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诡异老婆的秘密 第四十四章 奇怪的对话!26

时间:2013-11-4 16:44:22 点击:

  核心提示:上面的字写得是“不管发生任何动静请你不要慌张”,我之所以被弄懵了,是因为白天高磊才和我说过接下来2天如果有什么动静让我不要紧张,怎么晚上又有人告诉我这?而且这个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给我纸团这个人一定不是高磊的人,要不然何必在告诉我同样的事,一个是总感谢神秘事情的高磊,一个是...
上面的字写得是“不管发生任何动静请你不要慌张”,我之所以被弄懵了,是因为白天高磊才和我说过接下来2天如果有什么动静让我不要紧张,怎么晚上又有人告诉我这?而且这个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给我纸团这个人一定不是高磊的人,要不然何必在告诉我同样的事,一个是总感谢神秘事情的高磊,一个是压根不知道是谁的神秘人,他们为何都告诉我发生动静时不要紧张?

  而且外面那人既然可以把纸团射进来,为何不直接救老子出去啊?我看着镜子墙上的小洞洞发呆,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赶忙把卧室的灯给关上,然后快速的跑到‘镜子墙’旁边,眼睛对着那个洞,我想看看外面到底能看到什么,虽然洞很小,但是借着月光还是可以看清楚外面,我越来越觉得高磊是傻逼了,这好的房子搞个窗户不知道多好,干嘛搞个镜子墙?正在思考时,外面和我当时进来时差不多,并无异样,不过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可是仔细一看把我吓了一跳,尼玛外面一圈花坛,这圈花坛肯定不会把我吓死,我是看到花坛外面到处都是人头此彼起伏,但是我看不清那圈人头到底是在干什么,而且也看不清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我还准备继续看下去,现在严重的好奇心占据了我整个脑袋,可是外面的洞忽然被什么东西给遮挡住了,现在完全看不清外面了,我寻思难道刚才我在偷看外面时镜子墙外面攀着个人?那人拿了什么东西把外面遮挡住了?当我想到这个后,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出现了,这个念头甚至让我想清楚了这个镜子墙可能的作用,刚才那个外面的人遮挡我的视线,如果说是他本来都要遮挡住这个洞,不管我看不看这个洞,他都会遮挡住那还好说,我怕的是那个人从外面可以看到我在房间里通过这个洞在看外面的'风景',从而故意把我的视线遮挡住的,那就相当可怕了,按这个推理那镜子墙是不是可以让人从外面看清楚里面,但是作为里面我的却看不清外面?那外面那些人头是不是都可以看清楚我整个房间的构造以及我在房间里干什么?

  我一想到这就决定相当可怕,如果说这面镜子墙在卧室里其它的朝向上,那还好解释,可以说是高磊想监视我,电影里经常有这样的画面,一个傻逼主角被关在房间里,一个反面角色通过那镜子墙监视那主角,傻逼主角以为这个是镜子,其实是面监视用的墙,可是尼玛现在我这卧室的镜子强是对着外面啊,这尼玛难道是让外面的'太阳公公'来监视我?高磊的举动我真的是琢磨不透,不是我笨,是他做的一些事已经超过我的认知以及逻辑范围了.

  外面的环境已经看不到了,我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不过我的内心还是好奇的,外面那帮人显然不是高磊的人,哪有人让自己的人围着自己的屋子一圈的?可惜我看不清是什么人,而且刚才在我偷看外面时,那个在镜子墙外面攀着的人到底是谁?刚才的纸团也是他射进来的吗?那射的太狠了吧?(大家懂的)

  我现在也无心睡眠了,因为高磊和外面那个不认识的人的‘提示’,说是晚上会有动静,我到是好奇到底会是有什么动静,我静静的躺在床上点了根烟,我心里异常平静,因为不管2个提示怎么样,它们都很清楚的告知是让我不要被这个动静所影响,那换一个思路,意思就是晚上不管发生任何动静让我就当是一个看戏的人吧.

  时间一分一秒在推动,为了防止我发困,我的烟抽了一根又一根,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屋子似乎都在震动,就像是那种轻微的地震,要不是之前有提醒,我这时肯定会大声喊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提醒的事,现在我并不慌,唯一烦的是刚才的震动把我的烟灰震到了我的床上,我嘴里抽着烟继续等着,我的耳朵竖立起来想知道最新的动静,接下来的动静尼玛像是枪战片啊,不停的有枪的声音,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枪的声音,和电视里完全不一样啊,如果拿现实中的声音做比喻,就跟炸鞭炮一样,那么你们肯定会问,既然和炸鞭炮一样,那你这样的智商是怎么知道是枪声的?很简单,你们的智慧跟不上我,试问有人会在房间里放鞭炮吗?还是隔一段时间就放几下鞭炮的?所以你们这些鸟人不要再说我智商低了.(这个是天赐对你们的吐槽啊,可不是狮子哟)

  枪战声听得真刺激,我也到乐的轻松,这场戏可真好看,不~~!应该说真好听,可是尼玛接下来的事让我不能淡定了,鞭炮声越来越大,代表枪声离我越来越近,就当我觉得我还是安全的时候,我卧室的门出现了一个洞,卧室内的墙也同时出现了个洞,这个洞不用仔细看我都知道弹眼,如果当时我是坐在床上的,那肯定是瞬间被爆头,幸亏老子是躺在床上啊,尼玛高磊的话不可信啊,不是说我不要慌吗?现在这样的情况能不慌吗?我是最珍惜生命的人了.

  我赶忙以躺着的姿势下了床,虽然难受,但是为了活命我不敢坐起来啊,到了床下我不敢吭声,过了大概半支烟的功夫之后,我的卧室除了刚才那意外,再没有再有子弹射进我的房间里,虽然没事了,可是我的心还是慌死了,这时房间里的设备又响起了声音,是高磊的声音,我本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我还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我也不管外面的动静了,就大声喊着:"高磊你个王八羔子你骗老子,不是说我没危险的吗?"

  高磊的声音响起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嗯?高磊好像不是在和我说话,我为了试探下我猜想是不是真的,我又大声喊了起来,我喊道:“高磊你个小逼仔能听见你天赐爷爷的说话吗?”
  高磊没有回应我,我的猜想可能是对的,高磊没有和我说话,但是他应该把类似扩音器的东西打开了,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开的,还是不小心打开的,这时另外个妖里妖气的男人声音响了起来,我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就感觉这个男人不是基佬也是个人妖,这个男人说道:“呵呵~我们是谁你不用知道,如果你还想活命就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

  接下来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非常静,我还没弄明白对话的意思,高磊背后还有人?其实我也很好奇,接着忽然一声惨叫,通过声音判断应该是那个妖里妖气男人的声音,他边痛苦的喊着边大声的说道:“快给我把高磊搜出来。”

  接着听到噼里啪啦的搜索的声音,接着一个青年的声音说道:“你们看这里是什么?”

  等他说完后我的房间瞬间就有声刺耳的声音,再然后就听不到任何对话了,我想了想,从刚才的对话可以判断出高磊家进来批陌生人,那帮人估计因为什么原因想知道高磊背后的人,不过我现在就判断不出这帮人为什么这么巧当我在这里时就来这里了?其实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因为我在这里的原因他们才过来,这帮人有可能是跟踪我的那帮人,我失踪了,那帮人就无法监视我,这样他们可以算作失职啊,可是细细一想又不对啊,他们现在不像是救我的节奏吗?我都差点被子弹打死了,而且听声音高磊应该跑了,那他们就应该现在来救我啊,可是到现在我的门都没有被打开,而且我可以轻易的听到有帮人在搜索整间房子,可是这帮人好像故意避开我的卧室,压根就不搜索我这里,所以按逻辑我并不能判断这帮人是不是冲我来的。

  我也有点烦了,管它死不死的,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这帮人找不到高磊之后就直接离开这里了,那尼玛我一个人在这里没吃的没喝的那迟早要挂掉,我边使劲敲着我卧室的门边大声对着外面喊道:“外面的朋友能帮我开开门吗?救救我啊,我被关在这几天了。”虽然是敲门,但是我现在敲门的样子可能有点猥琐,我是整个人趴在地上伸着手臂在敲门,因为我怕外面的人一冲动朝里面打几枪啊,那我才是死得不明不白,可是外面那帮人好像没听到我的声音一样,压根都不管我,我心说别真让我算准了吧?难道我要饿死在这?

  外面的搜索声音一直持续了大概1个多小时,这1个小时内我为了生存一直在敲门,可是还是没用,最后我清楚的听到那帮人离开的脚步声,随着他们的离开我的心也变作了死灰,完了,天赐哥我要死在这里了,我还有好多事都没做啊,没开过好车,没泡过洋妞,没看过苍井空的演唱会,我还没??????

  我还没想完,门轻轻的开了,门外有个人伸进了脑袋。


第四十五章 催眠(小说名《诡异老婆的秘密》)

  门外的人是大亮,一看到他现在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啊,我瞬间站起来差不多快流泪了,我想过去抱抱大亮。

  但是当我还没站起来多长时间,大亮却掏出了手枪指着我让我不要动,他的表情非常严肃,眼中甚至冒出了凶光,我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说良心话我现在确实不敢动了,我准备张嘴问下大亮到底是怎么了,大亮却先说话了,他说道:“你现在不要说多余的话,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如果你说了其它的话,我就杀了你,如果懂的话就点点头。”

  我乖乖的点点头,虽然我心里现在对大亮的‘表现’满脑子的疑问,可是疑问归疑问,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小命啊,大亮现在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大亮估计看着我非常配合,他满意的点点头,他说道:“你是傻逼吗?”

  我日~~他问的是什么问题啊?如果换平时肯定他这样说是开玩笑的,可是现在看他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我现在是敢怒不敢言,我说道:“我肯定不是傻逼,我聪明的很。”说完后我想从大亮脸上看出些表情,好读懂他这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大亮脸上并无任何表情,他接着说道:“那你觉得我是傻逼吗?”


  大亮他的问题怎么都好那个啥啊,因为紧张我现在实在是找不出词语形容,我假装笑了笑,想试探下大亮,看他到底是不是在逗我玩,可是我还没笑多长时间,大亮一脸严厉的表情吼道:“你快点回答我的问题,你想死吗?”说完他还拿枪使劲指了指我。

  我赶紧小心翼翼的说道:“是要我说实话吗?”大亮点点头。

  看到他同意后,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觉得你完全就是个傻逼啊。”这话说完后我觉得真带感,是他逼我说实话的,真是尼玛太爽了。

  平时我这样说他,他肯定发脾气,可是今天在我说完之后他却放下了手枪,迅速的跑进了卧室并把门关好还把门上的钥匙取了下来,进门后大亮对我笑笑,脸上的神情也渐渐变成了那个我熟悉的大亮,我被他这一系列的动作给弄得糊里糊涂的,我也不敢动,他见我还站着不动,他说道:“你还站那干什么?来来~~,在床上坐坐,你现在可以随便放松了。”

  听到他这样说,虽然我还是不明不白,不过我顿时心情放松了下来,因为他现在的感觉很熟悉,大亮见我坐到了床上,他也把那把手枪给收了起来,他说道:“天赐,你肯定好奇我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做吧?我首先想问问你这2天是怎么过的?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大亮的语气现在是完全熟悉了,我心里的防备完全放了下来,我知道他可能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其实这2天奇怪的事太多了,不过最奇怪的就是2件,一件是我这间卧室不知道是变魔术还是闹鬼,房间里的布置瞬间变得面目全非,之后又变回原样,床底下还多了个不认识的人,那个人之后也随着房间的变化而消失不见,另外件就是屋子外面那帮人到底是什么人,我把这2件事当做‘奇怪的事’全部都告诉了大亮,大亮微微点点头,从他的表情上并没有看出惊讶,反而好像是这些都在他的掌握当中,说完后我就静下心来看着大亮,想好好听下大亮到底要说什么。

  大亮看到我床边有包烟,那顺手抽出了一根点上,他说道:“从你刚才的诉说,我了解到你的情况和我一样,但是又不一样,我先说一样的吧,有点长,你等等啊。”他说完就狠吸了一口烟。

  他接着说道:“我可不像你过得这么悠哉,我这2天过得可苦了,连烟都没得抽的,那天我按照高磊告诉的位置去上厕所,我刚尿一半脑袋就被人敲了下,接着便晕了过去,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个很破的房间里,我那里可没你现在的卧室好,连床都没得,当天晚上的时候我所在的房间也听到了和你说的一样的声音,那个声音相当模糊,你也知道我不是一般的警察,我没点本事早就死了,那个声音我知道是什么,我很清楚它是一种特别的催眠术,我克制自己尽量不去听这个声音,可是我还是中招了,我的房间之后出现了个人,那个人就是天赐你,可是当时我并无法分清到底是不是真实的,不过我也不是完全被催眠的状态下,有时我会醒来、有时我会又陷入被催眠的状态,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高磊要催眠我,不过我还是格外小心,我不想跟幻想中的天赐有任何沟通,因为我不明白高磊的目的,刚才在房间里看到你,虽然我知道你是在这个房间,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所以刚才才会拿枪指着你,我也无法辨认到底出现的人是不是真实的,被催眠时间长了,到是让我摸出了怎么辨认是否被催眠的方法,就是当我眼前出了某个人时,比如说是你,在我的潜意识里,天赐你就是个傻逼,而我自认为你一定觉得我很聪明,可是现实中就是你刚才的答案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是个傻逼,但是你却一直认为我不是聪明人而是个傻逼,所以当我面前出现你的时候,我会问你刚才的问题,如果是催眠出现的幻觉,那么那个天赐会按照我潜意识的想法回答我的问题,懂不?”

  我听完大亮的话,虽然解释得很绕,可是脑中细细把大亮的话回味一番还是可以理解,我琢磨着催眠还有这牛逼的用处?那如果我想和苍井空约会的话,那不是找个催眠师给我催眠不就行了?我本来想把我猥琐的想法说出来,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现在这样严肃的场合不适合说这些,但是呢,我还是委婉的说道:“那按你这样说,那是不是催眠术可以出现我现实不认识的人呢?”

  “我要说的重点就是这个,很奇怪,听你说的情况后,我好奇为什么你的幻觉和我不一样?我出现的人或者景象几乎都是熟悉的,为什么你被催眠后却出现了不认识的人和镜像?按道理说他这样的催眠是不会出现这样陌生的情景的啊?我现在倒要问问你小子是不是得过失忆症什么的?可能之前出现的情景和人是你以前见过的,但是因为失忆去不记得了,催眠把你潜意识里的记忆唤醒了。”

  这是第一次有人问我是不是得过失忆症,我之前自己问过自己,可是我已经仔仔细细把我从小到大的经历一一回忆了,几乎从记事以来的成长经历我都可以一一回忆起来,我很确定没有失忆啊,要知道如果失忆了一定会有记忆空白期的,可是我没有啊,怎么会失忆?之前我自己问自己时我是非常自信的,可是现在大亮说了关于催眠的理论后,我自己都渐渐不相信自己的,我甚至现在疑问难道我的记忆有问题?还是有差错?这时我目光看到大亮好像很关心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一下哪想得起来啊,等回去后我安心想想,对了,之前外面那帮人 你看到是什么人了吗?”

  大亮好像被这样故意岔开话题弄得有点郁闷,他有那么一瞬间微微皱了下眉,不过转瞬就恢复了正常,他想了想说道:“这帮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我没见到面,只是听到声音,我只知道我被关在房间里时,忽然听到一声巨响,接着就听到外面不停的有枪声,之后听到有人离开的脚步声,在那些人走之后,好像是有什么人给我开了门,我出门后并没有看到门外是谁给我开的,接着就在每个房间看了看,发现房间里没一个人,我就好奇了刚才那大的枪战声,我琢磨着至少得死几个人吧?可是我却没看到一个死人,这就奇怪了,最终我就来到了你的房间。”

  咦~~按刚才大亮说的,他的卧室应该也有放音设备吧,可是他并没有说听到高磊和那个妖里妖气的男人的对话,难道是高磊只开了我这边卧室的扩音?这个事我琢磨到底跟不跟大亮说,不是我不相信大亮,而是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是有这种莫名的犹豫。

  大亮这时接着说道:“走~我们去1楼看看,我记得有声很大的爆炸声,我不信那大的爆炸声会不死人,那时整间屋子都在震动,1楼估计被毁坏得蛮厉害,我们现在去看看1楼有尸体不。”

  我这时也不想多想别的,更不想怀疑大亮,毕竟大亮比起高磊,我内心感情更偏向大亮,虽然大亮在我心中是傻逼中的战斗机,不过他的人品我觉得是没话说,我点点头便跟大亮一起快速下到了1楼,到了1楼,我对1楼的景象可能出现的场景已经做好了任何心里准备,可是当我和大亮真正到达1楼后,我们都惊讶了,大亮甚至打了下我脑袋,我骂了他2句打我干什么?他说道:“我只是想看看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第四十六章 背景

  整个1楼已经面目全非,之前那威武的大门已经被变成碎片,整个进门一面墙都被炸没有了,1楼大厅里到处都是水泥渣滓,真的是让我没想到1楼会被炸成这样,不过更奇怪的是,现在1楼都被炸成这样了,居然地上没一个尸体。

  我还在到处扫视着继续找尸体,我就不信这么大的爆炸,那么多的枪声会没有一个尸体,可是这时大亮却突然拉着我往外面跑,大亮一直把我拉到了外面的小路上才停下,现在他貌似松了口气,他说道:“你刚才还在那里2B的看个毛啊,刚才那房子按照城市里的说法就是属于危房了,随时有可能倒塌。”大亮话音刚落,‘轰~~’的一声房子倒塌了,我心中万分感激大亮啊,幸亏有他在,要不然我就死了,我感激的对他说道:“这可真巧啊,幸亏有你啊。”

  可是大亮在听完我的话后,他的表情不知怎么有点不自然,我心想可能是我第一次当面感谢他,他才会觉得不自然吧,我也没在多想,因为是大晚上了,又没什么车,我和大亮只有徒步往市区走,我问过大亮为什么不报警让警察来接我们走?反正大亮也是警察队伍的。

  大亮骂我脑子笨,他说万一警察来了盘问起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房子为什么倒塌了?我们怎么回答?这里什么人都没有,房子还倒了,而且大亮他自己只想低调混几年回自己的老家,如果他又扯进什么案子对他不利,我问他那现在扯进我的事,难打他不怕影响他回老家?大亮就只说了一句话,兄弟之间无需说那多。

  之后我们边走边聊,大亮分析高磊一定还会出现,不会就这样凭空消失,他有这么大的公司在这个市里,他不可能放弃不管。

  我听到大亮刚才那句‘兄弟之间无需说那多’之后,心头觉得暖暖,我觉得不应该被高磊的几句糊话所迷惑啊,大亮就是我的兄弟,我最后还是把卧室里听到高磊和妖里妖气的男人的对话告诉了大亮,顺便问到大亮听到没有,大亮摇摇头说可能他房间里设备开关好我卧室里的设备开关是分开的,高磊当时就开了我房间的设备开关,接着他又思考会儿,忽然一拍脑袋大声的说道:“我终于想明白了,我就说高磊和你又不认识,为什么那么喜欢盯着你,而且我们把玉佩还回去了,他几乎都不关心那玉佩的,而是对你本人更有兴趣,因为在我们心中那玉佩最值钱,但是在高磊心中,因为他背后那人的指示,他觉得你比那玉佩还‘值钱’,可是一直让我想不通的就是高磊对你有什么兴趣?你现在这样一说我倒明白了,高磊背后那人指示高磊这样做,只要高磊照做了可以从那人得到什么好处,或者是其它的什么条件,我们现在不得而知,现在我们大胆点设想:甚至那个玉佩放到你家,可能都是那个人的指示,你想啊,哪有人偷了玉佩不卖钱还送给你的?而且玉佩不见了之后,作为玉佩的主人,高磊竟然不报警?还不让警方单独破案?这些都表明那个玉佩只是作为勾你的工具,我甚至大胆的怀疑,这个玉佩就是高磊特地放你家的,就是为了引你去他那,不过为什么高磊不直接请你去他家,而是采用这样特殊的方式我还是没想通,有可能是他背后的人指示的,也有其它的可能,一定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让高磊不得不用这样的方式勾你去他家,不过结果不管是怎么样,我觉得玉佩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引你去见高磊,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其实我之前也注意到这一点,报纸上高磊口口声声说那玉佩对他的意义非同寻常,可是当见面的时候,高磊压根都不关心玉佩的事,还是我提醒他,他才让我把玉佩拿出来,而且在我们开门见到高磊的时候,他连最基本让我们把玉佩拿出来证明我们身份的举动都没让我们做,这种种举动都证明了他压根不关心玉佩的事,当时在卧室里他盯着我的样子让我误会他是基佬,现在想想真的有可能是如大亮所说,高磊其实是想引我出来,而且如果按照大亮的逻辑,那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名贵的玉佩会白白‘送’到了我的手里,我的心慌乱无比,因为一想到有人为了我甚至可以花上千万引我,我就觉得这些人可能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我紧张的对大亮说道:“你好好看看我啊,我除了帅点,还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拿上千万引我啊?”

  大亮停下来看了我眼,说道:“你还有一点是很值钱的难道你没发现?就是你是傻逼中的战斗机。”

  “我草你大爷。”我狠狠的说道。

  到了市区,我和大亮分别拦了辆计程车回家,分别前大亮说他会通过朋友调查下高磊的事,我上车后觉得现在说来也是好笑,我自己就是开计程车的,可是这段时间我却坐别人计程车的时间比坐自己的还长,到家后几乎都快白天了,我简单洗漱后就去休息了,因为实在太困,没有精力在思考别的,很快便入睡。

  起来后我看了看已经充好电的手机,是下午5点多了,实在睡不着了就起来上了下网,想再查些关于高磊的资料,可是高磊的资料在网络上几乎都是差不多,就连那种我想看到的‘小道消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本来我想关掉电脑问下大亮那边关于高磊的事有什么进展没?可是这时我登录的搜索引擎右下角突然跳出条新闻‘新乐集团宣布破产,董事长下落不明’!!

  我赶忙点开了这个新闻,里面是详细的新闻,大概就是说,今天白天时,新乐集团所有的股票遇到大量的不明‘股市狙击手’,这些‘狙击手’的目标很明确,只争对新乐集团,其它公司如有帮助新乐集团的话,他们会一起去攻击,最终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逼得新乐集团宣布破产,董事长高磊一直没有露面,众说纷纭,反正就是说高磊消失了,不过大家更关心的到底是谁在背后控制这场狙击战,这是需要大量的金钱的,可是猜来猜去都没猜出个所以然。

  昨天大亮才说故高磊不可能消失不见,他不会放弃这大的公司,可是现在却出现一天之内高磊的公司就破产了,现在怎么办?难道就一直找不到高磊了吗?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大亮打来的,本来我现在都准备跟他打电话说说这个事,现在刚巧,我赶紧接了电话,大亮听到我接电话后,他说道:“天赐,你看了关于新乐集团的新闻没?”

  我说道:“看了啊,也是刚看到,你说高磊破产的事会不会太巧了?会不会和昨天在他家发生那事有关?”

  大亮说道:“我也是这样觉得,可是压根就查不多到底是哪些人在背后让天乐集团破产的,不过我倒是查出了点别的端倪。”
  我正准备说是什么端倪时,我忽然想到电话里交谈会不会不安全?于是我决定让大亮现在来我的家,大亮也明白我的事,他应了我下便挂断了电话。

  其实我内心里对昨天高磊和那个妖里妖气的男人的对话是有兴趣的,特别那妖里妖气的男人问高磊背后的人是谁时,说实话我内心那时也极度想知道,我也知道就算高磊报出了名字我也可能不认识,可是我就是想知道,哪怕只是个名字。

  很快大亮便到了我的家,进门后互相点了根烟便开始了交谈,我催促大亮赶紧说,别婆婆妈妈的,大亮笑了笑,转而严肃的说道:“我通过查高磊的发家史才查出的端倪,一般有钱人的发家史都不会对外说的。”

  听到这我打断了大亮的话,因为我觉得大亮是土鳖,为什么这样说呢?尼玛我最喜欢看国家电视台《财富》节目啊,那节目专门会邀请些现在在在社会上毕竟出名的企业家来做客,让这些企业家讲自己的发家史、奋斗史,我说道:“你是土鳖吗?难道不看电视的?富豪们的发家史好查的很啊,国家电视台《财富》节目,还有地方电视台的一些访谈节目不都可以查到吗?而且高磊的发家史我也通过搜索引擎查过了,是通过对外贸易发家的。”

  大亮一动也不动的斜着眼盯着我,本来我还想装逼卖弄下自己的‘知识’,可是感觉大亮现在这样有点不对,难道我说错了?我赶紧闭了嘴,大亮见我不说话了,他这才开口继续说道:“就你这智商,请不要打断我的话,你刚才说的那些企业家在电视上说的发家史、奋斗史都是假的,难道你不知道?

  假的?什么?不可能吧?我上大学时最喜欢看这类节目了,觉得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而且是上了电视台的啊,这么多观众看着这么可能是假的呢?我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怕又被大亮说我是傻逼,我现在不敢打断大亮说话。

  “一般有钱人真正的发家史是不会在公众场合对外说的,高磊的发家史其实是背后有强大的资金在帮他,要不然全凭他自己是不可能做得这么大的,那背后的资金是属于谁的真的好难查,不过多亏是我的职务便利还是让我查到了,是一家更大的公司,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这公司叫‘长城风投’,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这家公司的老板不轻易露面的,不过也难不住我,我查出了老板叫做杨海燕。35”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