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感觉老婆最近怪怪的,怀疑她已出轨,跟踪她之后我吓崩溃!24

时间:2013-10-31 15:26:18 点击:

  核心提示:第四十章第二个声明(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电话里大亮还质疑我为什么要去这早,我骂了他2句傻逼,他才明白过来,我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他迅速答应了下来,你们大家看看,我和大亮这才叫心灵的沟通,2句‘傻逼’包含的含义只有他能懂。  电话挂断后,我看着手中的报纸顺便点了根烟抽了起...

第四十章 第二个声明(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电话里大亮还质疑我为什么要去这早,我骂了他2句傻逼,他才明白过来,我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他迅速答应了下来,你们大家看看,我和大亮这才叫心灵的沟通,2句‘傻逼’包含的含义只有他能懂。

  电话挂断后,我看着手中的报纸顺便点了根烟抽了起来,我的心现在真的无法平静下来,我没想到这块玉佩现在会变成我的手中的烫山芋,我昨天出门时并没有把玉佩戴在身上,因为我始终不相信有哪个‘好心人’会把玉佩那么辛苦的偷来,然后拱手‘让’给我,可是现在就算我再不相信也得信了,因为看了今天的报纸后,万一我家里这块玉佩是真的,那我就完蛋了!!!

  我把急忙找出玉佩,看到玉佩还在我家,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我把玉佩小心的放在衣服口袋里,然后还是觉得不妥,因为当玉佩放进我口袋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口袋不扎实,感觉随时可能会破,那破了之后玉佩掉了怎么办?我再想想,觉得还是拿在手上妥当,至少我随时可以感觉得到啊,可是一想不行啊,万一我走路上摔到了怎么办?我摔倒了那到是小事,我是怕万一玉佩摔坏了那我不就完了?最终我想了个好办法,我记得苏妲之前给我买过一条附带小口袋的内裤,我当时觉得这内裤真是尼玛丢人啊,现在想想辛亏有这条内裤,才解决了我的‘心病’,我穿上内裤后,小心的把玉佩放进内裤前方的小口袋里,瞬间一种冰凉的感觉袭击了我的下体,暗自还有一种爽爽的感觉,接着我把外面的长裤穿好好,我现在觉得特别踏实,因为现在我就不用担心口袋破掉的事了,玉佩现在的位置是非常之敏感的,只要玉佩稍微有个动静,我立马就能知道。

  我刚收拾完裤子的事,我家的门也被敲响,开门后一看是大亮,他估计也通过我的表情看出了我的紧张,所以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和我开着玩笑,他进门后,我也没多说什么,递给他一根烟顺带把刚才那报纸递给了他,让他自己去看。

  我一个人站在旁边,现在心里琢磨着这个高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块玉佩就真的对他这么重要吗?刚才看那报纸,报纸上的内容和昨天可以说一样,也可以说不一样,一样的地方还是高磊继续说着类似让手上有那玉佩的人自觉把玉佩还过去,他可以以市场价格来作为答谢,而且绝对不会问送玉佩来的人身份,关键现在是不一样的那一点让我害怕啊,没想到高磊竟然这么狠,他在今天的报纸最后发表了新的声明,大概就是说如果过了今天晚上12点,玉佩还没还过去,他将动用社会上所有的关系找到这个人,最后还留了一个号码,说有玉佩那人在晚上12点前都可以打这个号码联系他。

  虽然他的声明就说了不到2句话,可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这个是赤裸裸的威胁啊,要不是在报纸上的原因,我估计他会说:“拿玉佩的那个人,今天晚上12点前再不还给我玉佩,我将动用黑白2道把你给找出来,到时如果被我找到了你,那你就等着死吧。”

  本来我还想再考虑几天的,第一、是我不相信这个玉佩是真的,世界上没馅饼会从天而降,万一我拿个假的区,鬼知道那个奸商会怎么对付我?第二、就算玉佩是真的,我也不敢轻易去找高磊,我从心底来说还是有点惧怕商人的狡诈。可是现在不管我家的玉佩是真是假我都必须保护得好好的,万一是真的,然后玉佩还被我弄不见了,那我真的是有理说不清了啊,你们可能会想说只要我自己不说、大亮不说,谁会知道玉佩在我这不见的?但是大家想想啊,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把玉佩放我家的,万一这个人是想害我呢?人心隔肚皮啊,更何况这个人我认都不认识。

  现在高磊已经在‘隔空’威胁我了,如果我今天再不开始行动,估计明天等待我的可能会是通缉可能会是追杀还有可能??????下面的我都不敢想象了。

  大亮这时也看完了报纸,他往沙发上一坐,我现在可没心情坐着,就站在他面前一幅紧张的神情看着他,我想看下他会发表什么‘言论’,可是大亮在坐到沙发上后却露出一幅淫荡的笑容看着我,我纳闷他笑个毛线啊,我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他个B人觉得这个是我的事,他只是置身事外,最危险的人是我,在看我笑话,所以他才笑得这么开心、这么淫荡,我顿时心中有种无名的怒火油然而生。

  大亮估计也看出我的不对劲了,他赶紧硬生生的收住了笑容,他严肃的说道:“你看完这份报纸难道就没什么疑惑吗?”

  我被大亮这么一问,我心里还真没想过什么疑惑,我记得刚才看完后第一反应便是‘我如果把玉佩弄丢了怎么办?’其它的到没想过,我把我的想法真实的说了出来,刚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大亮听到我的回答后,瞬间就丢了两个字出来‘屌丝’,尼玛~~~~!

  大亮接着说道:“高磊这个举动其实有很多问题,我就帮你总结下吧,第一、高磊昨天的报纸上的声明就可以发现一个问题,他虽然没在报纸上直说,但是因为我警察的‘嗅觉’还是察觉到,因为这个疑点我今天早上也调查了的,他的玉佩不见了,他竟然没报纸,这个不符合正常逻辑啊,而且在他登报纸后,警方主动要求帮助他,可是被他拒绝了,他还和我们警方的高层交待过,不允许我们私下帮助他,你说怪不怪?第二、昨天报纸上报道的时候玉佩已经丢失一天了,昨天是第二天,今天是第三天,他就这么着急的找回玉佩,甚至是威胁有玉佩的那人,他为什么这么的急?这个也是我想不通的,至于这个‘威胁’呢,其实也可以看做他不是威胁而是善意的提醒,意思就是今天晚上12点前,手上有玉佩那人都不用担心警方或者是黑道等一些势力对他的威胁,他就是想逼迫那人快点还回玉佩,如果再不还,那有玉佩的人就得死,如果12点前还了,就大家都开心。我总结的大概就是这2条,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看着你笑吗?因为我觉得和你认识真的是太刺激了,遇见的事都是一件比一件怪异,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既然高磊这么急着要玉佩,那证明这玉佩对他真的很重要,至于这么重要我目前见到高磊之前确实并不关心,现在我们要想的是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敲个大竹杠了,你懂的哟。”他说完最后一句时,又是自然的流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看来大亮已经打定注意今天要去高磊那了,其实我喊大亮来也是想他帮我拿拿注意,虽然大亮这B让我有时很讨厌,但是有时呢不得不承认他在某些方面真的是很优秀的,不过面子上的事我还是得做做,我假装不耐烦的说道:“谁说我要去的?你以为我还怕那个高磊的威胁不成?我偏不去。”

  大亮听完我的话后就盯着我,一直盯到我心里发毛了,我刚想发作,结果他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说道:“你别给我装B了,从我进来看到你那表情,我就知道你看了这声明后怕得不得了,你在我面前已经是这个形象了,何必呢?”

  我假装怒斥道:“大亮你大爷的。”

  晚上7点,我和大亮吃完晚饭之后,大亮拿起手机拨打了报纸上那个号码,大亮是按的免提功能,电话接通后,大亮说道:“你好,我是有玉佩那人。”

  电话里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他说道:“你好,我是高总的管家。请谅解,因为今天打电话进来的人太多,为了辨别真假,我首先想问个问题,那玉佩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我心想这个高磊派头还挺足,还弄个管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大亮在电话里说道:“等等,我们还没仔细看。”

  大亮慌忙的看着我,意思是让我赶快把玉佩拿出来看看。

  电话里那个人说道:“好的,给你3分钟。”

  我听到这里急忙把裤子脱了,大亮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满是问号,我懒得搭理他,拉开内裤拉链把带着体温的玉佩拿了出来,我仔细研究了下,发现这个观音的最下面有点点破损,这点小破损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我急忙给大亮看了,大亮把这个情况跟对方说了之后,对方立刻让我们速速赶去他说的地点,那地点是一个郊区的别墅。

  电话挂断之后,我在大亮的‘注目礼’下立刻又把玉佩放回了我的小口袋,大亮一脸的鄙视,我们两个急忙跑出小区门口然后一起栏了辆计程车,在上车后大亮问了我个问题吗,当他问完之后我才注意到他问的这点,让我心里着实一惊。

 

第四十一章 高磊--吴磊?

  大亮上车后小声的问我:“刚才上车之前,你还有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吗?”

  我之所以心中一惊,是因为从我出门到现在几乎都没有被监视的感觉,这个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之前只要是我出门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哪怕是非常细微也还是有的,只要我出门那种感觉就会出现,可是刚才出门后却好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大亮,大亮也是觉得奇怪,这是怎么回事?他说道:“听昨天那个叫鲁洪涛的人的口气,意思只是仅昨天一天没人监视你而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很名准就只一天,可没说是永远没人监视你啊?怎么到今天了还是没有人监视你?”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我转念一想,这样还好一些,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事是去见高磊,大亮也赞同我的想法,我们2个都是比较注意先解决眼前事,其它的事以后再解决的人。

  大概车程走了接近一个小时,中间计程车司机因为嫌地方太偏僻想让我们下车,可是大亮以一副很凶悍的表情‘威逼’别人司机,终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下车后,我抬头一看,我勒个去,突发感慨觉得有钱人真好啊,眼前这个别墅是那种复试的,从外面看装修都非常豪华,我心里竟然好奇起里面是什么样子了,我们直接去按的门铃,过了老长时间才有人过来给我们开门,开门的人是一个看着很和善的男人,年纪大概和我父亲一样,上身是短袖唐装,下身是简单的休闲裤,脚上穿的是布鞋,显得有种世外高人的感觉,虽然是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可是人却并不显得沧桑,甚至砸眼一看,那头银发还为这个人的整体形象增添了几分儒雅,我们还没开口自我介绍,,那人就先开口道:”你们想必就是打电话来的人吧?你们好,我就是高磊,也可以叫我吴磊,随便你们怎样称呼,欢迎你们,有什么事可以进来说。”

  让我没想到的是高磊竟然亲自来给我们开门,我先以为至少是个佣人或者是管家来给我们开门,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是高磊,还是挺诧异的,进门后我就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我本以为这别墅里面应该富丽堂皇,可是让我进来后,我发觉这间别墅里面看得相当破旧,但是我说的破旧并不是说装修差,而是说一看就是没什么人住的房子,整个第一层是一个很大的客厅,角落里有间房好像是卫生间,在没有其它任何房间,更奇怪的是这个第一层大厅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给人的感觉就像这里真的是没有人居住一样。

  我看到大亮也好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和我眼神交流了下,这时高磊邀请我们跟他去2楼,我们2个谁都不敢动,高磊好想也看出了我们的异样,他不愧是老江湖,只看了下我们的神情,他估计就知道了我们是什么意思,他笑呵呵的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房子不像有人住一样?你们要理解我啊,我在报纸上发表那样的声明之后,好多人想骗我这笔钱,骗子还算好的,甚至有的人想计划抢我这笔钱,我肯定得找个别人想不到的地方,这房子不是我名下的,而且长期没人住,这样别人是想不到我会在这里做交易的,走吧,钱就在上面的房间里。”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到是挺理解的,他在报纸上可能是为了‘刺激’有玉佩的人,他甚至说已经准备好了现金,就等拿玉佩的人过来了,到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做生意的人都会玩这些手腕,把钱直接拿出来放在面前,对卖东西的人诱惑太大了,大亮又和我互相做了个眼神,我从他的眼神中读出的意思是随机应变,我点点头。

  接着大亮也笑呵呵的迎了上去握着高磊的手说道:“高总您误会了,我们刚一进来就被这么大的房子,这么气派的装修给吓住了,我们哪会不相信高总啊,您这大的老板敢在报纸上发表那样的声明,全市人民都看着呢,我相信高总的人品那绝对是没话说的。”

  高磊被大亮的话说的呵呵直笑,大亮也符合着一起在笑,我在旁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2个的笑容都是那种非常假的,而且很明显他们2个都互相知道对方在假笑,可是他们还是笑得这么开心,呵呵~~这就是人类。

  我紧跟着大亮和高磊的步伐一起走到了2楼,2楼的布局很像是宾馆,一长条走廊,我们上楼梯的地方是走廊正中间,走廊过道的2边都是卧室,我粗略数了下,大概2楼有8间卧室,但是因为门都是关的,看不清每间卧室究竟有多大,从外面来看也像是那种长期没人住的感觉。

  高磊带我们进了靠角落那间卧室,走进去才知道这间并不是卧室,好像是间书房,不过这房子有个很奇怪的布置,就是有一面墙是一个大的镜子,几乎覆盖正面墙,这面墙是靠外面的,也就是说本来这面墙应该是安装窗户的位置,可是并没有安装,这间房间没有窗户!!!这个真奇怪,要不是房间里摆满了书,我甚至会以为这间屋子是间舞蹈室,进去后高磊就请我们坐在了椅子上,他则是随意的坐在沙发上,虽然那沙发上以为长期没人坐,上面都是灰尘,但是他好像并不在意,而是一副兴致勃勃的神情看着我们两,他这样的态度让我暂时忘记了刚才没窗户的‘镜子墙’的事。

  因为现在最让我奇怪的是高磊,我其实在刚才都觉得不对劲了,虽说我们在电话里说明了玉佩的‘特点’,证明了我们手上真的有玉佩,可是高磊毕竟是做生意的人啊,商场上尔虞我诈的,高磊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的,再怎么说,我觉得他不可能一个人迎接我们2个人啊,更何况他在看到我们2人时,问都没有问玉佩的事,就这么‘信任’的把我们请了进来,这尼玛太相信我们了吧?而且现在进了卧室后,他也不急得让我们把玉佩拿出来,而是坐在那脏沙发上兴致勃勃的看着我们两。

  这时大亮在的耳边非常轻声的说道:“这个高总不会是基佬吧?我看他看你的眼神非常不对,小子,你有福气了,下辈子衣食无忧了。”

  我瞪了大亮一眼,我开口说道:“高总,我们也不多说废话了,玉佩我们带来了,你的钱呢?”

  高磊这时好想才缓过神来,听了我的话之后他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更让我怀疑了,之前他在报纸上表现得很急于想要回玉佩,可是现在的他好想压根不急着要玉佩一样,要不是我提醒他,我看他的样子差不多都快把这事忘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容不得我仔细思考,高磊还是一幅笑脸说道:“呵呵~~抱歉抱歉,我是怕你们走了这多的路有点累,钱就在这卧室里,但是我得先看下玉佩。”当高磊说钱在这卧室里时,我的目光不自觉的扫视着这卧室角落里的柜子吗,几千万啊,我现实是没见过的,但是我感觉应该只有那柜子可以装下了。

  人类就是这样的,当巨大的金钱离我仅一步之遥时,一些逻辑上的问题就懒得思考了,我听完高磊的话,赶紧把裤子脱掉,也没空理会高磊看我时诧异的表情,然后把内裤拉链里的玉佩取了出来,因为捂的时间太长,现在的玉佩热量还是很大的,我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本想直接拿给高磊,交到他的手上,可是高磊却让我放到他沙发旁边的茶几上就行,我想想:算了,他估计嫌弃我,我现在急于要钱,被嫌弃就嫌弃吧。

  我放下了玉佩就退回到了椅子上,只看到高磊捂着鼻子随意的看了几眼玉佩,他点了点头,,我心想他太草率了吧?这么快就确定玉佩是真的了?这时他的目光又到了我的身上,他的目光让我感觉真的不自在,就好像我在他的眼中比玉佩还重要,未必他真是基佬?想到这里我身上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我刻意躲开他的目光,不过我嘴里还是说道:“高总我的钱呢?”

  高磊缓缓的点了根烟抽了起来,他说道:“钱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但是给你之前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不知道可以吗?”

  我心想只要你现在能把钱给我,别说几个问题,就算几十个都行,我急切的等着高磊提问,可是他好像并不想说,他现在目光扫向了大亮,微笑的看着他,大亮这时站起了身对我说道:“你坐一下,我出去上个厕所,高总厕所在哪啊?”高磊告诉了大亮厕所位置后,大亮便出去了,他出门前对我做了个让我镇定的眼神,本来他要出去我都觉得诧异了,有了大亮这个眼神,我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其实我也知道高磊是想把大亮支开。

  我等着高磊提问,我心里已经做好了他提任何问题的准备,毕竟他和我也不认识,我也不信他能有什么问题能难到我,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第一个问题就把我问愣住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个问题。

 

第四十二章 高磊的问题(本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我没想到高磊第一个问题是‘你过来的时候,感觉到有人跟踪你没有?’

  他怎么会问这个?我跟这个高磊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虽然我跟她的女儿吴丹认识,可是也就只见过几次而已,那他又是怎么知道我被跟踪这个事的呢?

  我没有回答,而是盯着高磊,我想从他的面部表情上看出点答案,可是我却什么都看不出,他也是一直盯着我,我想他也是想从我表情上看出点什么吧,这时我们2个互相盯着都没有说话,可是我们谁都没有觉得尴尬,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为了尽快的拿到钱,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不过也提出了我的疑问,我说道:“我过来时没有人跟踪我,可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高磊听完我的回答后,眉头拧在一起,一脸凝重的表情,我盯着他等他回答,他可能也觉得我这样老盯着他不自在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勉强笑了笑说道:“呵呵~你别误会,因为玉佩的事,现在好多江湖上的人都在暗中调查这玉佩在谁手上,我是怕有这样的人暗中跟踪你,担忧你的危险,难道你不怕你前脚在我这拿了钱,后脚别人在外面抢你的钱。”

  他的解释非常合乎情理,不过我还觉得怪怪的,他怎么问得这么‘巧’?刚好会问我有没有人跟踪的事?难道真的是凑巧吗?我还在思考中,高磊随后问出了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让我更加疑惑了,甚至都没心情思考刚才那个问题的合理性。

  他第二个问题是:“你父母是做生意的吗?”

  高磊的问题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你们想啊,一个老板怎么会关心我家有没有人做生意?更何况我父母都不是做生意的啊,可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让一件事找不到合乎逻辑的情况下,我就有种逆反心里,第一个问题已经让我很不爽了,这次我不准备说实话,我说道:“是的啊,你怎么知道?”

  高磊听到我的回答后,他瞬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好奇他怎么会是这个表情?他恍然大悟什么?这时他的嘴角还微微的露出了笑容,两眼这时泛着精明的光,他笑了笑说道:“我瞎猜的,你能说说你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吗?说不定有什么生意我可以帮助他们。”

  这个高磊太奇怪了,刚才我的‘答案’,从他的表情上看明显是让他满意的,不像第一个问题我回答时他的皱眉,可是他现在却还要问我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因为毕竟我父母不是做生意的,言多必失,而且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于是我假装不耐烦的说道:“这个是我家的事,我可以不说吧?高总请问还有几个问题啊?还是说高总您不想给钱了?如果实在不想给,也不要紧,那我告辞了。”我假装要走。

  高磊急忙起身安抚我坐下,他拍了拍我肩膀,一副假装的和善笑容,说道:“小伙子别激动,那点钱对于我来说是小事,肯定会给你。”

  我听到高磊说钱会给我,我心安了许多,你们别说我是屌丝,几千万啊,我做梦都没梦到过,不过我心里还是好奇高磊问这些问题的目的是什么?我说道:“高总,我能问问你提这些问题的目的是什么?”

  高磊说道:“没有什么目的啊,小伙子真的别误会,我只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第一个问题我已经解释,至于第二个问题我是想了解下你家的背景,想交你这个朋友而已。”虽然他说这话时口气很诚恳,可是我还是觉得怪怪的,而且第二个问题他给的答案没有第一个合乎逻辑,这样说吧,如果按写作文得分,标准答案是100分,但是他的答案最多是60分。

  我不想在多纠结,我说道:“高总,到底还有几个问题?速度啊,我还要回去睡觉,”这时我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大亮人呢?大亮这逼别是肾亏吧?怎么上个厕所上这长的时间?

  高磊的笑声打断了我的短暂思考,高磊听完我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他笑完后说道:“你今天拿几千万回去还睡得着吗?好了,我就最后一个问题了。”

  我心里很急切,等着他说最后一个问题,他说道:“你一起那个朋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请一定说实话。”

  他最后那句话虽然说得很轻,但是却有种不容置疑的感觉,再说我大脑飞速回忆了下,好像就算跟高磊说了实话也应该没得什么了,而且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几千万离我近在咫尺了,我强忍住心里的喜悦回答了他的问题(此处省略无数字),我说的时候把诡异的地方全部去掉,只是重点说怎么认识的。

  高磊听完我最后一个问题后,他的表情像是在思考,接着他站起身来回踱步,手中拿了根烟没有点着而是在手指间来回翻转,好像忘记了我的存在,我一个人像傻逼一样在旁边实在忍受不了啦,我干咳2声,他停下了脚步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大亮这人很可疑吗?一个陌生的人会这样热心的帮助你?”

  他的问题我从来没有思考过,大亮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虽然有时有点装逼但是却富有正义感,虽然有时偶尔有点傻逼但是大多数时思考问题的方式却很牛逼的人,我自己本身都是一个穷苦逼,从来没想过大亮为什么会这么热心的帮助我,我心中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大亮是个正义感超强的热心人,哦~对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亮是个基佬,他看上我了。

  高磊一直盯着我,像是等我回答,我不屑的说道:“哼~~我的事不用你关心,高总你问题完了吧?我的钱到底给不给啊?”

  高磊好像被我的话提醒了一般,他正了正身,脸上又恢复了一脸装出来的和善的笑,他说道:“钱就在角落那柜子里,你去拿吧。”

  吗的~~钱真的在那柜子里,我激动万分啊,急忙往柜子走去,在打开柜子门前,我的心脏跳动激烈,我脑中飞速的出现各种画面,好车、豪宅、美女还有找打苏妲己!最后一想到苏妲己,我的脑子瞬间冷却了下来,我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柜子门,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时我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关门声,我回头看去,高磊已经不在卧室,卧室的门被关上,我急忙跑过去拉扯着门,可是不管我怎么动都无法打开门,我大声喊叫着:“高磊你个王八蛋,就算不给我钱,也不用这样对我吧?我玉佩也还你了,我现在不要你的钱了,你快放我出去。”

  可是外面没有任何声音,甚至连脚步声都听不见,现在到底怎么办?我也没一点注意了,忽然我想到了我的手机,我想拿出来先给大亮联系下,可是当我掏出手机后发现这里没有任何信号。

  我心里琢磨着高磊到底是要干什么?如果不想给我报酬,直接让我滚蛋不就行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他既不想给我报酬,又怕我出去瞎说坏了他的名声,那么他现在最有可能做的事就是‘灭我的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不行,我不能放弃,我想起了我背后的墙是一面没有窗户的镜子,那镜子后面是什么?想时迟那时快,我拿起旁边的凳子就砸向了镜子,可是我发觉镜子并没有碎,我惊呆了,我走过去轻轻摸着镜子,还敲了敲,这东西好像是一个特殊材料做的镜子,我又拿起凳子使劲砸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这个狗逼高磊是变态吗?干嘛设计这样的‘镜子?’

  我一直砸到全身都没了力气,我瘫软到地上,不过我嘴里还是骂着高磊他祖宗,我实在累得不行了,我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这时高磊的时间传了出来,他说道:“天赐,听得到我说话吗?”

  我四周扫视着,并没有看到高磊的人,高磊这时说道:“你不用找了,我不在你的卧室里,我是在用墙里的设备和你说话。”

  我大声喊着:“高磊你个王八蛋,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不要报酬了还不行吗?”

  高磊说道:“你别误会,我并不想对你怎样,你的钱我也会给你,只是因为特别原因我想你在我这里住3天,就3天,3天之后我会放你走,这3天内你的食物以及水会从那柜子里递给你,不过你别妄想从那里跑出去,那里只够递进食物,好了,就这样,希望你好好休息,这三天过得愉快。”

  之后随我怎么喊叫,高磊都没有理我,我一肚子的气啊,可是到了后来我看实在没人理我,我也渐渐有点困了,便想入睡,我心里琢磨了老长时间,高磊到底是要干什么?可是我还是琢磨不出来,渐渐我的越来越困,这时趟床上我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感觉好像有人在轻声的在我耳边说着话,不~~更确切的说是有个人在我的脑中说着话,这个声音很轻微,不过听得让人心里发毛,而且听不清是男是女,也听不清说的什么,我心里毛躁着睡不着,我想蒙着头睡,可是这个声音却越来越大,只是音调大,还是不知道是说的什么。

  可是我现在好像知道这个声音是来自于哪里了,我顿时紧张了起来,我全身颤抖的坐了起来,这个声音是从床底下传来的!!!!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