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感觉老婆最近怪怪的,怀疑她已出轨,跟踪她之后我吓崩溃!23

时间:2013-10-27 10:43:23 点击:

  核心提示:第三十七章 传家玉佩(本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当我看到这个玉佩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再次去拿起那报纸,很明显拿玉佩给我的人是怕我不认识这玉佩,特地把报纸的关于玉佩报道的那块放醒目的位置。  我仔细看着报纸的内容,上面的报道大致是说‘本市新乐集团的懂事长家中遭遇了小偷,把他家价值千万的玉佩偷走,...
第三十七章 传家玉佩(本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当我看到这个玉佩后,我第一反应就是再次去拿起那报纸,很明显拿玉佩给我的人是怕我不认识这玉佩,特地把报纸的关于玉佩报道的那块放醒目的位置。

  我仔细看着报纸的内容,上面的报道大致是说‘本市新乐集团的懂事长家中遭遇了小偷,把他家价值千万的玉佩偷走,本来千万元对于新乐集团董事长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可是按那董事长的说法,这个玉佩是家传的,他看得非常重要,他甚至在报纸上发表声明只要有人把玉佩送到他手上,他愿意按玉佩市场价的价格买回玉佩。’

  这个新乐集团董事长叫高磊,经常出现在本市本地的媒体,因为他喜欢做慈善事业,他在报纸上发表的声明,其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他是在跟那小偷‘隔空’对话,意思是只要那个小偷能把玉佩还回去,哪怕按市场价买回去都行,他也不会追究责任,可是大家也知道,高磊不管做再多善事,他终究是个商人,商人永远骨子里都有一鼓铜臭味,而且商人狡诈无比,所以就算我是这个小偷,我也不一定会相信高磊的话,万一高磊等我去还玉佩时突然让警察逮捕我怎么办?这完全等于是天上掉馅饼,可是天上掉过馅饼吗?没有!就算掉过,那试问你有机会见到吗?答案也是否定的 。

  我看着照片上的玉佩,然后在蹲着对比地上木盒里的玉佩,几乎一模一样,我说良心话这个玉佩我压根就看不出价值千万,就是一个普通的观音玉佩,整个大小就比大拇指盖稍微大一点,我可能不懂玉佩吧, 我横看竖看这玉佩都不可能价值千万,其实更重要的一点原因让我不相信这个玉佩价值千万,是因为我觉得就算报纸上那玉佩是价值千万,那也不是我手上这个玉佩,我觉得家里现在这个最多也只是‘高仿’而已,试想有那个‘牛逼小偷’会辛苦偷来价值千万玉佩然后放到一个陌生人家的门口?

  人类社会‘利’字当头,谁会做了一个毫无利益的事?我这时想到装玉佩的盒子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因为电视里总是这样的,关键的东西其实在不起眼的地方,可是尼玛我把盒子都快拆散到稀巴烂了,都没看到什么‘关键的东西’,这时我心中那个一直不愿意承认的声音越来越大‘这个玉佩可能是真的,不管是谁给你的,你就拿这个玉佩去找高磊换钱就行,几千万啊,这么多的钱你可以请一卡车的高级私家侦探帮你找苏妲。’

  这个声音越来越大,一直在我脑中盘旋,让我最后都失去了理智,其实我早就有想过,觉得靠警察不靠谱,必须找潇洒那种级别的私家侦探,可是我没得钱,我是穷苦逼一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一直把请私家侦探的事PASS掉了,现在机会就在我眼前啊,最终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把大亮喊来商量下,我现在觉得最可信任的人就是他了。

  我不假思索的就掏出电话开了机,然后拨打了大亮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我说道:“你在干什么啊?忙吗?”

  大亮在电话里很大声的说道:“在忙,没时间。”

  大爷的,我知道他应该是在忙调查红毛的事,这个其实也是在帮我的忙,可是他这口气每次都让我不爽啊,不过谁让我现在有求于他呢?我耐着性子压着嗓子说道:“我找你有事啊,可否给我20秒说话的时间?”

  大亮电话里的声音还是很仓促的说道:“你能有什么事?我跟你说,红毛的事现在都没什么进展,我甚至请了我们这的刑侦专家,唉~~我比你还着急,怕他对你不利啊,你怎么就是不懂我的心呢?现在还有10秒了,有屁快放。”

  我无语了,大亮现在肯定觉得我找他一定是小事,我又不好直接把玉佩的事在电话里告诉他,因为很多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的脑袋转动了下,说道:“我有红毛的线索,你赶紧来我家吧。”

  大亮着急的语气说动:“什么?你有线索?你先说下。”

  我知道大亮上钩了,我淡淡的说道:“你快来吧,电话里说不清楚,先就这样啊。”我赶忙挂了电话,随后大亮不停的打我手机,直到打了5个我都没接之后,最后收到大亮一条短信‘我马上就去你家,如果你是骗我,你就完了。’看到这条短信,我心里默默的对着自己说道:大亮应该是开玩笑的,他不会这么小气的。

  很快大亮便到了我的家,他一进来我立刻装作一副太监样,笑嘻嘻的递上一只烟,他也不接,冷冷的问道:“关于红毛的线索是什么?你快说吧。”他说话的语气看似很平静,其实我感觉得出,他是压着怒火说的。

  我菊花一紧啊,我心想大亮不会真的生气吧,我尼玛退到了卧室门口,我准备把玉佩的事跟大亮说,如果他生气了,我就赶紧跑进卧室然后把门关好,让他想打我也打不到,大亮注意到我退到卧室门口这个动作,我看到他眉头瞬间紧锁,嘴里微微张开好像要说着什么话,我为了分散大亮的注意力,我指了指桌子上的玉佩还有那报纸说道:“线索就在那里,你去看吧。”

  大亮看了眼桌子后就没在注意我退到门口这个动作了,他也跟我差不多,先是看到报纸标题然后把它丢到一边,然后看到了玉佩,最终又把玉佩和报纸一起仔细端详,我心里这里非常忐忑啊,我知道这些不可能跟红毛有关啊,我叫大亮来就是想商量下这玉佩换钱的事,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了个严肃的问题,大亮他是警察啊,以他警察的社会身份他应该不会赞同我去拿玉佩换钱的,多半会让我无偿把玉佩给警方,然后警方再把玉佩给高磊吧?完了~~~~老子走错了棋,只记得大亮是好哥们,但是忘记他社会身份的一面了。

  这时我看到大亮看玉佩的神情从严肃慢慢整张脸都露出了笑容,而且笑到几乎整个脸变了形,大亮估计已经看完,他看向我说道:“这些是红毛给你的?”

  我已经做好准备说实话, 只要大亮生气我就赶紧把自己关进卧室,我说道:“不知道是谁给我的,我刚才回家就看到门口有这2样东西,我在看了报纸后,我想拿这个玉佩换钱,可是我又怕这个报纸上的声明是高磊玩的手段,所以我想找你来商量,要知道你可是超级警察,脑子聪明啊。”我最后一句话说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极度恶心,想吐。

  可是这最后句话对大亮好像挺受用,他笑着的表情并没有换,看到这样我的心稍微平静了点,不过我对于他警察的身份还是有点担心,唉~~这只能怪我自己,我于是接着说道:“你是警察肯定不能这样,要不然这个玉佩我就交公吧。”

  我说完后大亮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你是傻逼中的战斗机吗?这个可以换钱你却交给警方?你以为交个警方后就是好市民?我现在也需要钱啊,我毕竟只是小警察,调查红毛的事动用很多高端的人,必须要用到钱的,我没得钱,你懂的。”

  听到大亮这样说,我瞬间懂了,也露出一副笑容看着他,还顺便做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难道我们2个现在这样就是传说中的‘眼神交流’吗?

  大亮干咳了2声说道:“不管这个玉佩是谁给你的,现在这个毕竟不是你偷的,我给你作证,不怕,而且我们做这些也是为了调查红毛啊,万一红毛是间谍什么的,我们这是牺牲个人利益为国家办事啊,你呀~~别多想了,我看你的思想觉悟还是太低,对了,你电脑在哪?我们一起查查这个高磊的资料吧。”

  大亮就是比我想得细,我刚才只是想的去还不去高磊那,看来喊大亮来是正确的,而且经他刚才那番关于‘思想觉悟’的话一说,我瞬间觉得我其实挺正义的。

  我们查了下高磊的资料,网络上很容易就查到了,像他这样的商界名人资料都是很透明的,高磊原名吴磊,后来因为风水师傅的建议改名高磊,他是上世纪靠在汉正街(武汉的大型批发市场)摆地摊起的家,之后开酒店为他巩固了家业,随后开了一系列的‘新乐歌舞厅’,‘新乐网吧’,‘新乐酒店’,‘新乐医院’,最后是‘新乐地产’,是一家很大的集团公司,现在的他已经在近几年退居幕后做起了慈善,他的公司交由职业经理人在打理,至于他为什么近几年精于慈善事业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之前生意场上‘黑手段’太多,现在想赎罪,有人说是他唯一的女儿几年前死了,他很伤心,于是才做的慈善。

  每个人说得都像是真的一样,让我无法判断,不过他唯一的女孩死了,这个事是真的,当看到他的女孩死的事后,因为好奇就搜索了下,只有很简单的一条消息‘高磊女儿失踪半年,现已尸体找到,警方推测可能是死于自杀。’下面的内容有具体死亡的时间以及旁边还附了一张高磊女儿的照片,我看到这张照片,然后看了下这篇报道的时间,我的呼气急促了起来,脑门子冒着冷汗,心‘扑通’的乱跳,这个照片上的人怎么会是她??


第三十八章 盗墓(本小说名《诡异老婆的秘密》)

  这个女人是吴丹!!!!

  之前潇洒说过吴丹是鬼的事,虽然潇洒说这事时逻辑很清晰,可是我并不相信潇洒,人有时就是这样,很多事情自己没有亲眼看到是不会认可的,哪怕这个事本身就是事实。

  现在‘事实’摆在我的面前,我的大脑几乎被挖空,剩下的只有惊恐以及不安。

  我看着报道上报道的日期就是我们当时在丽江的日期,那么按照这时间推算,那我和潇洒当时见到的吴丹难道是鬼?而且报道的时间并不是死亡时间,那么吴丹那时已经死了快2个月了。

  我仰头回忆着当时关于吴丹所有的细节,觉得她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鬼啊,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是鬼,但是她为什么要‘跑’到丽江去找潇洒呢?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假设,难道她和苏妲是约好一起去丽江‘碰’我和潇洒的?那么如果这样推断的话,苏妲到底人还是鬼?

  我越想越糊涂,本来苏妲的身份都神秘,她给我的感觉甚至让我觉得她跟我结婚都是‘故意’的,现在联想到吴丹,让我不得不往这个方面想啊,我正想得入神时,大亮这时突然拍了我下,他一幅猥琐的表情看着我说道:“你在想什么呢?你不会对死了的人照片动了猥琐的念头吧?”

  我斜着眼非常鄙视的看着他说道:“我NQNMLGB,你别给我开玩笑了,现在没心情,不过话说回来,我的一个兄弟到还真的跟这个女的睡过,而且是她死了之后。”我说这话时表情故意显得诡异,想吓唬一下大亮。

  结果大亮盯着我,一幅想笑又不笑的表情,他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有鬼?这世界上压根就没有鬼,有的只是邪恶的人心,有时当人的心想干起坏事来,那么可怕的将不是鬼神,而是人心。”他说这话时表情有点点淡淡的忧伤。

  他现在是怎么了?是在教育我?还是装梁朝伟的忧郁?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真的真情流露还是装逼,大亮还没忧郁多久,他接着边回复了正常的表情说道:“你快给我说说潇洒和吴丹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你有时是傻逼了点,但是我相信你不至于傻逼到相信这样的鬼事。”

  你们还别说,我还真的相信有鬼了,但是大亮现在这样一说,如果我还说相信有鬼的话,大亮肯定又要鄙视我,我为了装出一副不是傻逼的感觉,我特地加了点‘修饰’的把潇洒和吴丹的事,以及吴丹死亡日期和我们在丽江碰到她们的时间都说了出来,至于我怎么加的‘修饰’,如果你们实在想知道,我也说下吧,就是凡是关系到我认为有鬼的地方,全部都换成是潇洒认为有鬼,我是旁边那个反驳潇洒的人,我说完后静静的看着大亮。

  结果大亮眼睛睁得大大的说道:“你说潇洒碰到过你?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说?”

  我晕了,我刚才只记得玉佩的事,完全忘记潇洒的事要跟大亮说了,我之后又把二桥上和潇洒的事补充了下,大亮听后眉头都几乎拧成麻花了,他久久的不说话似乎思考着什么,我现在到也轻松了,现在的大亮似乎忘记了我是以红毛的理由忽悠他来的,那么我也没得‘危险’了,于是我也跟大亮一起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现在我的屋子极度安静,我偷偷看到大亮那双眼睛贼精贼精的上下转动着,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心里莫名得有种不安,忽然他斜着眼看着我,一脸诡异的表情说道:“你胆子小吗?”

  他问的这话不就是等于废话吗?我胆子能不小吗?每次碰到这样的诡异的事,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我的胸口了,

  可是被大亮这样一问我肯定不能承认啊,可是没想到我还没开口回答,他就说道:“算了,你就是个胆子小得只有花生米大的人,我本来有个有趣的计划,现在想想还是不跟你说了,我走了啊。”

  士可杀不可辱,我赶紧把大亮拉住问他到底有什么计划,大亮笑了了笑详细的把计划和我说了出来,听完后我心中一寒,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事做不得,本来想直接拒绝,可是这时大亮却说道:“你在听了我的计划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你现在已经无法拒绝了。”

  晚上,我全身颤抖的拿个小手电筒跟着站在大亮身边,因为害怕我把手电筒的灯光调亮了点,
  大亮转身把我的小手电筒抢了过去还把我脑袋打了下,尼玛就像我是他的小弟一样,他压着嗓子说道:“你给我机灵点,是你自己说你胆子不小的,这电棒是等下关键时候用的,现在你弄清楚我们是要干什么去吗?被人捉到了,你这样的屌丝最多坐几年牢就可以出来了,你知道老子是什么罪吗?开除警察大队,然后再坐牢,草~~!你去牢里最多被人当小弟耍几年,我要是去了牢里那就是死,有多少仇人在牢底里等着我啊,快~~跟上,别在给我捅篓子。”

  他说刚才那番话时,我感觉特别专业、特别正紧,给我的感觉我们现在就像是要去破一宗特大的案子,可是尼玛我们是去破暗子吗??答案显然不是的,我们现在是去‘盗墓’,大爷的,亏他是警察,竟然会想出这么个违法的事,当时他说的时候让我听得菊花一紧,他的计划就是‘和他一起把吴丹的墓碑打开看下里面有尸体没?如果没有那就证明吴丹并没有死,我和潇洒在丽江碰到的就不是鬼,如果有尸体就把那尸体身上一部分拿去DNA化验,看是不是吴丹。’在我听完他的计划后,我心里甚至好奇他当警察之前是不是走过‘偏门’,不过按他的话说‘我已经听 到他的完美计划了,如果不配合他,怕我去举报他,所以我必须去,要不然他要灭我的口。’他这完全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期间大亮问过我有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没有,我这才反应过来,今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出门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被监视的感觉,我和大亮都觉得虽然监视我的人不会妨碍我什么,但是没人监视总归这是个好事,所以就并没有多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

  我跟着大亮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目光小心的扫视着周围,大晚上的看着一张张墓碑上的照片别提多么寒碜人了,而且我发现大亮的身子也有微微的抖动,他个虎逼原来也是在我面前装出来的勇敢,我不禁觉得好笑,现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点,这时大亮把手电筒还给了我,让我和他一人拿个手电筒灯光开最小,去一个墓碑一个墓碑的看,一直到找到吴丹为止。

  因为害怕,我个人觉得需要抽下烟提提提神,我边寻找着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还边心里默默得哼着‘最炫民族风’边用手电筒照着墓碑上的照片。别提多害怕了,感觉每个墓碑上的照片都是在瞪着我,就好像在怪我打扰了他们的休息。

  在我几乎快抽完半包烟的时候,终于让我找到了吴丹的墓碑,我赶紧压着嗓子喊着大亮,可是我发觉大亮这时站在离我大概500米远的地方一动也不动,我纳闷他站在那里是干什么?这小子别是在偷懒吧?可是我看了会儿,觉得不对,哪有人大晚上的在墓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站着偷懒??有这样偷懒的人吗?

  我这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他别是撞邪了吧?不要说我迷信,我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相信鬼神的人了。

  我试着又喊了喊大亮,可是他还是没有回应我,因为毕竟我们在这干的是违法的事,所以我也不敢太大声,我只有慢慢的靠近大亮,等我靠得离他只有不到100米时,我终于弄清楚他为什么不动了,因为他的对面有个人,那个人拿了一把枪站在大亮对面指着他,这时那个人也看到了我,他甚至对我微微一笑,可是我觉得他的笑容是天底下最恶心的笑,我现在甚至有冲动上去暴打他一顿,这个人我认识,是那个面门里的男人。

  那男人看到我来了后对着我说道:“你这个朋友叫大亮吧?挺讲义气的,刚才我问他你在哪,都拿枪对着他了,他都不说,真够朋友,你是天赐我知道,你好,我叫鲁洪涛,你应该记得我吧?”

  我现在脑门子都快充血了,我怒吼道:“你TMD到底是什么人?苏妲和你什么关系?”

  那人又笑了笑说道:“我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个事,苏妲是个好女人、好妻子,我喜欢他,甚至我可以保证我比你还要喜欢她,你现在也无需知道她在哪了,今天晚上那种你被监视的感觉 是不是没有了?呵呵~~~我来这是冒了很大的危险的,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只想告诉你,你只需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2年,2年后苏妲就会回到你身边。”

  他这时把脸对向了大亮说道:“你不要动。”说着他拿枪指着大亮边走边退,我本想追上去,可是大亮伸出手来阻止了我,我就这样看着那人消失在黑暗中。

  我心中充满了愤怒和疑惑,为什么又是2年,2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第三十九章 空手而归(小说原名《诡异老婆的秘密》)

  我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多,但是我却觉得所有的谜团好想都有根看不见的线让它们联系到了一起。

  这时大亮看了看我说道:“那个人我先以为是要伤害你,现在看来好像他只是单纯的想来告诉你,让你好好生活,我觉得算作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吧,虽然这个提醒之外更多的奇怪,但是毕竟他没有伤害我或者你,不过我就有点新疑问了,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老婆失踪前,外面应该是有个人的,虽然没看清楚那人的相貌,但是应该也不是这个叫鲁洪涛的男人啊,你想啊,谁会带走了你的老婆后还一脸笑脸的在用钥匙开你家的人?这太不科学了。”

  大亮看问题总是比我看得透彻,我想想也是的,鲁洪涛不可能这么笨啊,绑架我老婆之后还来我家,而且从他当时进我家的表情来看他是不知道我家里有人的,照理他是不知道苏妲去哪了啊,可是刚才他的话中可以感觉出他知道苏妲在哪,这又是什么回事呢?

  大亮看我不说话这时又开口分析道:“你不要瞎想了,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苏妲失踪之后,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导致现在鲁洪涛知道了你老婆的信息,而且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他为什么要来提醒你?我猜想是不是苏妲知道你的现状?所以才拜托鲁洪涛来和你说的?就算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也和这个差不多,不过我现在最关心的是2年这个期限是什么意思?”

  我的脑袋有点疼,再加上现在这个地方真的是不适合思考,我看着大亮的表情,看得出他现在也有点紧张,我为了活跃下气氛我说道:“2年期限,我想到了啊。”

  大亮眼睛睁得大大的说道:“什么?你知道?赶快说。”

  我笑嘻嘻的说道:“小龙女当年不是让杨过等18年吗?说18年后就相遇,结果呢?事实是当年小龙女只是为能让杨过好好活着。那个18年是个期限,那现在这个2年不等于同理?那男的是不是也是这样来骗我的?”我知道不可能是这样的,但是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大亮苦笑着对我摇摇头说道:“你的笑话真的好冷,算了,刚才那人也没想伤害我们,相反因为他的‘功劳’没人监视我们,反而是好事,我觉得不管是你的老婆也好,还是那个什么2年期限也好,我觉得那个红毛才是我们唯一的突破点,我们现在先把眼前的重要事做完吧。”

  我顿时心情紧张了起来,要知道现在是去撬开别人的墓碑啊,这尼玛就算不是犯法的事我都觉得心跳加速。

  我告诉大亮我已经找到了吴丹的墓碑,大亮和我一起走了过去,看到黑白照片上的吴丹,我格外的紧张,大亮那B我发觉他也有点紧张,他点了根烟还递了根给我,我们一人抽一根,一直到快抽完了都没说话,更别说有什么动作了,我们也都不敢一直盯着那照片,就一起望着别处,我的烟这时已经抽完,我觉得下去不是个事啊,我小声的说道:“大亮,要不然???我们回去吧。”

  大亮看了我眼,然后把他的烟狠狠的丢到脚边,接着使劲用脚踩了踩烟头,嘴里念叨着什么,好想是在说我是窝囊废,还是得看他,他让我把身上袋子里的小锤子拿出来,他拿起小锤子就使劲的去砸那墓碑,我心想这个小锤子砸的碎吗?墓碑不可能这么的不经砸吧?墓碑目测好像是大理石的啊,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被砸碎了,我们赶紧拿起电筒照着里面,可是当我和大亮拿起手电筒往里面照时,却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之外,里面连棺材都没有,完完全全都是空的!!

  我看到这个情况之后,我忽然想到心中的一个小疑问,我一直都没有说出来,因为那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而已,但是我现在觉必须把心中一直有的疑问说出来,我说道:“其实我之前都有点小疑问,可是只是一个念头,你想啊,高磊这么的有钱,但是他女儿的墓碑却是在平民老百姓都花得起钱的地方,这不很奇怪吗?我看电视里凡是有钱的主,在自己的亲人死去后,都会花大价钱买个比房子还大的墓地啊,可是吴丹的墓却??????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感觉完全符合当时我的猜想啊。”

  大亮没有理我,还是在继续拿电筒看着里面,我看他实在没有找到什么,但是他一直没有停下来,我说道:“你到是说下话啊。”

  大亮这时停下了手中的拉着我跑,他边跑边说:“我们先跑,这里等下万一被人发现了不好,我心中确实已经有个推断但是也不知道对不对,我刚才就是怕土里有什么机关啥的,我仔细检查确定没有,这才觉得放心,至于我的推断我等下和你说啊,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先离开这,被追到我就完了。”

  我和大亮之后跑到了我们小区门口的咖啡厅,我进到咖啡厅以后,眼角偷偷看着周围的人,我发觉从墓地跑出来一直到现在那种被监视的感觉还是没有出现,大亮也在我确认了没有被监视的感觉后,就大胆的说出了他的假设,他说道:“墓里没有棺材,这个到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还是低估了有钱人的能力,可是这个高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个是我想不通的,我现在想到的就是吴丹和你有间接关系,而她父亲的玉佩不见了,而且高磊在报纸上都公开说了,只要有人送回去玉佩就有钱拿,这属于不正常的,等于天上掉钱到你头上,我怀疑是不是有人想故意引你去见高磊?就是通过这个玉佩,至于高磊那边是不是‘明白’这些的,我就不知道了,你觉得我分析的对吗?”

  我承认大亮分析得在理,但是我有种逆反心里,我不喜欢命运被人操控的感觉,我试想如果我不去拿这个玉佩把它还给高磊,会发生什么事?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大亮说道:“他们既然为了让你见高磊,可以拿价值几千万的玉佩引诱你,那么他们在你不按照他们计划办的时候,一定有更多的退路,像这样的人考虑问题一般都有退路1、退路2、……一直到最后一步,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去见下高磊,因为这样的人我了解,他们的最后一步一般都是鱼死网破,谁是鱼谁是网你应该比我明白。”

  虽然话说的没有错,但是这样贸然见高磊我还是有点慌,我这个人是从来都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咦~~~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过见高磊会带大亮一起去?他刚才很自然的说什么‘我们还是要去见下高磊’,什么时候变成‘我们’了?我说道:“我什么时候说带你一起去见高磊了?”

  他一幅严肃的表情说道:“我肯定要和你一起去,万一你遇到危险了怎么办?”我感觉他说这话时的严肃表情是装出来的,这货肯定是想和我一起去,一是想继续深入调查,二是因为那个奖金想分我一杯羹,其实我是愿意带他一起去的,只是我不喜欢他那种想当然的感觉啊。

  忽然我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又出现了,而且非常强烈,我赶紧四周扫视着,可是又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我给大亮做了个眼神,他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我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啊,明天你什么时候来我家找我?”

  大亮嘴里说道:“明天看吧,我早上有事,看下午什么时候有时间。”他说这话时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2下,我感觉他是不是故意的,我猜想他可能是明天下午2点来找我。

  接下来我和大亮随便侃着大山一直到咖啡喝完,各自回家后,我始终都无法安然入睡,我本来以为吴丹的事如果被我发现了什么线索,那么应该就有希望解开老婆的秘密,毕竟当潇洒和我说吴丹的事时,我第一反应就是苏妲,因为吴丹和苏妲都一样的同时出现了2个!可是今天看来,是我错了,因为我只是看到了‘表面’,真实的可能是吴丹并没有死,想到吴丹不能不说到潇洒,貌似潇洒好想也有2个,那个要杀我的潇洒到底是为什么要杀我,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也不确认那个要杀我的潇洒到底是不是潇洒,只是觉得太怪了,在丽江的4个人中,潇洒—苏妲—吴丹都出现了诡异的事,唯一正常的就是我了,我甚至都怀疑起是不是在丽江时吃过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还是说在丽江他们三人经历过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我觉得我是不是有必要再去趟丽江?也许可以发现什么线索?不过我又怕去了丽江什么线索都没查到,随着眼睛的疲乏,我人也慢慢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我中午才起来,简单洗漱后,我到客厅准备自己随便弄点吃的饱饱肚子,可是我的眼角却看到我家客厅靠门的位置有一份报纸,我走近一看,很明显这份报纸是从我家下面的门缝塞进来的,我好奇是谁塞报纸到我家来的?我家从来不订报纸的,我拿起来一看,心中一惊,我赶忙给大亮打了个电话,电话通后我说道:“你赶紧过来,别等下午了,现在就有急事!34”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