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灵异故事 >> 内容

感觉老婆最近怪怪的,怀疑她已出轨,跟踪她之后我吓崩溃!27

时间:2013-11-7 13:03:18 点击:

  核心提示:第四十七章 第二个人情(本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本小说绝对不会太监  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人瞬间有点激动,因为杨海燕这个名字我认识啊!!就是那个奔驰车里的老太婆,大亮看我一脸激动的表情,他好奇的问我怎么了,我赶紧把认识杨海燕以及和她发生的一些事(这话话大家不要想歪了)告诉了大亮,我把心中的...
第四十七章 第二个人情(本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

  本小说绝对不会太监


  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人瞬间有点激动,因为杨海燕这个名字我认识啊!!就是那个奔驰车里的老太婆,大亮看我一脸激动的表情,他好奇的问我怎么了,我赶紧把认识杨海燕以及和她发生的一些事(这话话大家不要想歪了)告诉了大亮,我把心中的猜想也说了出来,我说道:“杨海燕会不会就是背后指使高磊的人?”

  大亮想了想说道:“我其实开始也只是单纯想查查高磊的背景,可是越查越深,现在查到了他发家是靠杨海燕的公司在背后支持,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杨海燕竟然和你有接触,不过光凭这点点线索是无法确定杨海燕就是高磊背后的人,不过我们现在也能顺着这条线索好好查查,你现在能联系到杨海燕吗?”

  我记得杨海燕好想给过我一张名片,说是欠我一个人情,到我想要时直接打名片上的电话就行,我赶紧去房间里把名片找了出来,找出来后大亮问清楚杨海燕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给的我名片后,让我立刻给杨海燕打电话就说有事要找她,大亮让我别说什么事,先把杨海燕约出来就行。

  我心中虽然奇怪为什么约杨海燕出来要这么的小心,不过我还是按照大亮说的给杨海燕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杨海燕知道是我打过去的电话后,并没有吃惊,相反是非常平静,她就好像知道我要打电话过去一样,我紧张的把我要她‘还我人情’的事说了出来,她问都没有问我是要怎么还我的人情,就让下午7点我去武汉广场等她,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我跟大亮说道:“这会不会太顺利了?她几乎都没什么疑问的。”

  我觉得我都可以看出不对,大亮应该可以看出更多的问题,这个是我不得不承认了,从之前的表现看来,大亮看待问题的方式总是我比我高瞻远瞩,可是这次大亮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说道:“你多心了吧?一个老太婆就算再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年纪大了会老糊涂。”

  我把见面的地址告诉了大亮后,大亮中午就在我家和我一起吃了顿中饭,下午就一起出发到了武汉广场,到了目的地后我和大亮又聊起了被监视的事,说来奇怪,自从那天去墓地开始,我就在也没有被监视的感觉了,而且无论我和大亮怎么寻找都再也找不到监视我的人,而且那个鲁洪涛也说过了只是那一天暂时没人监视我了,可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因为我们还要等杨海燕,所以此事没有多议,我们站在武汉广场上看着来回走动的美腿黑丝,就是没有看到杨海燕那老太婆,我看时间都已经7点半了,那老太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尝试给她打了2次电话,她都没有接我的电话。

  期间大亮好像很焦急,几次问我号码是否正确,我骂了他2句傻逼,我说号码我现在都存到手机里了,能是错误的吗?大亮没在理我,大亮今天特别怪,平时我这样跟他这样开玩笑他都没什么事,可是在刚才我说他是傻逼后,他竟然闷闷不乐的在抽烟。

  大亮在旁边抽着烟没再理我,我看到现在的场合实在是尴尬,我想去不远处的小摊上买瓶水,我跟大亮说了下,大亮说要陪我去买,我立刻拒绝了,我心想我又不是小孩买瓶水难道还要人陪?

  大亮似乎在和我赌气,鼻子里应了声便又自顾自的抽着烟,卖水的摊子的老板是一个满脸沧桑的老头,我走过去说要瓶绿茶,他说没有,我说要瓶可乐,他说没有,我说要瓶橙汁,他还是说没有,可是我明明看到他摊子旁边的箱子里有橙汁,我本来刚才在大亮那都有点觉得不爽了,在这老头这里买什么都没有,明明有他却不卖,他还这样的态度,我有点怒了,这时老头旁边慢慢开来一辆别克商务车,那老头头看着我指了指那车说道:“不是我不卖你,我的饮料都在我的这车上,我箱子里的都是过期的。”

  我日~~~一个摆摊子有自己的车!!我觉得不可思议啊,我看到那老头直径朝那辆停下来的别克商务车走去,那老头还回头让我跟他一起去车上拿饮料,我这时回头看了看大亮,可是并没有看到他人,本想跟他打个电话,可是想想刚才他那样的态度,我觉得还是算了,而且我估计他也不会走远,应该是去卫生间了,我转过身来也没多想就跟着那老头往别克车走去,我其实现在更多的不是买水,而是好奇,一个有自己车的人何必要摆摊呢?

  当车门拉开的时候我傻逼了,里面坐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人,一见到我,就几只手使劲把我往车里面拉,我就像是一只小鸡一样轻易就被他们拉上了车,随后那个摆摊老头也上了车。

  我刚被拉上车我2个手臂就被2边的人控制起来,当车门关上时,我的眼睛就被蒙上了,嘴巴也被堵住,这时那个老头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就是杨姥姥的一个手下而已,我不会伤害你,现在是带你去见杨姥姥,请你配合。”

  我一听杨姥姥三个字我就知道是杨海燕,可是他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见我呢?我和她见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尼玛我嘴巴被堵住了也无法问,现在我只要稍微有点挣扎,2边抓着我手臂的人就会更加用力,这样我会更疼,我都不敢轻易动弹。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我被那帮人架着下了车,走了一段路之后好像是进了电梯,处了电梯最终听声音我是进了个房间,我被安排到可能是沙发的位置坐了下来,最后那个摆摊老头说道:“你先在这坐下吧,等下杨姥姥就会到。”说完就听到他们离开的脚步声最后是一声关门声。

  我知道他们出去后,我赶紧用手把眼睛上、嘴巴上的布都拿了下来,我看了下四周的环境,好像是在酒店里,布局和酒店一模一样,不过这样的酒店我可是没住过,是2层楼复试的,我在的这层是1楼,目测一层面积有50多个平方,真大啊,想当年我和苏妲住的酒店就尼玛10几平方的经济酒店,要不是床上那种酒店特有的白色床单被罩,我可能还辨认不出这是酒店,这酒店也有奇怪的地方,窗户全部是看不到外面街景的,我想也许是故意的吧,这样我就无法知道我具体的位置的。

  其实在我知道是杨海燕以这样的方式见我后,我就并不慌张了,因为我感觉得出杨海燕就算再怎么讨厌,她其实也是不想伤害我的,我索性放松了下来,因为嘴巴刚才被那破布堵着嘴,有点口干,我把桌子上的饮料拿起来猛喝了几口,我知道这种酒店的饮料特别贵,刚才他们这样对我,我一定要多花点杨海燕的钱,要不然我心里不爽。

  我刚喝完饮料,我这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我本来想直接就问杨海燕为什么要这样见我,她好歹还欠我的人情,可是当我看到进门的人之后,我一下愣住了,怎么会是他??

  那人进来后对我微微一笑,然后直径朝我旁边的沙发上走去,他顺便点上一根烟,也没问我抽不丑,我看这人现在的精神面貌想当给力,完全不像是公司破产的样子啊,我好奇的说道:“怎么是你?杨海燕呢?”

  高磊闭着眼睛歪着脖子手还轻轻的拍着大腿说道:“我也没想到我这快就要和你见面,还不是因为你今天给杨姥姥的那通电话,不过幸亏你那通电话帮助了杨姥姥,杨姥姥告诉让我转告你她已经欠你2个人情了。”

  我被高磊的话弄得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那通电话怎么着就让杨海燕又欠我个人情了?而且本来我以为高磊早就跑不见了,现在却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还能这么淡定的出现在我面前,就像前两天的事完全没有发生一样,这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可是再看看现在的高磊,一点都看不到落魄的感觉,甚至给我的感觉是比之前更潇洒了,而且在大亮刚刚才查到高磊背后的老板可能是杨海燕之后,大亮都还没敢直接分析杨海洋就是指使高磊的人,再就是高磊昨天和妖里妖气男人对话时,那个妖里妖气的男人以高磊的生命威胁高磊说出他背后的人是谁,他都没有说,可是现在高磊却直接在我面前大方的承认的杨海燕就是他背后的人,这一切让我真的是无法理清思路了。

  高磊估计看我从他进门到现在就这样一直傻逼站着觉得好笑还是怎么着,反正他一直看着我笑,我本来想先问问到底我那通电话是怎么让杨海燕欠我人情了,可是现在我却想先问别的了,我问他:“你到底是在笑什么?你每次看着我都是笑,你TMD是不是基佬?”

  高磊听到我的话后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着他都快喘不过气来,我一脸铁青的看着他,要不是我怕他外面有手下,我尼玛现在绝对冲上对他一顿暴打,高磊笑完后说道:“我每次端详你时,我都是好奇杨姥姥到底为什么这么关注你。”


第四十八章 当天卧室外面发生的事


  我厉声说道:“这就是你老喜欢看着我的原因?你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不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杨海燕关注我,她不是说过了我要找她的时候再联系她吗?按你这样说难道我和她见面之后她都在悄悄关注我?”

  高磊眉头有点微微皱起,他说道:“没想到就凭我一句话,你还可以注意到这点小细节,看来你并不像资料上显示的那笨嘛,不过抱歉,我只能说我可以说的,至于我不能说的,我是怎么都不会跟你说的,首先我想问问你,昨天晚上我跑了自己之后,你的那个所谓的朋友—大亮,他是怎么和你解释昨天晚上的事的?”

  我发现了个问题,高磊和我说话时都很友善,甚至是昨天晚上的时候也是这样,可是每次这个高磊一提到大亮语气都会变成另外一种,可以说是冷淡,我对其中这个问题非常好奇,不是我怀疑大亮,而是我好奇高磊为什么对大亮这样的态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有杀父之仇呢,可是事实证明他们在以前并不认识,我想了想也不怕跟高磊说实话,我到要看看高磊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于是我把昨天晚上屋子外面那帮人走之后发生的事以及我和大亮的对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高磊听完后我的话后微微的冷笑了下,他看着我说道:“你的意思就是,大亮也不认识外面那帮人,你也不知道外面那帮人到底是什么人对吗?那你有想过既然你们2个都不认识外面那帮人为什么要进我那屋子呢?你千万别说他们是为了找我才来的。”

  这个高磊问的问题都是我曾今思考过的问题,我当时以为是监视我的人来救我,可是分析之后觉得又不是,如果是来救我,怎么会从头到尾都不开我的卧室门?子弹还射进了我的房间?后来我也没弄清那帮人到底是为谁而来,就没有继续想,我不喜欢高磊说话这么绕圈子,我说道:“你有什么事就全部说完,不要像是得了前列腺炎的人一样,尿了个尿都是一滴一滴的好吗?”

  高磊并没有被我话逗笑,他现在表情特别严肃,他说道:“不是我不全部说完,因为我发觉你好像不知道的事太多,如果我不一点一点的和你说,我相信你到时听完之后绝对会听糊涂,外面那帮人开始的时候我都以为是来救你的,可是事后我细细想来,他们可能是为了救大亮而来!不过之前我还不敢确认,现在听了你的述说后,我直接就很确定我的想法了。”

  高磊的这话如雷贯耳,大亮虽然是超级警察,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个普通警察啊,当时房子外面那帮人虽然没看到是什么人,可是光听声音都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带着‘家伙’的人,从一楼当时的情况看来,他们带的‘家伙’估计还相当优良,大亮只是个小警察,那帮人怎么会因为是进去救大亮而来呢?我冷笑着把我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可是高磊的一句话就把我的判断全盘否决了,他说道:“那你能解释清外面帮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

  是的,高磊说得很对,那帮人从来没开过我的门,甚至有一次还打了一颗子弹进来,这时高磊继续说道:“大亮说他是在那帮人走后,有人给他开了门他才出来的,可是你在想想,如果事实不是这样呢?那帮人进来时,我的人都已经死亡,我被逼到了我自己的房间里,这时外面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是不知道的,你也不可能知道,全凭大亮个人说的你就全相信了?

  “再者,你刚才说到那帮人进来后有人朝你关着的卧室开了一抢,开抢之后那帮人从始自终都没开过你的门,你想想啊,那帮人又不认识你,为何会特意避开你呢?如果一开始就商量好避开你,那为何中间为朝你的房间开了一枪?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帮人开始压根都不准备避开你,只是中途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特地避开了你的卧室,我猜想大亮并不是像你说的最后他才从卧室出来,其实是那帮人冲进屋子后就把大亮救了出来。中途一定是大亮告诉了他们什么,他们才特地避开你的屋子,小子你觉得我分析得对吗?”

  听了高磊的长篇大论后,我发觉他看问题的方式和大亮好像,而且他的推理几乎符合所有逻辑,但是我说过了,我是不会不相信我的兄弟大亮的,我知道昨天晚上大亮那句‘兄弟之间无需说那多’一定是真的,就凭这句话,除非我亲眼看到,要不然我怎么都不会怀疑大亮的,我一边尽量内心时刻提醒自己一定相信大亮,另一边因为我还想知道高磊和杨海燕的目的从而假装的相信了高磊的话,我说道:“你说得好像是有几分道理,不过大亮如果是这么厉害的人物,那他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高磊表情凝重的说道:“这个也是我想知道的,可是他好像进行过特殊训练,我们请的高级催眠师对他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完全可以不被催眠所干扰,不过听你的述说后我也有奇怪的地方,明明他没有被我们催眠,可是为什么他要对你说他也被催眠了还出现了幻想?这个是我现在想不明白的,不过也无需细想,据我目前的猜测这个大亮对你虽然无害,但是他一定不是你的朋友。”

  我知道好多人说过,不能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可是现在我的内心真的被高磊说的有点动容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说的都太符合情理了,而且从表情看不像是撒谎,我不想再听他说关于大亮的‘坏话’,于是我岔开话题道:“说到催眠的事,我倒要好好问问,你到底为什么要把我关倒那间卧室去还进行催眠?”

  高磊这时又点起了一根烟说道:“我也不知道。”

  听了他的话后我脑门子青筋直冒,心里瞬间骂了高磊全家,心里骂完后准备开口继续骂,可是高磊这时接着说道:“你别激动,听我继续说,我是确实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杨姥姥安排我的,他那天莫名其妙让我把玉佩安排人送到你家门口去,然后让我在报纸上发表声明,还不准我报警,我一切都照做了,我问杨姥姥为什么要这样做,本来她说之前我有点不情愿这样做,可是当她说了原因后,我决定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完成这个任务,他只是说‘为了引一个人来你这,这个人身上有秘密,这个秘密对我来说很重要,对你也是,他关系都你的女儿吴丹。’”

  我这时打断道:“我身上有什么秘密吗?杨海燕是不是弄错了? 我就是一个苦逼屌丝男,而且关于你的女儿吴丹的事也是我一直想问你的。”

  高磊听说我说吴丹,他本来平静的神情忽然激动起来,他激动的说道:“什么?你真的认识吴丹?你知道她什么事?”

  现在的高磊已经不像我印象中冷静的高磊了,我突然发觉天枰在这个瞬间向我们这边倾斜了,虽然这个时候以吴丹的事威胁他有点不妥当,不过因为的好奇心我还是决定试试,我不紧不慢的说道:“网上说你的女儿吴丹早就死亡,可是从刚才你的话中,好像你的女儿并没有死,而且你也知道,我对这个很好奇,你能说说吗?作为交换,我会告诉你关于我和吴丹的事。”

  高磊这时还是有点激动,他第一次语气狠狠的对我说道:“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如果你骗我,不管是谁,就算是杨姥姥帮你说情我也要杀了你。”我心中一寒,不过我还是故作冷静的说道:“你说吧.”

  高磊说道:“我女儿失踪后,我一直拜托各种关系在全国各地找她,可是一直都没找到,生意上的事我也懒得打理了,她的母亲死得早,我就这一个女儿,直到某天股市上传闻我因为女儿失踪的事精神恍惚,我公司的股票大跌,我当时才不得已造就了假新闻,说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亡,然后上演了一出假的下葬,之后我公司的股票才稳住,后来我还是一直在暗中找我的女儿,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我可以感觉得出吴丹一定没有死,所以当杨姥姥说出你是找到我女儿的关键时,我激动万分,我问过杨姥姥为什么你是关键,她也没明说,她说她也只是猜测,当把你关进卧室后,我真的是一点都没发现你跟吴丹有什么联系,我曾心里暗自想过杨姥姥是不是为了让我好好帮她办事而用吴丹的事欺骗了我,可是现在我明白了她没有欺骗我,现在该你说了吧。”

  原来墓地里没有棺材是因为高磊进行了假的下葬,那么潇洒跟我说过的在墓地里见过的吴丹,以及我在丽江见过的吴丹那就不是鬼了?我就说世界上哪可能有鬼啊,最恐怖的是人,我看到高磊期待的眼神,我也不忍心在利用这个事达到什么别的什么目的,心里暗自回味了番,就准备把经过和高磊说起。


第四十九章 我和高磊的对话(一)

  原来高磊困住我是张海燕的意思,我看到高磊一脸期待的表情,我不忍心在拖延下去,我说道:“我一年半以前在丽江见过吴丹,按时间推测正是媒体上说吴丹已经死亡的时间之后,要不是你跟我说是你造假的新闻,我还以为是见鬼了。”我没有说我们去盗墓的事,这毕竟是不好的,我还是懂得什么应该说,什么不能说。

  这时高磊一脸惊讶的表情说道:“你说1年半以前在丽江碰到的吴丹?我的女儿吴丹已经失踪2年了,整整2年多啊,为何她会在失踪半年后去丽江?你呢?你为什么那个时候去丽江?”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是去月抛的。”

  高磊好奇的问我‘月抛’是什么?我不耐烦的说道:“这个是和你女儿没有关系的,你到底听不听我继续说下去?要听就别打断。”

  我看到高磊点了点头,我便说道:“我去丽江本来是月抛的,后来碰到了我的老婆,当然那个时候还没结婚,当时我的老婆和你女儿在一起,我们都是在酒吧认识的,其实说实话我和你的女儿接触并不多,就只是见过几次而已,抱歉我只能提供这多线索了。”我没有说潇洒和吴丹的事,毕竟在一个父亲面前告诉他,他的女儿和别人在丽江玩月抛,那是一件很尴尬的事,说完后我的脑子还在想着能问出些高磊别的问题不。

  高磊这时问了个我压根觉得他不会关心的问题,他说道:“你说在丽江我女儿和你老婆在一起?你老婆长什么样?叫什么?”

  我心想他关心这个干什么?可是看高磊的表情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于是我把老婆的样貌、打扮等全部说了出来,最后告知了老婆的名字—苏妲。

  高磊听到苏妲的名字后,眼睛睁着老大,他突然靠近我抓着我的肩膀说道:“你的老婆现在在哪里?我要见她!她有问题!!!!”

  我被高磊弄得都有点怕了,他现在的状态就感觉碰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事,我想努力挣脱掉他的双手,别看他年纪大,可是现在的力气却出奇的大,让我压根无法挣脱,我难受的说道:“我老婆早失踪了,我自己都在找她,你为什么这关心她?”

  高磊听到我说老婆失踪了后,渐渐的人平静了下来,也松开了我,他走回去全身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坐在沙发上又点了根烟,他一直没说话,就在那低着头抽烟,从他抽那根烟的频率来看,我知道他一定是在思考问题,我现在不敢打断他的思绪,我怕他又像刚才那样‘发疯’。

  高磊很快的速度把那根烟抽完,接着他又拿出了一根迅速点上,这时我试探性的让他顺我一根烟,其实现在并不是我想抽烟,我只是想知道他恢复正常没?他看了我一眼,递了一根烟我,从他的神情看好像真的平静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递完烟后缓缓的说道:“你坐吧,你的老婆的事,我也知道一点,因为我认识她。”

  我听到高磊很平静的说出他认识苏妲,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现在不平静的人变成了我,要知道苏妲在武汉并没有什么朋友啊,更别说这么大的一个老板了,苏妲从来没和 我说起,我现在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我做梦都想找到苏妲,现在也许高磊一点点的线索就是帮我找到苏妲的‘钥匙’,虽然我激动,不过我还是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可不想像刚才高磊那样发疯,淡淡的说道:“你说吧。”

  高磊说道:“2年前我的女二多了个她们年轻人所谓的闺蜜,她们2个人几乎形影不离,一般我女儿的朋友我都不关心,可是她这次的朋友和她走得太近了,而且我以前并没有见过,让我不得不怀疑我女儿这个朋友的身份,毕竟我的社会地位不低,我怕是别有用心的人打我女儿的注意,另外我更加怕的是女儿不会是同性恋吧?某天我和女儿进行是一次认真长谈,她告诉了我她的朋友叫苏妲,是才认识不久的,不过2个人很投缘,甚至在我面前诅咒发誓说她的性取向是正常的,我这才安心下来,最后还请苏妲到我们家做客,我跟苏妲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也没感觉出她是同性恋什么的,不过苏妲有一点让我印象很深刻,这一点也是让我放心她和我女儿继续当朋友的原因,她的谈吐很不一般,不像一般百姓家里的孩子,不过这也让我更放心,只有良好的教育才能培养出这样谈吐的孩子,所以我对苏妲整体印象还是挺好的,要不是你今天说起1年半以前在丽江见过苏妲和吴丹,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注意到苏妲和吴丹失踪的事有联系。”

  听完高磊的话后,其实说实话我有点失望,因为总体来说我觉得对我寻找苏妲没有一点线索,不过还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苏妲和高磊竟然早就认识,还有一点奇怪的,苏妲和我一起时,那尼玛完全女汉子啊,谈吐这个东西和她就压根没有关系,可是高磊却说她谈吐非同一般,难道真的像我以前分析的她和我一起都是演戏吗?一想到这我的心就好疼,我不想在高磊面前失态,赶紧想些别的事分散自己注意力,我本来想继续询问关于我困在高磊房子的问题,可是高磊这时又说道:“你觉得吴丹的失踪跟苏妲有关系吗?你身上的谜题太多,要不是你我真的不会把吴丹的失踪联系到你老婆的身上,我……”

  我不想再就这个问题纠结下去,因为苏妲本身都失踪了,要找到她我早找到了,我现在更关心的是我的问题,我说道:“你能解释下关我进来到底是为什么吗?”我之所以再问一次,是我不相信高磊刚才说的他‘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我想现在我跟高磊已经交换了信息,现在走得更近一步了,他不管怎么着也应该说一点点了。



  高磊被我打断了话貌似有一点不爽,(本小说名字《诡异老婆的秘密》)不过也就那么的一瞬间而已,他就完全恢复了平静,他说道:“那你先得告诉我你老婆是怎么失踪的?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我的女儿是某日和我说出去吃饭就突然失踪,我想联系下你的老婆失踪分析下问题。”

  虽然高磊就他女儿失踪这点上有点啰嗦,可是我还是能理解他的心情,再说他也只是问我老婆怎么失踪的事,我于是也简单的说了下,就说我和老婆2个人一起吃饭的,结果外面有人敲门,她出去后就失踪了,至于之前我和老婆的对话我都没有说,高磊那边也表示理解,只是觉得我老婆的失踪比他女儿失踪奇怪许多。


  接着他回答了我刚才的问题,他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杨姥姥就只是让我布局把你引来,催眠师什么的都是他安排的,她让我知道你被催眠后心里话,不过我们把你催眠后是看不到你看到的那些环境的,我们只能通过你被催眠后的肢体以及口头语言来判断你的心里话,可是你很奇怪,你被催眠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被他这话说得一惊,首先我也想到过他们催眠我,我看到的幻境他们是看不到的,那他们到底是凭哪点判断我的幻境,这个问题在得到高磊的‘解释’后,现在高磊说我完全变成另外个人那是真的让我万万没想到的。

  高磊接着说道:“你被催眠后,只见到你整个人跑到了床下缩成一团,我们通过卧室里的特殊摄像头拍摄到你在床下身体在发抖,手呈握拳状,仔细看你的手心实际上并不是握拳,而是空心的好像是握着什么东西,可是实际上你手中并没有握着什么,当时你是一幅相当害怕的表情,我们分析了你当时的表情,好像是什么东西威胁到了你的生命才会出现的表情,你嘴里也不停的在念叨着什么,起初因为是声音太小我们听不清,后来通过设备把你的声音放大后,我们听清了你的声音,首先不说内容,光你说话的语气都让人觉得惊诧,你说的不是国内的普通话了,而是台湾普通话,而且说得非常标准,我们查过你的档案,显示你从来没去过台湾,你是个孤儿,也没台湾的亲戚,你的语气非常害怕,这些都是让我们奇怪的,要知道我们催眠你并不是改变你的意识,更无法让你变成另外个人啊,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你用台湾普通话念叨着‘唐棣,救我,快来救我。’之后你用手敲打着床底,敲打了几次又停了下来,接着又敲打,随后你在床下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后,你就从床下出来并开了灯,然后就恢复了正常,貌似从催眠状态醒来,本来我们想接着分析你的这系列动作是什么意思的,可是后来发生有人冲进来的事,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回事,也没时间去查‘唐棣’这个人是谁,你能和我说说你被催眠的时候到底看到了什么吗?唐棣又是谁?35”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