,这样那些人才没人认出我,可是我心里还是为哥你担心啊,我一想到嫂子每天在你身边我就怕你出事啊,当时我还给嫂子发了短信说要杀她,我其实就是想提醒她让她小心点,让她不敢轻易伤害你,我几次都梦到你被杀了。”
  我又看了眼后视镜里的潇洒,看他现在虽然脏兮兮的感觉,可是他的表情却不紧张,我说道:“你已经习惯这样了?万一那年轻人是骗你的怎么办?”

  潇洒眼睛压根没看我,他在努力着看着前方堵车的状况,他嘴里说道:“不会的,那年轻人给我的感觉不会骗我,至少我按他说的做保住了我的性命。”


 第三十六章 再遇潇洒(下)



  我听完潇洒的话,我也不知道现在对于他来说是幸福还是悲哀,哎~~~~总结下潇洒的话,现在我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难道苏妲还有别的身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的心机真的是在太重了?可是她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结婚呢?我现在反而不知道苏妲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了?关于苏妲的事我现在总结就是出轨—想杀我—想杀潇洒—身份神秘,这一切更加坚定了我找到她的信念,一定要问清楚所有的事,我甚至隐隐感觉,觉得会不会她跟我结婚跟我偶遇都是她的计划一部分?我一定要找到她,不过我现在心里更好奇的这帮助潇洒的年轻人是谁,于是我问道:“帮你这年轻人留下什么辨认他身份的信息没?或者是有什么特点不?”

  潇洒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人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不过我是当侦探的,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当一个人说话非常急的时候,不管他在怎么刻意隐藏,还是会暴露自己的家乡话,这个人看似很标准的普通话,但是被我听出来了他好像带着台湾腔,而且他的身子看着非常灵活,一看就是常年锻炼之人,至于这人的特点---一头鲜红的头发。”

  怎么又是这个红毛?这个人到底是敌还是友?怎么几乎几个关键的地方都有这个红毛?我本来觉得这个红毛可能在调查什么他自己的事,现在想想可能是不是我思考的方式错了?也许红毛参与的事都和我还是有点关系的?红毛把我真的弄糊涂了,而且听到红毛的家乡话带台湾腔我就有种莫名的怪怪的感觉。

  至于我老婆的事,潇洒还不知道我老婆失踪了,听到他说为了关心我都没睡好,我真的觉得这个兄弟没有白交,我说道:“苏妲已经失踪了,你不用为我担心了。”

  我这时感觉潇洒知道的可能的事也可能只是些皮毛,真正清楚的人可能是那个红毛。



  潇洒听到我的话惊诧道:“什么?她怎么会失踪?哥~嫂子真的很诡异,我明明看到她已经死了,可是却又带了帮人来追杀我,哥~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潇洒说这话时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他是一脸乖乖的表情。

  我明白潇洒的意思,要是换做我,我也会觉得是碰鬼了,而且当时在家看到第二个老婆像蛇一样趴地上时,我差点吓晕了过去,我安慰到潇洒:”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只要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尼玛我说是这样说,其实说良心话,老子内心比谁都怕鬼,你们应该懂的,不过我还是装作一副牛逼闪闪的样子。

  潇洒贼溜溜的看着我说道:”你撒谎!我知道你是安慰我,你是没有真正见过鬼,我可是真正见过的哟。“

  我感觉潇洒说这话时表情特别诡异,甚至让我看着有点害怕,我先以为他是发神经,可是现在看看就好像他真的见到鬼一样,现在二桥上的车行驶的越来越慢了,一般二桥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堵车让我格外心烦,而且现在潇洒这个表情又让我怕怕的,为了避免我现在的尴尬,我干咳了两声说道:”你为什么这样说?“

  潇洒眼睛瞪得大大的说道:”你记得当初在丽江和苏妲一起那女的吗?她叫吴丹,她其实是鬼!!!“

  我现在觉得潇洒是不是最近因为过得太落魄人都变神经了,而且他现在这样的状态甚至让我怀疑他之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了,我非常疑惑的从后视镜看着潇洒。潇洒这是也看到了我表情,他紧张的说道:”哥~你不要不相信我,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在我躲避那些人追杀的时候,因为我实在无处可躲了,我甚至一度躲避到扁担山去了(扁担山是武汉的公墓),我心想那帮人在怎么追杀我,也不会想到我会躲到扁担山吧,果然他们没有追到这里来,可是有天让我在这里看到了一个熟人,我先是看到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站在墓碑前一动也不动的,把我吓的要命,等我悄悄的走进换个角度一看,我看到她好像是在祭拜谁的墓地,这个女孩就是吴丹。“

  这时我打断了潇洒的话,我说道:”你千万别说看着吴丹像鬼,所以怀疑她是鬼,我跟你说,你绝对是精神太紧张了乱想。“

  潇洒这时着急的说道:”别打断我话,听我说,我绝对不是精神错乱,当时是晚上,我看到吴丹后,我也没像你说的认为她是鬼,只是觉得奇怪怎么她晚上来公墓,虽然我当时很想和她打招呼,可是我不敢啊,我一想到她是苏妲一起的女孩,我就担心她也会追杀我,于是我一直躲着并没有出去,她好像在对着那墓碑说着什么,我也耐心的等着,不过因为那时太晚,我稍微打了个盹,再一睁眼,吴丹就不见了,你想啊,大晚上的墓地本来都黑漆漆的,一个人突然不见了,你说我会想到什么,不过辛亏吴丹我是现实认识的,所以并没有瞎想,后来我因为好奇想看看她到底是在祭拜谁的墓地,我走进一看,把我吓得瞬间腿发乱啊,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我听了潇洒的话,感觉他的逻辑相当清晰,不像有神经病的症状啊,而且甚至他的分析比老子还聪明,大爷的,我被他所说的’故事‘吊起了胃口,我说道:”你怎么现在这么落魄了,但是还像以前一样喜欢卖关子?给我快说。“

  潇洒说道:”我看到墓碑上的相片是吴丹!!如果换成是你,肯定以为是见鬼了,可是我和你不一样,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是吴丹的双胞胎姐妹,可是我仔细一看资料,出生年月日以及姓名全部和吴丹一样,但是她的死亡日期是我们去丽江之前的一年!!哥~你说苏妲和吴丹2个认识不是都是鬼啊?那些追杀我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啊?哥~我好怕。“

  听完潇洒的话,我也是着实一惊,前段时间我也纠结于老婆到底是人是鬼,再我一次一次的否定自己之后,我的答案总是不准确,这个世界上到底有鬼吗?我也给不出答案,我觉得一切的关键点还在于老婆。


  这时我发现二桥因为堵车的原因已经上来了几个交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交警在每个车窗在敲门,让司机出去谈了下什么事,当交警快来我车子的时候,潇洒在后面紧张的说道:“哥~别开门,求你了。”

  虽然我听到潇洒刚才说那些追他的人都奇怪,可是我想了下,光天化日之下交警就算是他的人,未必敢对我们做什么不成?我并没有听潇洒的话,我嘴里安慰着他,我打开了车门,交警让我出去还没跟我说几句话,只听到背后传来‘扑通’的一声,我赶紧回头,听到后面有人看有人跳江了,我一看潇洒已经不在车里了。

  我赶紧看向江面,我顿时心中一紧,潇洒这个傻逼估计跳江逃跑了,但是他个没文化的,长江二桥从上面往下看虽然是一片江水,貌似可以跳水,可是实际上桥下面有圆形的石墩,每个石墩之间的距离相聚不是很远,从桥上往下跳百分之80死,这时我看到旁边那交警已经不知道何时消失不见,而且巧的是随着交警的消失不见,桥面上的车又瞬间通畅了起来,未必刚才潇洒的话是真的?追杀他的那帮人连交警都是一起的?我这时也无心在细细思考,我更关心的是潇洒现在的状况,因为听说如果人砸到石墩上会立刻浮上来,我在看消失浮上来没,不过还好,我看了老半天都没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悬着的心慢慢的也落下了地。

  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相鹏,’是接我晚班的司机来的电话,他是催着我交班的,我赶忙回去先把车给交班,交班后我也不知道应该去哪,我只有茫然的在街上闲逛着,回忆着潇洒刚才的话,他讲得是那么的神秘,让我感觉就像是···看电影,而且潇洒就只看到老婆带了几个男人去他的房子,他认为是在找他,可是实际上呢?没人知道,因为那个房间里的假计程车司机和地上的血那是怎么解释?树林子里杀我的潇洒到底是谁?难道是另外个人?可是尼玛天下哪有长得这么像的人?唯一的线索就那个假的计程车司机,我现在突然记起来了一件事,我记得那人被车撞击之前好像说过他还记得一件诡异的事,可是还没说出口,就被车给撞死,当时我还不知道有人监视我,现在想想那个撞击他的车会不会撞得太巧了?而且刚好在他说记得诡异的那事之后,太巧合了,不过他现在人已经死了,潇洒又再次失踪了,我的线索全部都断了。

  现在天色已晚,夜晚的时候我就觉得害怕,我于是回到了家里,可是在我家的门口我发现一个包裹,我好奇这个是什么包裹,上面没有任何资料,我进房后打开一看,是一个木盒子和一份报纸,报纸对着我的一面上有个大标题,’本市新乐集团的董事长家中遇小偷,价值千万玉佩不见‘。下面还附了一张这玉佩的照片,我也懒得仔细看内容。

  我更好奇的是木盒子里是什么,当我打开后,老子瞬间心跳加速了,这木盒子里就是照片上那个玉佩!!!!!


  不忙的时候我一定会2更,希望大家理解,而且悬疑文这个东西不是说每天想写多少就写多少的,有时说实话我连3000字都写不出,卡文卡得脑袋疼,有的人会说‘你都有大纲了,会写不出来?骗小孩呢。’这样说吧,有时某一章的内容在大纲里可能就一句话,我要把这一句话变成3000字的文,真的不是你们想得那简单,还有大纲有时会随着写作时间的推移而做细微的调整,还希望大家能多投票吧,尽量有时间就多更吧!33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