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伤感言情 >> 内容

性之间]有些叫床,不能偷听...(2)

时间:2012-9-26 10:43:14 点击:

  核心提示:自打我十二岁,下面长出第一根阴毛。    就无师自通,学会了对女人的意淫。    只是性取向,一直不很稳定,像小灵通的信号。    我一阵子喜欢小姑娘,一阵子喜欢老女人。    有的时候喜欢胖的、奶大的,有的时候喜欢瘦的、奶小的。    或者毛多的,或者毛少的,甚至无毛的。    对象千变万化,毫无...

自打我十二岁,下面长出第一根阴毛。
    就无师自通,学会了对女人的意淫。
    只是性取向,一直不很稳定,像小灵通的信号。
    我一阵子喜欢小姑娘,一阵子喜欢老女人。
    有的时候喜欢胖的、奶大的,有的时候喜欢瘦的、奶小的。
    或者毛多的,或者毛少的,甚至无毛的。
    对象千变万化,毫无规律。
    像天气预报一样没谱。
    我曾经以老婆的排卵期为参照物。
    看是安全期喜欢胖女人,还是危险期喜欢胖女人。
    结果发现,我的性取向,与老婆的排卵期无关。
    我会在安全期和危险期,迷恋一个类型的女人。
    有一阵子,我迷恋半老女人。
    情趣商店的老板娘,就是我那个时候的杰作。
    老板娘见了昔日同床好友,很高兴。
    问:“怎么这么长时间没过来?”
    我说:“阳痿了。”
    老板娘咯咯笑起来:“你早该阳痿了。”
    我把柜台里的橡胶棍棒浏览了一遍,问:“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老板娘说:“把你摆进去才是新鲜玩意儿。”
    说着,就跟我动手动脚。
    我一看不是久留之地。
    再呆下去,非耽误了我的正事儿不可。
    我现在的性取向是C 杯小妹妹,哪有闲心跟你扯淡。
    想起来有个招式叫“空城计”,几次想拿老婆试验,都没敢开口。
    老婆知道,敢把我的包皮剥了。
    何不在小秘书身上小试牛刀。
    就让老板娘拿了个“跳弹”。
    揣在身上,匆匆离开了商店。
    小秘书还在车上等着呢。

我从情趣商店出来,秘书已经在汽车上等我,她有车上的钥匙。
    见我上车,第一句话就问:“你到哪儿去了?”
    我说:“我到书摊上看看,有什么新书。”
    没告诉她去买“跳弹”了。
    我喜欢把自己包装成爱看书的人。
    我坚信没有文化的人,泡不到好姑娘。
    书店也是个泡小妹妹的好地方。
    书中自有颜如玉呀!
    百分之九十的书,买回家,看了个内容介绍,就算看过了。
    “你怎么等这么长时间才过来?”我问。
    “我得等别人都走了,再过来呀!”
    保密工作做得不错,挺有心计。
    愿意跟我私下出去,而且知道避开同事,使我十分满意。
    是个可造就之才。
    我像刚开完遵义会议红军干部,感觉找着了革命方向。

接着说小秘书的事情。
    我开着车,到了远离闹市的一个饭店。
    我们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卡座。
    一切都是为了方便下手。
    我点了两个凉菜、四个热菜。
    我明知道吃不了,坚持点这么多。
    泡小妹妹的时候,点菜不要含糊。
    这是我原来泡过的一个小妹妹,亲口告诉我的真经。
    她说,女孩跟一个刚结识的男的出去吃饭,点菜的水准,表明了女孩在男人心中的分量。
    一个男人陪女孩吃饭,点菜都斤斤计较,再陪你上床,这个女孩,永无被宠的日子了。
    这跟吃得了吃不了,没关系。
    凉菜点了一个蜜汁山药,女孩喜欢甜食。
    热菜点了一个淮参炖乌鸡,滋阴养颜。
    md,我对我妈都没这么孝顺。
    泡妞泡得我毫无尊严。
    等我阳痿了,女人的胸脯再大,请我揉,我也不揉。
    一定要好好讨回我的尊严。

下班之前,一个女的给我打电话。
    说:“咱找地方吧?”
    我想,我还得给网友写贴呢,哪有时间陪你打炮?
    这个女的,胖乎乎的。
    浑身好多沟沟坎坎,很多地方都可以交配。
    性欲高得惊人。
    再疲软的男人,到她手里,也饶不了你。
    就是用吸尘器,也要把你吸硬起来。
    坐在饭店的卡座里。
    一个酒娘,披着绶带,进来推销酒水。
    超短裙下面,饱满的臀部向后翘起。
    离我太近,能感到热烘烘的骚味儿。
    多好的姑娘呀!
    真想伸手摸摸。
    秘书在跟前,没敢造次。
    今天的目标是良家女子,不便品尝野味儿。
    我点了当地一种53度的高度酒。
    我最讨厌陪女孩喝干红,或者干白。
    半天不醉,无法下手。
    白酒三杯两杯,女孩就晕晕乎乎。
    调戏起来,得心应手。
    这个秘书,酒量还是个未知数。
    她刚到公司的时候,有一次,接待客户。
    我喝得差不多了。
    客户还在一个劲的劝酒。
    秘书端起我的酒杯,一仰脖,喝了。
    把一桌子的人镇了。
    那杯酒,少说也有二三两。
    接着,要跟一桌子的人对喝。
    客户也都半斤八两了,不知道她的深浅。
    不敢轻举妄动。
    回来的路上,我问她怎么样。
    她挥着手,说:“没事儿,这几个人哪是对手。”
    她说话秃秃噜噜,舌头有点儿不太软和。
    我知道她酒劲上来了,不知道她的具体酒量。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出现了勃起障碍。
    不然,她剩不到今天。

我隔着餐桌,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秘书。
    卡座上方有一盏聚光灯,照在桌面餐具上,也照在小秘书的脸上。
    她的脸庞很标致,皮肤白皙、娇嫩。
    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至于漂亮到什么程度,可参照韦小宝见到漂亮女人,唯一挂在嘴上的一句话。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看在眼里,让人心情舒畅。
    怪不得男人喜欢泡漂亮妹妹,有一个词叫做“养眼”。
    此话不假。
    看一晚上,我的视力,估计可以提高0.2 咱是场面上的人,吃过大盘荆芥。
    此时此刻,秘书的容貌使我看呆了。
    平时就被她的漂亮所迷惑。
    但是在聚光灯下,显得越发迷人。
    她低头看菜谱的时候。
    我可以大胆的看她的胸脯,聚光灯下,影影绰绰露出乳房边沿的两个弧面,细腻、饱满,乳沟清晰可见。
    我感觉有些眩晕,像站在高处往下看,要掉到乳沟里一样。
    小姑娘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就低头看菜谱。
    心里品味她的乳沟。
    我很钦佩我的决策。
    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
    这么好的窝边草,肥了别人家的兔子。
    我看着心疼。

窝边草就是这样。
    有时候,想着窝边草不能吃。
    结果喂了人家的兔子。
    心中懊恼不已。
    我把我身边的女人回想了一遍。
    凡是该吃没吃的窝边草。
    几年以后,上了人家的床。
    就剩下比空气还稀薄的友谊,似有似无的在飘。
    心里一万个后悔。
    男人和女人,哪有什么友谊。
    在男人眼里,女人只有两种。
    一种是上过床的,一种是没上过床的。
    把没上过床的女人,形容成友谊。
    那是被打败的、没有交配权的猴子的理论。
    猴群中,被猴王打跑的公猴,看着成群的母猴,不得交配,心中一遍一遍的在念:“我和某某母猴有着纯洁的友谊。”
    还不厌其烦地对其它猴子解释:“兔子不吃窝边草。

小秘书看我点了白酒,跟我装纯,娇声娇气地说:“×总!我不能喝白酒。”
    对不起,省去了姓氏。
    我趁机恭维道:“跟这么漂亮的美女在一起,不喝酒就醉了。”
    秘书高兴起来,说:“那就不喝嘛!”
    “酒色之徒,有色了,哪能没有酒呢?”我打趣道。
    她的手轻轻一挥,“讨厌!”
    气氛马上变得轻松、友好。
    身边有美女做伴,看着窗外,来往的汽车把大街装扮得流光溢彩。
    想起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古诗,念念有词地说:“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哪知道,秘书张口对道:“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
    “人似黄花瘦。”我跟着她念完,一起哈哈笑起来。
    “×总!你也喜欢古诗!”秘书很惊讶,一看就是个文学女青年,谁说句古诗就把谁当才子。
    “这是我六岁背的。”跟女孩说话,我很少过滤,差点儿说成三岁背的。
    我十二岁才学会背乘法口诀。不止一次在课堂上,把“九九八十一”背成“九九一百”。
    同学、老师哄堂大笑,我还不知道错在哪里。
    甚至老师每次叫我起来背乘法口诀,就是要听我的“九九一百”。
    老师曾经很诚恳的建议我爸,带这孩子去看看脑子。
    搞得我爸看见老师,就很抱歉。
    我看见我爸,也很抱歉。
    我爸对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心想:“这孩子,能识一百个数,就不错了。”
    我的小学是在一种很混沌的状态下度过的,那里听说过“东篱把酒……”。
    小姑娘听我说起文学,把我当知己。
    从李清照说到《红楼梦》,从《红楼梦》说到红楼选秀。
    我们的共同话题多了起来。
    《红楼梦》我看了一百遍了,每次都看到第四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就卡壳了,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没想到,这点阅历,泡小妹妹的时候屡试不爽。

我发现文学很厉害。
    女孩子读过两本小说,就变成了文学女青年。
    你跟她一谈起文学,就晕菜。
    你明明在勾引她上床,那不叫流氓,叫懂得情调。
    我曾经在火车上,和邻座一个十九岁的师范学校女孩,谈了两个多小时的文学。
    谈到半夜下车,不得不找了个小旅馆继续谈。
    第二天分手,依依不舍,告诉我:“能把处女之身给你,很幸福!”
    我说:“能得到你的处女之身,我也很幸福!”
    文学就是好!

二三两酒下去,文学谈得差不多了。
    我觉得该谈人生了。
    骗小姑娘,一般的是三个步骤。
    先谈文学,接着谈人生,再谈婚姻不幸。
    如果谈到第三部,小姑娘基本上就英勇献身了。
    我问她有什么爱好,将来想做什么。
    她说喜欢旅游,希望将来的工作,能到全国各地多跑一跑、玩一玩。
    我想这个人生目标太好帮她实现了。
    她要说想当歌星,或者别的梦话。
    我会考虑今天晚上把她菜了,会不会被她讹上。
    捧红一个歌星的钱,够我换一百个女人。
    我才不干那种傻事呢,一百个女人,怎么也比一个歌星好玩。
    喜欢旅游,就另当别论了。
    几乎我染指的所有女孩,都说喜欢旅游。
    真有好多女孩是出差的过程中拿下的。
    喜欢旅游的女孩,自然也比较好上手。
    一起出差啦、考察啦、旅游啦。
    不光男人想入非非,女孩也春心摇曳。
    是不是女孩说喜欢旅游,等于说允许你调戏我?
    起码给男人创造了调戏的机会。
    我说:“有机会一起去出差吧。”
    “好呀!”秘书不假思索地说,接着抱怨男友不陪她旅游。
    我借机夹起一块剥好的虾段,喂到秘书嘴里。
    秘书没有拒绝,微启朱唇,吃了下去。
    腮边隐隐出现一抹红晕,煞是动人。
    我又夹起一块鱼,喂到对面她的嘴里,说:“来,鱼肉美容。”
    俨然喂自己的小情人,我算知道男人有多肉麻了。
    我妈看见,准恶心得吃不下饭。
    秘书一边摇着头,一边吃下我送到她嘴边的鱼肉,哼哼着说:“嗯——,把人家喂胖了。”
    女人撒气娇来,真好看。
    我看着她迷人的样子,眼馋得很。低声说:“坐我这边,我好喂你。”
    她微微摇了摇身子,说:“你怎么不坐过来?”
    我笑着站起来,绕到卡座对面,贴着她的身体坐下来,本能的用手臂揽着她的肩头。
    我凑到她耳边说:“你真漂亮!”
    我们离得很近,我能感到她脸由于喝酒而发出热量。
    她似躲非躲地动了动身体,低着头说:“服务员看着呢。”
    我对门边立着的服务员说:“有事儿我在叫你。”
    服务员抿着嘴出去了。
    我回过头来,亲她的脸蛋儿,“你太迷人了!”
    我这样讲,是怕小秘书万一不愿意,也不怨我,是你太迷人了,可攻可守。
    小秘书想躲开,但是在我怀里,没躲开。
    任由我亲着她的腮边。
    但是不一会儿,就把嘴唇凑了过来。

我搂着她,一只手伸向胸前。
  不由自主从下边托起沉甸甸的胸脯。
  相当于我老婆的三倍,太欺负人了。
  我亢奋起来。
  两个人的舌头热切地舌头搅在一起。
  恨不得把对方吃了。
  她的娇喘带着压抑不住的呻吟,胸脯不停的起伏。
  好一会儿,我们才把舌头分开,亲得快窒息了。
  她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软软地趴在我肩膀上,小声说:“别摸了,好难受。”
  她嘴唇潮湿、目光散乱。
  我知道,她下面湿了,好一个欲女。
  我问:“哪里难受?”
  她撒娇的在我手背上打了一下,说:“你知道。”
  “告诉我哪里难受?”我又问了一句。
  她几乎贴着我的耳朵在说:“人家下面难受嘛!”
  吹拂着我的耳朵,使人浑身酥痒。
  我说:“我晚上陪你。”
  “那可不行!”她忽然把我推开,“你结过婚了。”
  好像我是刚结的婚似的。
  “嗨!”我叹了一口气,“我这结婚跟没结婚一样呀!”
  我看她疑惑的样子,只好随口说道:“你别笑话,你嫂子性冷淡,夫妻生活一月四十没有一次,你说,不是跟没结婚一样吗?”
  想起来昨天夜里还在翻云覆雨,不免冤枉了老婆。但是说你性冷淡,也不是什么缺点,总比说你性饥渴、荒淫无度强吧!

真的?”她疑惑的眼神里,流露出怜悯的神情。
  她乖巧地趴在我怀里,自言自语道:“想不到你这样。”
  那神情,似乎为我感到不平,只有她来救我了。
  我慢慢把手往他裤子里面摸。
  裤腰太紧,我的手很难伸下去。
  “笨!”她说:“不会解开。”
  我摸索着,帮她解开裤带。
  顺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肚,把手伸了下去。
  我知道她已经湿了,没想到,湿得跟马踏稀泥一样。
  我刚想说话。
  被她在我耳朵上咬了一口。
  我这手,半个月别想摸彩票了。
  当我再次提出“晚上陪你”的时候,她低着头,说:“走吧。”
  比我还心急。
  我下面被她逗得高高挑起,看看时间,还不到十点,不该勃起呀,看来是让小妹妹的C 胸和湿地刺激的。
  我趁买单的机会,跑到厕所,我得把那个硬东西换个角度摆放,不然,裤子勒得难受。
  摆放jj的时候,无意中摸到右侧的睾丸,硬得发胀。
  这才想起,昨天跟老婆行房的时候,是用的左边的睾丸射的精。
  怪不得没到十点,它就翘起来了呢。
  我和小秘并排坐着,等服务员开发票。
  我们离得很近,鬓角的头发,随着我的呼吸而飘动。
  白皙的腮边,由于喝酒,泛着红晕。
  文静、诱人。

我看着她,俨然看着自己的盘中餐。
  想着怀里揣着的“跳弹”。
  想着那个叫“空城计”,又叫“隔山掏虎”的招式心突突直跳。
  不知道她会不会骂我。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喝了点儿酒,现在满脑子都是和小蜜在床上的幻觉。
  男人永远盼望着,和那个没上过床的女人上床。
  新奇、刺激、诱惑。
  我想起小蜜还我U 盘的时候,脸色绯红的低着头。
  肯定是偷看了那个“性骚扰”的帖子。
  于是问道:“那篇性骚扰的帖子,是你下载到我的U 盘里的吧?”
  她马上反驳:“你给我U 盘的时候就有。”
  我说:“我给你的时候,里面就一个文件,。”
  她说:“两个,一个文件、一个帖子。”
  “肯定是你下载错了,”我说,“存到我的U 盘里了,害得我看了,什么也干不成。”
  她说:“你害得我看了大半夜睡不着觉。我心里想,老总还看这种帖子?”
  “睡不着觉,你还看?”我说。
  她发现自己失言了,等于承认自己看了色情帖子。
  脸立刻红了起来,撒娇道:“谁看了谁看了?就没看!”
  我抱着她,要亲她。
  被她推开了。
  女人傻起娇来,就是好看。
  心想,到床上再说。

有找我算后帐的。
  有一个网友,我顺势把她妹妹上了。
  这个网友有气没处撒,开着车在环城公路上飞奔。
  我打通她的电话以后,和我大吵大闹。
  说我不是东西,她老公想上都没上成,叫我给上了。
  我怎么否认她都不信,她说她妹妹已经坦白了。
  妈的!女人一上床,脑子都有问题。
  我劝了好长时间,死活听不进去。
  最后我说:“你考虑考虑你妹妹的感受吧。”
  她一想,对呀!
  她妹妹跟她说这事的时候,兴奋得不得了,哪里是受了伤害的样子。
  晚上再打电话,已经在宾馆等我了。
  那一夜,比上甘岭还激烈。
  她逼我交待我怎样伤害她妹妹的细节。
  交待到最后。
  狠狠的骂我:“你还有脸说!”
  一边把我摁到床上,疯狂对我进行摧残。
  臀部坐下来的动作,虎虎生风,像建筑工地打夯。
  一心要为她妹妹报仇雪恨。
  这件事给我一个很深刻的教训。
  就是,不能随便上姐妹俩,盆骨有被砸碎的危险。
  到后来,我射出来的东西稀得跟肥皂沫一样。
  她才放过我。
  早晨退房,简直是死里逃生。
  回家以后,半个月都处在似硬非硬、举而不坚的状态。
  我觉得,我的武功被她废了。
  夜里,对等着使用的老婆说:“太累了!工作太累了!”
  老婆很心疼,又是买牛鞭,又是买人参。
  恨不得把人参移植到我的包皮里。
  才保住了我的武功。

我几次劝她,姐妹俩团结起来,对付我一个。
  她不但不肯,还骂我变态。
  她三十岁,是一个大学的讲师,讲究师道尊严。
  没有她妹妹开放。
  在学校教电子。
  老公不学无术,还泡了个据她说卖服装烂货。
  女人说女人,都是烂货。
  我哪里懂什么鬼电子。
  就跟她聊那个歪脖子霍?金,聊哈勃望远镜该检修了。
  反正报纸、电视上,这类消息总是不断。
  差点儿把她聊成天文学家。
  课堂上让学生回去读一读《时间简史》。
  我们谈得太投机了。
  不上床不行了。
  床上跟我说,她老公不是人,想搞她妹妹。
  后来她老公没搞成。
  被我搞了。
  才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都这样。

号外啊 号外啊 整篇文章东拉西扯,虚构乱造,只为一笑,切记切记!

作者:YD-白骨 录入:YD-白骨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 文章阅读网 -伤感文章-灵异故事-散文阅读-辟谣网-足不出户就可知天下!(www.wfza.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308916566@qq.com 站长QQ:308916566 蜀ICP备07503431号